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二章 忍界大战
    [那些变得越来越哲学,总是思考一些世界是否真实存在,人类的本质是什么之类的问题的人,一定要注意他们啊,不然一不小心就跑去毁灭世界毁灭自我了也说不定哦,你听见了吗楠雄A梦?]

    [所以这和我一个普通人有什么关系呢?]

    [说谁普通呢卡密SAMA!]

    [你不是说鼬为和平贡献了一生吗?]

    [我说啊,这年头说要拯救世界的人,全都是毁灭世界的能手啊!不,不是,我不是说他危险,他不是你哥吗?那他以后那样你也不管吗?]

    [那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你是要我否认他作为宇智波鼬的一生吗?我是不会插手任何人的人生的。]

    [那是谁发现这个世界没有咖啡果冻瞬间利用超能力让咖啡果冻变成这个世界最受欢迎的甜品的!!!]

    [……那是超能力失控了。]

    [我信你个鬼啊!啊啊啊——银桑我不管了,果然投生到宇智波家族也是有原因的吧?是吧是吧!傲娇什么的现在已经不流行了你知道吗?你这样是会被时代抛弃的哦!]

    [会投生到宇智波是因为佐助是男二,在他身边我才能进入这个世界,男主和男三都是不行的。]

    [啊银桑我不管啦!!!]

    ——

    天空是灰暗的,看不出是什么时间,空气中是令人窒息的血腥味,还有半腐烂的血肉味。

    宇智波楠雄默默关闭了自己的嗅觉。

    这不是现实。

    梦,或者是幻觉什么的,所以他对自己超能力的控制也强了很多。

    “啪啪啪……”随着一连串踏水声,旁边污浊的浅河下游跑来一个孩子,用的是标准的忍者跑姿。

    乌云飘过,折射下来的光线照亮了孩子的脸。

    是宇智波鼬。

    宇智波楠雄:“……”

    破案了。

    这里是宇智波鼬记忆和梦的混合物。

    看来他之前的读取记忆对宇智波鼬影响也不小。

    梦境中的宇智波鼬更小,应该是四岁,穿着黑色的短衣短袖,露出来的胳膊和小腿上都缠有白色绑带,右手抓着黑色的苦无,眼睛不停打量四周。

    他在河中跑了一会儿把脚上的血和泥土冲掉,随后离开河流继续往前方的黑暗跑去。

    他跑过宇智波楠雄的身边,带起了一阵风。

    他看不见自己,这也是当然的。

    但宇智波楠雄看得清清楚楚,那孩子漂亮的黑色眼睛里,是冷静,是警惕,也是迷茫。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战场,他也不知道战争从何而来,更不明白为什么人能这么轻易地死去。

    天渐渐的亮了,宇智波鼬跑到一片断崖停下,下面是如同野兽虫蚁般轻易互相残杀的忍者大军。

    他们的眼里没有理智,就那样冲上去,就那样轻易杀死人,就那样轻易被杀掉。

    尸体铺了一地,他们踩在尸体上厮杀着,他们踏过血泊厮杀着。

    乌鸦黑色的翅膀划过天际,停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它们歪着头,如同看戏。

    木叶40年,第三次忍界大战爆发。

    自第二次忍界大战后五大国休养了十几年,养精蓄锐等的就是这一刻。

    但谁都没有想到,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竟整整持续了近十年,甚至现在也还未完全结束。

    最开始是五大国附近的小国遭了秧,他们成了五大国试探的战场,其中以雨忍村最惨。

    雨忍村是个小忍村,处于土之国、火之国和风之国中间,一直是最为惨烈和直接的战场,常常成为三战的重要战场。

    宇智波鼬当然不在雨忍村,但火之国的木叶村无论是一战、二战还是三战,自始至终都是最主要的战斗对象。

    三战更是同时面对三大国,和三大忍村开战,三线作战。

    木叶原本就没有从一战二战中恢复过来,现在即使依旧被称为最强忍村,也到了不得不把四五岁的孩子送上战场的时候。

    这无疑是非常残忍的,即使是在战国时代,也不会把这么小的孩子送上战场。

    宇智波鼬是随自己父亲来的,这时候的宇智波富岳还不是族长,他没有拒绝的权利。

    当然他也不会拒绝,族内只比鼬大两岁的宇智波止水现在都在最中心的战场打出了“瞬身止水”的名号。

    宇智波一族就是如此强大。

    这是荣耀,是骄傲,也是责任。

    如果连宇智波的孩子都不去战场,那么村子由谁来保护?

    宇智波鼬知道。

    为了村子,为了家族。

    为了保护,为了和平。

    但——

    “救……”

    战场上发呆的小孩儿突然被嘶哑的求救声惊醒,他猛地回头,看到了不远处那只颤抖伸向天空的手。

    那只手沾满了鲜血,它颤抖着,似乎要抓住什么。

    宇智波鼬下意识跑过去抓住。

    “水……水……”男人还活着,他声音破碎,慢慢睁开眼睛。

    宇智波鼬连忙从身后的忍包中翻水。

    男人浑浊的眼睛慢慢清明,他看见了黑发小孩儿手臂上绑的木叶标志,眼睛瞬间睁大。

    [喂!]宇智波楠雄没忍住出了声,他一开始就看见了男人属于其他忍村的护额,一直就警惕着。

    “木叶!”男人举起了另一只手,那只手上死死握着苦无没有松开过,他的手上青筋凸起,苦无寒光湛湛对准黑发小孩儿细白的脖子。

    但他没来得及刺下去,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的刃光抹过,脖子被精准割破,男人倒下了,涓涓的猩红血液迅速染红了跪坐着的黑发男孩儿的白色绑腿。

    “嗯?”还举着滴血苦无的小孩儿迷茫地回头,他看着倒下的男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杀了男人,以及反应过来后疑惑男人为什么要杀自己,自己为什么杀了男人,男人怎么就这样简单死了。

    “父亲,为什么这个忍者要杀我?”宇智波鼬慢慢站起来,他依旧看着地上男人蔓延开来的鲜血,没有回头,就这样问着来到自己身后的男人。

    “因为这是战争。”宇智波富岳答道。

    “战争?”宇智波鼬轻声重复。

    “是的,战争。不是人与人的争斗,而是国与国的争斗。”男人看着自己的长子,慢慢道:“鼬,战争是没有对错的,只有你死我活,所以陌生人之间也会发生毫无意义的厮杀。”

    “是这样的吗……”

    “这就是忍者的世界。”宇智波富岳的语气有点严厉,他看出了自己孩子居然拥有在忍者中十分罕见的同理心。

    但这是不对的,是软弱的,是没用的。

    “听着,鼬,不要忘记眼前的场景。”他说,“记住你是个忍者,是一个宇智波。”

    宇智波富岳不希望鼬是个仁慈善良的人,这样险恶的世道,唯有十倍报之的果决狠辣,才能震慑四方,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

    人的本性就是趋利避害,忘恩负义更是人之常情。

    “嗯。”宇智波鼬恭敬答道,“我知道了,父亲。”

    一旁把父子两人心声都听得一清二楚的宇智波楠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