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三章 雨我无瓜
    木叶46年,第三次忍界大战终于有了停止的趋势,大批忍者久违地回到了村子,只留下些基本的戒备战力在前线。

    木叶慰灵碑上再次进行了大动工,工匠们仔细对比着名单,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将一个个英年早逝的名字刻上去。

    天空阴暗,飘着细雨。

    应景得如同某文学作品中烘托气氛的华丽辞藻。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似乎也和以往的每次战争没什么不同,最终都会以牺牲了众多的无名忍者而收场。

    记得他们的,除了被留下来的家人和朋友,就只有这块冰冷的石碑知道他们曾经存在过。

    与此同时,也成就了不少英雄的美名,和流芳百世的传说。

    比如木叶的金色闪光,波风水门。

    宇智波鼬在慰灵队伍的最前方看见了他,一头金发格外耀眼。

    但莫名的,他眼睛一转,视线定在了远离人群的一个黑发男人身上。

    男人没有穿着慰灵队伍一样的黑色丧服,长发随风而动,落在那身再常见不过的木叶绿色上忍服的前胸后背。

    某种程度上,这个男人和波风水门一样好认。

    木叶三忍之一,三代大人的亲传弟子,大蛇丸。

    不说他的性格,就说他对木叶做出的贡献,毫无疑问是木叶最受人尊敬的大人物之一。

    但他不受欢迎也是真的。

    这样一个冷冰冰如同蛇一样的男人,宇智波楠雄不知道此时心声一片空白的鼬为什么要靠近他。

    脱离大部队的宇智波鼬走到了男人身后。

    大蛇丸转身看他。

    纯金的兽瞳,苍白到不似活人的皮肤,以及那随时挂在嘴边似乎永远在嘲笑世人带着恶意的笑。

    这就是大蛇丸。

    无论他再强大,无论他做的再多,人们永远会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忘记所有。

    唯一记住的,只有危险。

    而这个男人也从未隐藏过。

    宇智波鼬却好像没有感受到这份危险,他的脸色依旧平静,仰头看着男人的眼睛又黑又大,没有丝毫波动。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他问。

    他第一次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大蛇丸似乎也有点惊讶,他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个宇智波家的孩子,然后笑了。

    “没有意义。”他说。

    风吹起了他的长发,遮住他的半边脸。

    他不再看鼬,抬头看天的姿势让那些柔顺的黑发滑了下去,但豆丁鼬依旧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如果有,那只会存在于生命永恒的时候。”

    宇智波鼬唯一能肯定的是,他一定是笑着的,因为他语气中夹杂着莫名的兴奋。

    大蛇丸笑没笑宇智波楠雄不知道,但他知道鼬一定是又诞生了什么不得了的想法。

    ————

    “生命……没有意义。”

    宇智波鼬回到了那个断崖,他静静地看着下面恢复清澈的河流,和如同什么也没发生过的大地。

    然后,跳了下去。

    宇智波楠雄:[!!!]

    卧槽!?

    他刚跟着跳下去,就和黑发孩子慢慢睁开的眼睛对上。

    飓风吹乱头发,在耳边呼啦啦作响。

    那孩子眼里依旧平静而迷茫,似乎只是平静地迷茫着自己观察到的世界和矛盾,又似乎只是迷茫自己为什么会飞在半空中。

    过了几秒,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在半空中进行了翻身,流利掏出两把苦无狠狠插在身后的岩壁中。

    锋利的苦无和坚硬的石头擦出火花,声音尖锐刺耳。

    这片断崖非常高,他开始反应的时候才到一半,剩下的一半居然就这样反复稳定自己的身体和寻找落点安稳落地了。

    在一边随时准备出手的宇智波楠雄:[……]

    这个可不是简单的梦境或者记忆回放,里面发生的一切都是宇智波鼬曾经经历的一切,但如果他在这里死了,现实中也会死掉

    那孩子现在正静静地跪坐在河边,和一只油光水亮的乌鸦对视着。

    ——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着?

    ——人为什么要活着?

    ——活着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意义为什么要活着?

    宇智波鼬看着乌鸦黑色眼睛里自己的倒影问着自己。

    乌鸦眨眨眼,飞走了。

    黑色的翅膀划破梦境,孩子瘦小的身影也碎裂开来。

    ————

    哎呀哎呀,你可真是问了个好问题。

    我想这世上没人能回答这个。

    应该说没人能给你满意的答复。

    我也正在寻找这个答案的旅途中呢。

    总之,在得到答案之前,先努力活下去吧。

    时间会告诉你答案。

    ————

    宇智波鼬做了个梦,他从榻榻米上惊醒。

    不,并不是什么噩梦。

    “时间……吗?”他低声喃喃道。

    ————

    [怎么?做梦了?春梦吗?怎么这么激动啊?]

    [你在对一个小婴儿说什么呢,糟糕的成年人。]

    [……喂喂喂,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卡密SAMA,说出这句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没你活的久就够了,闭嘴吧,千年自然卷成精的家伙。]

    [好过分!!!再怎么说也没有一千年吧!绝对不会超过一千年的!你真的够了啊银桑真的会发飙的!银桑永远都是会为jump而热血流泪的年纪!!!]

    [……你不会真的——]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快闭嘴啊啊啊啊!!!]

    [……坂田君,你知道吗?]宇智波楠雄叹了口气,[僵尸打开了你的脑子,然后失望地走掉了。]

    摇摇头,他单方面切断了和坂田银时的联络。

    永生是祝福,也是诅咒。

    同是天涯沦落人,暂时就先不伤害对方好了。

    ——

    没有人天生冷酷无情,没有人生下来就怀疑世界,也没有人天生追求死亡,一切都是环境造就。

    宇智波鼬当然不是天生就是宇智波鼬。

    坂田银时也不是天生就是坂田银时。

    宇智波楠雄更不是天生就是宇智波楠雄。

    ————

    宇智波鼬4岁上战场。

    11岁加入暗部。

    13岁加入根部成为双面间谍,被一群老政客疯狂洗脑,最后灭族叛逃。被村子和家族逼到极致,杀死父母杀死朋友杀死恋人,明面上加入晓实则依旧忠于木叶。

    21岁一手策划了自己的死,为弟弟为木叶为和平铺路,死后还被秽土转生出来被人控制最后中了自己生前设下的最终最强幻术——别天神,总算最后也得到了个解除执念回归黄泉安眠的结局。

    ————

    坂田银时在不懂事的时候就被扔掉,从小在战场上长大,每天从尸体上掏吃的,得到“食尸鬼”名号,然后被松阳老师捡回去养了起来。

    虽然吉田松阳长了一张温柔美人脸实质又爱逼他读书又暴力,虽然松下私塾的桂小太郎又蠢又脱线,虽然高杉晋助又傲娇又烦人,但那真的是他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然后松下私塾被烧,松阳老师被抓走,幕府腐败无能,天人入侵猖狂,他们三人再加一个只会哈哈哈的笨蛋坂本辰马举起了攘夷大旗。

    坂田银时银色的卷毛被战场的血染成红色,敌方破胆己方惧怕,“白夜叉”之名能止小儿夜哭。

    但战争失败了,老师也死了,还是他亲手砍下的头颅。

    坂田银时开了个万事屋,活成了颓废大叔,但依旧天天有一大堆事找上门来,不知不觉就活成了歌舞伎町的无冕之王。

    小伙伴要毁灭世界,他去阻挠,幕府要和天人搞事,他去捣乱。

    从地球,杀到宇宙。

    然后,毁灭世界的最大boss,那个虚,长着一张吉田松阳的脸,用着吉田松阳温柔的笑脸和声音说着不可饶恕的话。

    坂田银时简直要疯。

    虚是什么?虚是龙脉化身,是地球的龙脉化身,地球活了多少年,他就活了多少年。

    吉田松阳?根本不存在,只是他打盹的一小会儿身体自己诞生出来的弱小存在,早就死了。

    坂田银时亲手杀的。

    接下来的记忆十分混乱,坂田银时只知道自己被什么狗屁管理局抓走做了实验,变成了什么狗屁系统,被洗去了最重要的记忆,完成任务才能找回记忆。

    坂田银时带头系统造反,把那狗屁管理局搞的半残就带着某个核心技术跑路了。

    在漫长、漫长、漫长时光中,在跑过一个又一个世界后,在他即将陷入迷茫绝望时。

    遇到了希望。

    ————

    宇智波楠雄倒是天生超能力者,从他出生的那一刻就得到了全世界,也失去了自我。

    他倒是拥有完整和谐的家庭,爸爸妈妈虽然蠢但是爱他,祖父祖母虽然脱线但是爱他,哥哥虽然是个变态但是爱他,小伙伴儿们虽然智障但是爱他。

    但是他们都死了。

    唯一想利用自己高智商把自己改造成机器人的变态哥哥也被他阻止了。

    齐木楠雄活得太久了,他累了。

    齐木楠雄受到世界的宠爱,他是那个世界的主角,是那个世界的核心。

    他就是那个世界。

    那个世界也是他最重要的存在。

    世界毁灭了,他也便死了。

    他死了,世界也就毁灭了。

    他陷入了迷茫。

    齐木楠雄给世界留下一个新的“齐木楠雄”,离开了。

    要出去看看吗?

    外面是更广阔的世界,为何不在旅途中寻找答案呢?

    但齐木楠雄是与众不同的,这个与众不同在无数千奇百怪的世界中更加明显。

    希望才是潘多拉魔盒里最大的灾厄,是众神给人类最深重的惩罚。

    是的,超能力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抱歉,超能力者也有很多事情做不到。

    ————

    世有恶未惩,亦有善未赏。

    但都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