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73章 不普通的小鬼遍地跑
    虽然再不斩信心满满,但很遗憾,原本动作跟他一样的卡卡西最后直接超过他,就好像了他的内心一样先他一步使用他要用的水遁—大瀑布之术。

    真正会用心灵感应的宇智波楠雄:[……]

    掀起的巨大水幕甚至掩盖了岸边的森林,宇智波楠雄带着背对他们的佐助跳到了一颗大树上,奈良鹿久则抓着两个普通人跳开了,只有小樱、神谷清水、奈良鹿饼被冲撞到树上才抓住树枝稳住没有被拖回去。

    神谷清水and奈良鹿饼:“……”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见哥忘友吗?楠雄你醒醒!需要你关照的是我们两个废柴啊!

    鸣人也被冲上岸了。

    同样被卷地七晕八素的再不斩狠狠撞在树干上,露出来的上身和双手被卡卡西用苦无狠狠贯穿钉在树上。

    结束了,

    “为什么……”再不斩不可思议道,语气似乎深受打击,他问:“你能看见未来吗?”

    “啊。”卡卡西站在他头顶的树上回头,拿出了苦无,“你会死。”

    “看来不用我们出手了呢。”奈良鹿久带着两个普通人回到退潮的地面。

    就在此时,被钉在树上的再不斩脖子突然被两根千本从侧面贯穿了脖子,飞溅的鲜血伴随男人身体一同落地。

    “什么!?”众人大惊,即使是早有准备的奈良鹿饼和神谷清水也被吓到了。

    只有宇智波楠雄冷静地扶了一把差点掉下树的佐助,居然真的避开了脖子上所有的致命点,真是完美的假死啊。

    他看向对面的树上站着的面具少年。

    这个家伙,看来是研究过足够多如何让人进入假死啊,熟练的令人震惊。

    “真的呢。”不知何时出现的少年轻声道:“死掉了。”

    风吹动他宽大的衣袍,显露出清瘦的身材,后面的头发在脑后绑成包包头,只有脸颊两旁各留了一撮黑色长发随风飘逸,又因为发尾被银色铁质发箍绑住而不至于糊到脸上。他脸上的面具是白色,只有额头水波一样的纹路和两道宛如火焰的红色花纹。

    【出……出现了!】

    神谷清水和奈良鹿饼的内心开始尖叫。

    【是白啊啊啊啊——】

    卡卡西看了那少年一眼,先是下去查看再不斩的呼吸。

    四散的少年少女们也聚集到一起,奈良鹿久将两个普通人放入几个孩子们的保护圈中,盯着少年脸上的面具问:“你是谁?雾隐的追击忍者吗?”

    “的确是死了。”卡卡西收回手道。

    “是的。”明显年龄不大的少年对他们微微弯腰,清澈的声音和礼貌的动作一下让戒备着懵逼着的他们愣住了。

    “谢谢你们。”他说,“我一直在等待确确实实能杀掉再不斩的机会。”

    卡卡西终于也回头去看他了,皱眉道:“那个面具……你是雾隐村的追击忍者吗?”

    “不愧是你。”少年没有否认,“知道的真多。”

    宇智波楠雄看向奈良鹿久。

    啊,同样表明知道他身份的鹿久老师再次被无视了。

    真好,真羡慕。

    “追击忍者?”鸣人不解。

    “你不会连追击忍者是什么都不知道吧?”小樱再次被鸣人气到,“我们在学校里学过了吧?所谓追击忍者,就是面对再不斩这样因为某些理由,对自己出身的忍村拔刀相向、脱离忍村的人出现时,负责追击他们的专职暗杀的忍者,这是为了防止他们泄露忍村的秘密,这是常识吧笨蛋!你稍微多花点心思学习啊!”

    奈良鹿饼又纠结了:【这个设定,后期基本就没出来过了,追杀叛忍的基本都是直接用暗部代替了,难道追击忍者就是暗部的一部分?】

    面具少年终于正面回答自己身份了:“是的,我是以狩猎逃亡忍者为任务,来自雾隐村追击部队的忍者。”

    卡卡西和奈良鹿久对视了一眼。

    【从他的体型和声音判断,应该和鸣人他们差不多大,是追击忍者啊……】卡卡西恍惚想起了一瞬自己以前在暗部的生活,以及那两个同样小小年纪就加入暗部甚至加入根的宇智波少年。

    恍惚了一秒,他瞬间让自己集中精神,警惕地盯着那名少年想:【怎么看都不只是个普通的小鬼啊。】

    宇智波楠雄是几人中最放松的,因为他丝毫感受不到那少年的杀意,对方心里只想赶紧把再不斩带走。

    因此他不得不在心里吐槽卡卡西,这个世界有几个普通的小鬼啊?当忍者的小鬼从最开始就不普通了啊。

    “你搞什么啊!”鸣人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立刻就要冲过去,不可置信指着他道:“你!就是你!你做了什么啊!”

    “放心吧鸣人,他不是敌人。”奈良鹿久拉住他。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鸣人猛回头,清澈如蓝天的眼睛变成了十分深沉的颜色,他又惊又怒指着那少年,又指指地上的再不斩:“那个家伙!他!他竟然杀掉了那个再不斩啊!明明是那么厉害的家伙!居然被跟我差不多的小孩子轻易杀掉了!那这么辛苦的我们,不就跟笨蛋一样了吗!?”

    其他人:“……”

    你重点是这个吗?

    他们还以为他的重点在看见对方死亡上面呢。

    只有宇智波楠雄知道,鸣人现在的内心有多么混乱,他的重点的确就在这里。少年意气,他实在不服气,大受打击,甚至有点怀疑自我和这个世界,到底是他们太弱了?还是对方太强了呢?

    至于死人,因为再不斩最开始的大开杀戒,之前就让他们看过更血腥残酷的死亡了,所以他现在的注意力反而不在这上面。

    “好了,我能理解你这种无法相信的心情。”卡卡西走过来,双手插兜,看向高高站立在树枝的少年平静道:“不过,这也是事实,这世上就是有比你还小,比我还强的小鬼。”

    神谷清水和奈良鹿饼不由自主看向宇智波楠雄。

    宇智波楠雄双手交叉,比出一个大大的【×】字。

    [不要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