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5章 意外的万花筒
    木叶48年,10月1日。

    宇智波楠雄扯住试图玩水的佐助后领。

    夏天不知什么时候和秋天交接了班次,胖乎乎的婴儿已经一层层穿上颜色鲜艳的厚衣服,宇智波楠雄怎么会让他去玩水。

    “啊呀——”宇智波美琴只是转身放了个杯子,回首一看便笑了:“楠雄真是个可靠的弟弟呢。”

    “呀!咿呀!”被扯住命运后颈的佐助舞动双手双脚不满地叫了起来。

    美琴妈妈把水端走后,宇智波楠雄立刻松手,佐助“啪叽”一下摔了个脸朝地。

    虽然地板是上好的木板,又有厚厚的衣服和肉肉做缓冲,佐助也还是懵了会儿。

    宇智波美琴一惊,手上的水都差点打翻,刚打开门的鼬也是瞳孔一缩。

    但佐助并没有哭,他吭吭哧哧爬起来,红着鼻子就朝旁边的宇智波楠雄扑去。

    “咚!”两个团子滚成一团的声音委实不轻,鼬赶紧跑过去。

    凑近一看,他顿时失笑。

    佐助趴在楠雄的身上,双手胡乱扯着楠雄的脸,婴儿胖乎乎的脸像个糯米团子一样被揉来揉去。楠雄也不反抗,就那么睁着眼无奈地任揉,于是佐助从一开始的气呼呼渐渐变成了开心地笑,彻底把弟弟的脸当成玩具了。

    鼬的眉眼温柔下来,可即使这两个多月来他们已经知道了两个孩子的情况,知道佐助只是过于活泼了些,也知道楠雄的体质异于常人,但他还是很心疼地把佐助从楠雄身上抱开放在另一边陪他玩儿。

    宇智波楠雄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躲在鼬的背后。

    [我爱鼬哥哥。]

    然而坂田银时并不能体会他的苦逼,笑地依旧丧心病狂。

    宇智波楠雄把那团猥琐的银色光团揉吧揉吧扔了。

    世界安静了。

    鼬哄好家里的混世魔王后,将佐助交给重返的美琴妈妈,自己转身抱起了乖巧安静的楠雄,和美琴妈妈一起抱着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粉嫩嫩婴儿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两兄弟的表现反了过来。

    佐助在美琴妈妈怀里乖巧地抱着奶瓶喝的不亦乐乎,鼬却对着慢吞吞有一下没一下喝着奶的楠雄发起了愁。

    他将弟弟懒散抱着的几乎要掉出来的奶瓶往上托了托,即使不怎么看得出来,但鼬确定,他的确从楠雄大大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丝嫌弃。

    弟弟不爱吃饭怎么办?

    明明是双胞胎,但佐助和楠雄已经渐渐能分辨出差别来。

    先不说佐助几乎时时刻刻精力活泼,咧着嘴咿咿呀呀满地爬,应该也没什么婴儿会像楠雄一样如此安静吧?

    那不是柔弱婴儿的虚弱安静,那孩子的眼睛在看着这个世界,佐助过分的时候他也能轻松阻止。

    不哭,不闹,不爱进食,过于乖巧安静。

    两个多月过去,佐助都快有楠雄两个大了,分开还不太明显,但这么安静下来将两个孩子放在一起,简直让人不得不担心楠雄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为此,宇智波富岳甚至都特地请了一天假陪着他们一起去看了医生。

    医生的回答很简单,就是稍微营养不良了些,其他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方面都没什么毛病,不如说宇智波族长家的这对双胞胎甚至过于健康了些。

    对此,坂田银时为宇智波楠雄的身高很是担心了下。

    只有他知道,某个超能力者经常跑去吃咖啡果冻,吃了那么多,当然也就吃不下这个时代还有些腥味的奶粉了。

    当然,如果不想死,还是不要和他提母乳这件事。

    [这样下去你可能也打不破宇智波家族一米八的诅咒了。]他用十分幸灾乐祸的语气道。

    [一米七七的家伙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吧?]

    [啊啊啊啊啊你怎么连这种事都知道!?]坂田银时惊悚了。

    宇智波楠雄没理他。

    其实主要原因他们都知道,是因为宇智波楠雄的灵魂过于强大了,普通孩子用脑过度都会消耗大量能量,更别说如今的齐木楠雄灵魂加上婴儿身体了。

    如果不是宇智波家的血脉,能不能活过幼儿时期还是个问题。

    虽然医生都说了没事,楠雄看起来也很健康,但大家看到胖成球的佐助和瘦瘦小小的楠雄时还是忍不住要担忧一下。

    偏偏佐助还过分活泼,又超粘楠雄。

    为此,这几个月来鼬和美琴被吓到很多次,生怕楠雄一个不小心就被佐助给闹出伤来。

    宇智波富岳则不同,他的长子宇智波鼬是个有名的天才,他对这对双胞胎自然也抱了很大期望,况且他本身就对普通孩子是什么样子并不了解。

    佐助还太小,尚且看不出什么来,但楠雄则不一样。

    有过一个天才孩子的宇智波富岳清楚那种安静是什么。

    ——那孩子在思考。

    而且即使看起来瘦弱,但楠雄的力量明显要远远大于佐助,那不是正常孩子该拥有的力量,那孩子体内有惊人的力量和潜力。

    不愧是我的儿子!

    宇智波富岳最近工作都带上了笑容,让不明真相的旁人受到不小惊吓。

    鼬抱着佐助送美琴妈妈出门,回来发现楠雄果然十分乖巧地坐在原地,甚至还把刚刚佐助弄倒的玩具给放回了小架子上。

    他把佐助放下,摸了摸楠雄的头,轻轻顺着那孩子柔软的黑发,鼬微带着担忧,温柔夸奖道:“楠雄真是个好孩子呢。”

    佐助不满被忽视,“叭叭叭”爬到两人中间,一头就要撞到楠雄的鼻子,被鼬伸手挡住了。

    佐助一脸糊在鼬长满茧子的手心,他也不生气,嫩嫩的脸蹭着蹭着笑了起来,抓住楠雄的一只手挥舞的十分开心。

    虽然一直不知道佐助在高兴什么,但每次看见那孩子的笑脸,鼬总是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笑起来。

    一个凉爽的上午就这样过去了,婴儿的睡眠很多,特别是佐助这种平时总是过分活泼的孩子,吃饱和亲爱的哥哥弟弟闹了一通后,肉眼可见的,那孩子黑亮的大眼已经开始耷拉起来。

    秋日的气息总归是有些凉的,富岳爸爸和美琴妈妈都是非常出色的忍者,但养孩子对于两者而言都是一个新鲜的难题。

    鼬记事早到不可思议,他小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没有爸爸妈妈的冰冷榻榻米。他生于第三次忍界大战正热时期,和爸爸妈妈的相处时间少到可怜,最长的时候居然是和宇智波富岳一起去战场。

    一个人的时候,特别是秋冬的晚上,宽阔的宇智波大宅寂静又寒冷,几乎要渗透到骨子和灵魂里去,无论被子裹的再紧都没用。

    鼬给佐助和楠雄买了婴儿床,里面铺着厚厚的棉被,因为佐助很活泼,因此护栏很高,也不是摇动款式的。

    佐助和楠雄睡午觉的时候,是鼬难得的单人活动时间。

    虽然他也没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晨练的时候弟弟们也有美琴妈妈照顾,以前几乎无时不刻的训练现在也大部分都取消了,但终归还是有些事情需要离开家的。

    虽说他怀里抱着不安分的佐助,后面背着安静的楠雄也完全没问题,但这个样子未免有些过了,如果不是必要,他并不会这样带着弟弟们出去。

    双胞胎睡着时,宇智波家的暗卫也能应付些了。

    安心出门的鼬并不知道,他精心挑选的婴儿床边此时突然出现一个人,原本应该睡着的宇智波楠雄也同时睁开眼睛。

    而这些,宇智波族长家里的暗卫没有一个人发现不对。

    来人大大方方露出他的脸,就那样将标准的宇智波脸暴露出来,一双红色的写轮眼在昏暗的屋内格外显眼,里面的三勾玉慢慢变幻成诡丽的八重樱。

    “宇智波楠雄?”来人喃喃道,那双万花筒写轮眼和婴儿平静的大眼对上。

    他在睡着的佐助和醒着的楠雄身上来回看了两遍,最后视线定在宇智波楠雄的脸上笑了,恶意和好奇几乎要从那双血色的写轮眼里溢出来。

    “宇智波楠雄?”他又重复了一遍,然后突然出手,尖锐的苦无猛戳向婴儿的眼睛。

    苦无停留在半空中,无法动弹。

    宇智波楠雄静静地看着自己上方的苦无,看着来人夸张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地疯狂,惊喜中又带着一股惊人的恨意。

    “看来真的是你啊,齐神——”他拖长调子叹道。

    宇智波楠雄:[……]

    我不是,我没有,你认错人了。

    你找齐木楠雄,和我宇智波楠雄有什么关系吗?

    [我没见过这双写轮眼!]坂田银时惊道。

    宇智波楠雄:[???]

    重点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