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一十二章剑破紫极斩帝君
    玉龙楼大厅,剑光从仙图迫出,万道白芒射向在场每一位修士。

    每一位修士都直面小楼飞仙图中的飞仙剑气。弥月、白素这些仙子早有经历,纷纷拿法宝护身。

    而白素仙子担心弥月转劫之后功力没有恢复,主动帮她挡住剑意。

    但百人团就不同了,仅一个照面,就有十数位修士受不得剑气压迫,抽身后退。

    宋观主将金钟一敲,把这些修士保护起来。

    “这次脱离的人比较少,看来这组修士水准不错。”

    在场诸修,有人感受剑气锋锐,苦苦思索飞仙剑意。有人被剑气所伤,意识出现一瞬间的空白。更有人尝试以自身剑意抗衡,借此磨砺自己的剑意。

    雷凌子、飞鸾鬼王以及其他几位剑仙,都选择以自身剑意剑胎与飞仙剑意抗衡。

    很快,雷凌子脸色一白,然后气血反冲,整个人从玉龙楼甩出去。

    不仅是他,其他几位剑仙也是如此。承受不了飞仙剑意的神威,被迫从玉龙楼离开。

    “这次比上一轮的剑意,好像更强了。”傅书宝见状,赶紧跑出去把雷凌子拉回来。

    素梅鬼王搀扶着飞鸾鬼王,赶紧拿手绢擦拭她嘴角的血。

    她们是鬼灵,血呈暗青色。万一暴露,岂非不妙?

    素梅偷偷问:“你没事吧?”

    “没事,没想到太清飞仙剑意居然这么强,难怪阁内没有记录。”

    作为剑道大家,尤其是元神三境层次的鬼王。飞鸾鬼王看到的剑意比雷凌子更完整。

    白光从玉楼上方升起,自九重云霄之上斩落。

    “九重玉楼象征九天,站在玉楼之上的仙人,就是站在九天之上,是天外飞仙。这道剑法,我学不会。”飞鸾鬼王心中遗憾:“我走的是博采百家之学的万幻之路。而这门飞仙剑经是纯剑之道。除非一开始就没有剑道修为,不然只有摧毁自己根基,从平地重铸高楼,才能修行这篇法门。”

    鬼王环视玉传观一方的夏凌仙子和宋观主,暗忖:“难怪他们没办法修炼《小楼飞剑经》。不是学不会,而是不敢去学。才打算从这些修士中,找出其他的办法。”

    宋观主和夏凌仙子修炼玉楼经,看似和《小楼飞剑经》同源,是从飞仙图内拆解出来的功法。

    但一个修炼剑意,一个修炼剑鞘,差距莫大。

    小楼真人当自己这一批弟子修炼有成,才恍然明白这里面的问题。

    宋观主等人修炼的玉楼经,是自身采九天碧落之精,自开九重清霄合道求真,证碧落道君。

    而小楼飞剑经是自身为剑,九天为剑鞘枷锁。一开始借九天之力养剑,但最后要求斩碎九天,成就自身。

    这完完全全是两条截然不同的路,无法兼修。

    宋观主等人的修行道路,更接近于任鸿在仙图内研究的《九霄云楼剑经》,只是比任鸿推演的功法更加精妙,是小楼真人亲自推演。

    可等小楼真人察觉不妙时,宋观主等亲传弟子根基已成,无法真正修持《小楼飞剑经》。

    唯一的办法就是废掉所有根基,重头再来。

    可宋观主等人哪里舍得?

    这便导致小楼真人十二真传门徒,没有一个传承真正的《小楼飞剑经》。

    未免师尊抱憾,宋观主才打算另寻法门。从这些修士中着手,看看有没有兼得之法。

    纵然没有兼得之法,能找出一个传承《小楼飞剑经》的弟子,也可以给老师交差,让玉传观日后有真人依靠。

    当然,此中因缘非外人可明。也就飞鸾鬼王见多识广,才能从剑道脉络窥见一二。

    傅书宝搀扶雷凌子回来,嘱咐道:“师兄,你就别太拼了。咱们慢慢修行……何必要用这凶险手段打磨剑意?”

    “没事,剑修之道本就如此,险中求生。对了,江焽他们如何?”

    “他们有太清道箓护体,总受不了伤。”

    傅书宝刚说完,突见任鸿脸色大变,喉咙上涌鲜血,整个人连退几步。

    在小楼飞仙图的剑意下,他也无法承受这来自天仙之剑的余威。甚至剑意察觉他体内的玉清真元,已经打散外面的太清灵光,直冲根基。

    宋观主瞧出不对:“这位道友对清微仙法理解这么精深吗?这玉清真元倒似从小修持。”

    清微仙法?

    站在宋观主不远处的弥月目光一闪,仔细盯着任鸿看。

    这位道友的脸,有些眼熟……

    夏凌仙子瞧任鸿那张俊脸,平添几分好感,忍不住道:“莫非清微仙法痕迹太重,江师弟的太清道箓没有保护他?不如师兄将他送走,免得被祖师剑意所伤。”

    “嗯。”宋观主轻敲金钟,正要出手时,任鸿怀中青蛟蓦然暴起,龙吟和仙图传来的剑芒。

    体内清微雷丹的雷精悉数引动,灌入百鳞青蛟剑斩出一道九天怒雷,冲入仙图之内。

    清微雷法,乾元门人?

    孙道人眼一眯,直接问雷凌子:“两位师弟,这位道友敢情也是咱们的人?”

    “不,他是散修。”雷凌子擦掉鲜血,神情冷淡道:“这种清微真元是他在东峣城学会的,原本的长青真元不是这种。”

    他俩亲眼见证任鸿的真元属性变化,自然不会怀疑。

    “东峣城?秋玉师叔吗?”孙道人细细一琢磨,恍然大悟,猜出任鸿功法来历,心恼道:“乾元峰就这么忙着分家?已经开始拉拢外界散修入清微仙府了?”

    但不论怎么说,到底是玉清一脉的功法对抗太清一脉的剑意。

    孙道人略略沉吟,问傅书宝:“你且算一算,他伤势如何,需不需要我们帮忙?又或者,我用智慧法给他加持一下?”

    傅书宝担忧任鸿安危,帮他算了一卦。只是任鸿有仙器在手,自身也早早遮掩了天机。

    再说,傅书宝《天衍算经》层次跟任鸿同是二层,根本算不到他。

    最后,傅书宝把飞仙剑意和青蛟雷霆算了一算:“那青蛟是一把飞剑。应该是飞剑察觉剑意伤人,自动护住。其引发的九天雷霆蕴含阳和之气,能修复长青道友的伤势。毕竟乾元峰,你们都懂。”

    乾元峰真元能补养道身,疗伤延寿。

    程亮:“那他有没有参悟飞仙剑经的机缘?需要我们加持吗?”

    云霄峰广法道君一脉,有糅合仙佛两家秘法而独创的“般若智慧法”。此法门加持给修士,能让修士灵台清明,加速悟道。

    “应该不用。在飞剑保护下,他似乎可以全身而退。”

    仙图中,任鸿直面天外飞仙的一剑。

    这一剑斩碎龟蛇护法,破灭任鸿进入仙图内的灵神,并顺着联系钻入任鸿识海,斩向灵台识海中的紫极宫。

    “你还没完了吗!”

    紫极宫内,帝君双目微睁。眼看白光刺面而来,伸手将刺向自己的剑意擒下。

    但剑意飘渺超然,很快从帝君手中脱离,继续斩向道身。

    “剑来!”帝君起身召唤青蛟剑,一缕剑意飞入帝宫,融入青龙幻灵体内,以青龙为剑,硬抗白光。

    随后一片片蕴含大道真箓的紫云升腾,将这道剑意缚住,由青龙按在地上。

    任鸿随后道:“勾陈!”

    勾陈神兽在任鸿身边一转,变作镜子罩住飞仙剑意。

    白光在外,而宝镜内部又有一道白芒升起。以镜反之力投影飞仙剑意,对轰过去。

    两道白光在紫极宫内同时破碎,苍老叹息悠悠在紫极宫内响起。

    任鸿眉头一挑,暗暗有些惊讶。

    但随后见白光破碎,挥手把残留剑痕投入白虎元灵体内。

    “虽然没办法领悟飞仙剑经,但我受此锋芒一剑,白虎元灵总算有门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