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一章 朋友,你知道火影忍者吗?
    《兔子》

    长耳代表警觉。

    眼红代表愤怒。

    尾巴短小代表悲观。

    前肢短小代表护短。

    长牙代表最后的手段。

    柔顺的皮毛代表善于伪装。

    腿长不善奔跑代表做事另辟蹊径。

    三瓣嘴代表上左右,唯独没有退路。

    —————

    春天提裙谢幕,夏天翩然而至。

    太阳把祂的热情和残酷毫不留情地洒向大地,木叶医院窗外阳光炙热,树叶都卷了起来。

    空气中是弥漫不去的血腥味和药水味。

    木叶48年,7月23日。

    新的生命诞生了。

    宇智波鼬缓缓把手伸向母亲怀里的婴儿,在他肉乎乎的脸颊上戳出了一个小小的坑。

    好软,不如说太嫩了,他完全不敢用力。

    这就是新的生命,小小的,软软的,脆弱而又神奇的小生命。

    婴儿还睁不开眼睛,但胖乎乎的手却很准的勉强包握住了他的食指。

    那孩子咯咯笑了起来。

    宇智波鼬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鼬,这是弟弟哟,看来弟弟也很喜欢哥哥呢,鼬要保护好弟弟呀。”宇智波美琴原本就是那种传统中的大美人,此时温柔看着孩子的模样更是好看到要出门的医生都恍惚了一下。

    “弟弟……保护……”鼬的动作更轻了,他看向父亲怀里的另一个婴儿。

    “是啊。”美琴怀里的这个要活泼闹腾很多,她不得不调整了下动作,随后也看向旁边的男人,问道:“想好名字了吗?”

    宇智波富岳长相十分严肃,此时却也温柔了眉眼,他立刻笑道:“当然,哥哥叫佐助,弟弟叫狸猫。”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狸猫。”他肯定道。

    [楠雄!宇智波楠雄!拜托了!]

    “啊,佐助和楠雄吗?”宇智波美琴笑道,“很好的名字呢。”

    [哈哈哈!狸猫哈哈哈!这名字不是挺好的嘛!这种时候就不要乱用能力啦~]

    [闭嘴,你这个自顾自跟过来的天然卷。]

    “佐助,楠雄。”鼬轻声念道。

    佐助,楠雄,佐助,楠雄,佐助,楠雄……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楠雄。

    他心里反复念着这两个名字,反复念着。

    富岳和美琴交换了孩子抱,美琴还靠坐在床上,那是5岁的鼬正适合的高度,他看向母亲的怀里,随后微微睁大眼睛。

    这孩子的眼睛……是睁开着的,正看着他。

    那双眼睛很大,非常大,几乎要占据半张脸,而且眼白很少,显得更加可爱了。

    圆圆的、大大的黑色眼睛,干净到不可思议。

    ——原来黑色也能如此干净吗?

    他在里面看见了自己,看见了世界,看见了所有,又好像什么也没有。

    [喂喂喂,快收收,你哥好像受影响了。]

    [……麻烦你了。]

    [啧,小孩子就是麻烦啊,行吧!就交给银桑吧!不过看来你哥也不普通啊……等等,不会吧?难不成……]

    [怎么了?]

    [你姓宇智波,你哥叫鼬,你弟叫佐助,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

    [什么?]

    [朋友,你知道火影忍者吗?]

    ——————

    宇智波楠雄原本不叫这个名字。

    齐木楠雄,是个超能力者。

    若是要问什么超能力的话,只要你说得出来的,他都能做到。

    比如透视、读心、瞬移、回溯时间之类的。

    不毁灭世界只消灭全部人类也只需要三天而已。

    所以穿越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不不不,这超奇怪的好不好!你为什么要穿越啊!世界妈妈就这样被你抛弃了吗?妈妈要哭了哦真的哭了哦!话说连主角都不存在的世界肯定都已经消失了吧肯定!]

    [真是失礼啊,人家活的好好呢。]

    这个吵闹的家伙自称坂田银时,自称是宇宙第一金手指的某高纬系统,其实就是个被外星人抓去做了手术,已经不做人了的天然卷死鱼眼大叔而已。

    [谁不做人了啊!说谁不是人呢!银桑现在只是开启了灵魂模式而已!灵魂模式下连鬼都不用怕的我可是无敌的!而且天然卷怎么了!大叔怎么了!银桑可是少年热血漫的主角!蝉联最想嫁男人数年榜首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新番混蛋!]

    总而言之,这家伙也是个能突破次元的男人。

    [……不不不!这个我还是不能和齐神大人比呢!完全不能!卡密SAMA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快放手啊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宇智波楠雄松开手,被揪出体外的银色光团呲溜一下回到他体内,躲在里面发出嘤嘤嘤的哭声。

    [……]

    虽然真的很烦,但因为回到婴儿时期+不同世界的原因,他的超能力又不受控制了。

    而坂田银时能勉强帮他抑制超能力,他则会帮坂田银时回到原来的世界。

    虽然是说好了的,但他真低估了坂田银时的节操,再这样下去,恐怕哪天他也会蹦出十分掉节操的话来。

    “吱~”

    医院的夜晚十分安静,因此门开的声音就格外明显。

    [噫——]嘤嘤嘤的坂田银时顿时发出十分少女的尖叫,刚刚还说自己不怕鬼的家伙已经失了智般叫着救命在人体内到处乱窜了。

    宇智波楠雄:[……]

    把银色光团揉吧揉吧扔角落里,他睁开眼睛看过去。

    门口的孩子轻轻关上门,他转过身来,也不动,就这么隔着一段距离站在那里。

    宇智波楠雄有点头疼,他现在的超能力十分混乱,干脆就尽全力压制所有超能力,所以他感知不到宇智波鼬如何悄无声息来到这里,也看不清黑暗中孩子的脸。

    而从之前无法控制的心灵感应中可以看出,这是个过于成熟的孩子,成熟到可怕。

    [他要做什么?夜袭?丧心病狂啊!知道你是弟控但也太过分了吧!他还是个孩子啊请一定不要放过他!]坂田银时的声音已经冷静下来,显然发现对方不是幽灵什么的,为了糊弄自己刚刚丢人表现开始了胡言乱语。

    那孩子终于动了。

    这个房间是医院专门为宇智波族长收拾的育婴房,此时是半夜,外面除了值班的护士就只有隐藏在黑暗中的暗卫。

    空气安静到可怕。

    育婴房里并不是全黑,桌子上点着小小的蜡烛,只能勉强照亮旁边的婴儿床。

    床上有两个今天刚出生的婴儿,和普通婴儿不一样,这个忍者世界不会视婴儿太脆弱,就这样放心把他们单独放在无人的房间内。

    虽然有暗卫看着就是了。

    宇智波佐助白日里活泼过了头,此时含着自己的大拇指睡得很熟。

    宇智波楠雄和来到床边的孩子对上了视线。

    那是个5岁左右的孩子,有着一头柔顺的黑发,五官很精致,特别是那双眼睛,垂眼看他的时候,长得不可思议的睫毛被烛光折射出更长的阴影。

    宇智波楠雄看进那双藏在睫毛下的眸子。

    这孩子全身上下都是纯黑的,白皙的皮肤都因此更显眼,其中又属眼睛最黑,里面什么也映不出。

    但那双漆黑的眼睛此时却在微弱的烛光下慢慢生出了光芒。

    他小心翼翼伸出了手,放在婴儿的脸旁,却又不敢靠近。

    宇智波楠雄心里叹了口气,主动把脸放到他手心,蹭了下。

    蹭到了很厚的茧。

    非常厚,非常多,布满了整个手掌。

    宇智波楠雄只是恍惚了这么一会儿,脑海中突然闪现出大量画面。

    毁天灭地的术法攻击,刺破空气的手里剑和苦无,狰狞的表情,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刀剑碰撞的刺耳声,急促沉重的呼吸,滴落的汗水,飞扬的鲜血,漫山遍野的尸体,被血染红的河,黑色的鸦羽缓缓落下……

    那是,战场。

    宇智波楠雄很快反应过来,离开了宇智波鼬的手,却又紧接着第一次感受到了坂田银时强烈的感情波动。

    和他几乎处于绑定状态的坂田银时自然也看到了那些记忆。

    [……]

    宇智波鼬丝毫不知道他被人偷看了部分记忆,他眼睛里依旧有光。

    越来越亮,越来越坚定。

    他想到了苦无第一次捅进人脖子时的触感,和对方那蒙了一层灰雾的眼睛,以及父亲离开时与满地尸体对比鲜明的背影。

    “弟弟……吗?”他弯下腰轻声道。

    出生。

    死去。

    出生。

    死去。

    “你好。”他小心握住了婴儿蜷在一边的手。

    生命会诞生。

    生命会争斗。

    生命会死去。

    “哥哥一定会保护好你们的。”他说。

    何为家族?何为村子?

    何为忍者?何为荣耀?

    何为和平?何为正义?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谁都不想死吧?

    他可能永远都找不到答案。

    但……佐助和楠雄是新的光芒。

    哥哥绝对会保护好你们。

    无论发生什么。

    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