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一十章玄武灵戒,龟蛇二将
    任鸿回到住所,立刻对手指上的玄武戒展开研究。

    玄武戒,是专门容纳“玄武傀儡”的特殊乾坤戒,属于玄武傀儡的控制枢纽。

    平日将傀儡收入戒指里,战斗时则从戒指内召唤玄武。而除却玄武傀儡外,戒指还有一立方的额外空间。

    “此戒以玄武罡玉雕琢,由金丹修士施展乾坤之术开辟芥子空间,只是内部空间并不大。”仙灵现身:“你等一下,我帮你重新开辟一下空间。”

    目前任鸿装东西,大多依赖钧天玉尺自带的储物空间。如今玄武戒还是任鸿第一件正式储物法器。

    “不用,我自己来。”

    任鸿左手持如意对戒指轻轻一敲,玉清道箓蓦然乍现,须臾间遁入玄武戒内。

    任鸿闭上眼,意识感应道箓,在玄武戒内变化为道人形象。

    回忆曾经在仙岩上体悟的玉虚大道,任鸿将如意对下一划:“开!”

    灵光在芥子空间乍现,宛如开天辟地之力将这方空间拓展。同时玉清灵光照耀空间,不断侵染玄武空间,打入任鸿的玉清烙印。

    纵然任鸿身死,玄武戒易主,也只能被玉清系的道真修士继承,且必须以玉清道箓进行感应,重新塑造空间。

    空间扩大后,长宽高各有一丈。中央徐徐浮出一尊玄武宝座,上方托起一道玉清道箓。

    “出来!”

    任鸿双目一睁,右手戒指金光闪烁,龟蛇之相的两尊傀儡一左一右拱卫在侧。

    灵龟护身,神蛇攻击,这一攻一守便是玄武傀儡的战斗模式。

    仙灵在旁观察,感应傀儡散发的金丹境气势,暗暗点头:“机关仙术依托玄禁,和法宝类似。这里面是法宝级别的玄武禁法。”

    任鸿拿出说明书翻看一阵,又把两尊傀儡由兽形变为人形。

    左侧灵龟变作一尊身披铠甲的魁梧神将。右侧神蛇变作一尊身材苗条,手持长枪的神将。

    看到这一姿态,任鸿、仙灵异口同声:“龟蛇二将?”

    玄门七大派中的真武阁,尊真武帝君为道相。而在这尊二等道相之下,有龟蛇二将常伴帝座。

    灵龟、玄蛇,也是真武阁最喜爱的两类异种。这两种异类得道,有望成为真武阁真传。比如白素仙子,相传就是白蛇仙得道。

    仙灵心生疑惑:“虽说龟蛇二将位列紫极神图四等,在人间信仰广泛。但这两尊傀儡模仿龟蛇二将是不是太完美了?”

    任鸿拿出浮黎铜镜,镜光笼罩龟蛇二将傀儡,从傀儡中逼出两道灵符。

    他忖度说:“真武龟蛇符,是召唤龟蛇二将的符箓。这傀儡炼制之初,就是打算召唤龟蛇二将降灵,让二神将代为战斗吧?而从这方面看,这尊傀儡的制作人应该和真武阁有关。莫非真武阁内还有高水准的机关仙师?”

    这么想,五千飞霞丹一点都不亏。附带龟蛇二将的降灵载体,还有一枚乾坤戒指。而更重要的,是玄武傀儡自身的法宝玄禁。

    “道兄,帮我护法。别让江焽进来。”

    任鸿再度闭上眼,头顶浮现浮黎铜镜,解析玄武傀儡内部的机关仙术。

    宝镜投影玄武傀儡,在镜子里拆解成玄白二色流光,重新组合成一道道玄禁。

    玄武傀儡与任鸿六大元灵中的玄武神兽契合。任鸿五个外丹中,就打算炼成一枚真武丹。而以傀儡作为身外化身,更方便他行事。

    如今连龟蛇二将都准备好了,自己这尊化身岂非能当一当“真武大帝”?

    ……

    日落月升,眼看天色昏暗,任鸿才将将收功。

    “如何?”

    “有玄武傀儡作为借鉴,初步把玄武神兽的《灵音真武集》推算出一个大概。”

    真武之道,在于动静。

    任鸿以动静着手,拟化音律,以便于配合灵音法师这个身份。不过就目前而言,虽然他将内炼玄功推演出来,可如果构思战斗模式,目前仍无任何成算。

    见天色已晚,任鸿开门找江焽一起前往玉龙楼。

    玉龙楼高九重,斗檐缠绕一条条四爪小龙。其材质尤为特殊,是一种历经千年而玉化的特殊石料砌建。在这座玉龙楼内,有三千六百种仙术机关,堪称万机上人《蟠龙图》的核心枢纽。

    夜幕降临,仙楼浮起玉色灵光,将附近照得灯火通明。

    任鸿二人到来时,看到玉龙楼外聚集一大群人。而傅书宝、雷凌子正跟昆仑云霄峰二人在一楼内站着。

    江焽:“咱们过去跟他们汇合?”

    “嗯。”

    二人直接往里走。

    玉龙楼外的守门童子上前阻拦:“两位前辈,观主有命,每次入楼人员不得超过百人。您可以等前一批人出来再进去。”

    “出来再进去?”

    任鸿往里探望。

    玉龙楼内分为两类人,一类是宋观主和他邀请入楼的贵宾。昆仑四弟子以及弥月、白素等仙子都在其中。而另一列则是百人团,轮流入内观看《小楼飞仙图》。

    江焽看到大厅悬挂的仙图,顿时大惊:“你们把《小楼飞仙图》拿出来展览?”

    童子:“观主说了:当日祖师传下《小楼飞仙图》,留下玄都真传剑法《小楼飞仙剑》。可千年以来,除却我观小楼祖师从中领悟,再无旁人获取真传。”

    “不久之后星魔拜访,未免这门真传失传。观主决定今夜公开展示《小楼飞仙图》。凡有缘之人,若能领悟《小楼飞仙剑》,观主代师收徒,入我玉传观为传经长老。”

    传经长老?

    任鸿心中震撼,讶异于宋观主的手段。但仔细一想,能参悟《小楼飞仙剑》,得悟玉传观真传,区区一个传经长老自然做得。

    江焽看看里面,再看看外头等待下一波进去的同道,一脸无语:“宋师兄够大方的。”

    没多久,他也想明白宋观主的心思。

    星魔盗宝至今没有失手。纵然玉龙楼防御无双,有三千六百道仙术机关,也未必能挡住星魔。

    那么就需提前谋算,利用最后几天展览《小楼飞仙图》。万一有人领悟这门玄都真传,直接被玉传观拉拢,说不定日后玉传观还能多一位真人。

    任鸿盯着里面主持观览的宋观主,暗暗疑惑:玉传观小楼真人明明还在,为什么他们不从自己师父这边学剑?而是让旁人参悟剑诀,再给玉传观?而且星魔盗宝,小楼真人为何还不现身?

    仙灵琢磨一阵,忽然传音任鸿:“或许传言是真的,小楼真人已经半只脚跨入道境,如今无法脱身?”

    按照传言,小楼真人便在玉龙楼的地宫内闭关,参悟道君之秘。

    纵然有紫极神图相助,参悟道君仍是一道生死关。万一小楼真人走火入魔,罗阳岛的遭遇便是前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