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11章 只想做个普通人
    [至少这个穿越者不像是搞事的样子,还是你的粉丝呢,要不要认个亲?]坂田银时笑够了安慰他。

    [所以现在怎么办呢?]宇智波楠雄烦恼,[好不容易旋涡鸣人被放出来了。]

    [直接进去呗,反正她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唉,要是那个宇智波的心理活动也像她这样简单就好了。]坂田银时感叹。

    宇智波楠雄没说话,一年前那个有着八重樱万花筒的宇智波,他的内心十分混乱,而且很可怕。

    他跑的也快,宇智波楠雄当时并没有时间理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感受最清楚的,只有深入骨髓的厌恶。

    对世界的厌恶,对自己的厌恶。

    相反,屋内的那个女孩子,内心十分清澈安静,就像蔚蓝的天空一样。

    [好吧。]他说,解开隐身,催眠暗卫,推开了门。

    小小的屋子里只有两个一岁的孩子,此时纷纷看过来,蓝色的眼睛满是好奇,拥有黑色眼睛的主人却震惊到手上逗旋涡鸣人的玩具都掉了。

    “佐……齐神?”她小心问。

    [时间紧迫,我先把旋涡鸣人体内的封印加强一些。]宇智波楠雄站到金发小孩的面前,让他睡过去,随即把手放在了他肚子上。

    坂田银时的设置的屏障果然已经快碎了,但是里面的波风水门和旋涡玖幸奈还好好地在沉睡,九尾也没有醒来。

    直接制造了个舒适的空间让那对夫妇住了进去,让他们醒来后也有个地方住,又把九尾的封印加强了一点,宇智波楠雄才重新睁开眼睛。

    旁边的女孩安静乖巧地坐着看着他们,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星星。

    “你好,我是神谷清水。”她凑近了一点,小心问道:“请问,你是齐木楠雄吗?”

    [你好,我是宇智波楠雄。]他说,[也是齐木楠雄。]

    ——

    宇智波楠雄的日子是真的难过,这具身体被他当时一通乱搞有点坏掉了,养起来很难,毕竟是被他自己撑破的。

    这就导致了家里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一方是鼬和美琴妈妈的“小心瓷器”组,一方是富岳爸爸的失望组。

    连幼小的佐助似乎都意识到双胞胎弟弟太过于脆弱,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了,甚至还会学着鼬去照顾他。

    宇智波楠雄:[……]

    他真想对看着他走路都心惊肉跳的美琴妈妈和鼬说,我不仅可以走路,我还可以在空中走路,我还可以去月亮上走一圈。

    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是宇智波富岳随意的态度让他轻松。

    宇智波富岳很忙,村子和家族之间的关系经过九尾之乱后更加复杂了。宇智波家族分成了两个派系,一个是以和为贵的中立派,觉得以一些退让得到村子的信任也不错。

    还有一个是占绝大多数的激进派,他们已经受够村子的压制和怀疑了,就如同雄鹰被拔掉翅膀禁锢在牢笼中一样愤怒,伸出坚硬的利爪和长喙试图撕碎这个牢笼和外面观赏的人类。

    他们想要政变。

    宇智波富岳很烦恼,不觉得政变能够成功,甚至会造成大量无谓的牺牲,但同时也觉得村子的做法越来越过分了。

    硬要说的话,其实他是更偏向于激进派的。

    宇智波富岳这个人本来就很激进,他注重天才的长子,自从第一次教鼬忍术,见识到鼬惊人的天赋后,他的家庭重心就基本都在鼬身上了。

    这并不是说他不爱家庭的其他人,只是这个爱不一样。在他看来,美琴是同伴,佐助和楠雄却只是普通人,只要好好过普通人的生活就好了,因此没必要在他们身上花太多时间,他们只要普通地活着就可以了。

    但鼬不同,他对鼬寄托了太多东西。

    但鼬和佐助都不能理解他的想法,佐助太小不会表达就算了,另外两个人真是让宇智波楠雄恨不得按着他们的脑袋坐下好好谈谈。

    宇智波富岳觉得自己对长子的教育无懈可击,谁都知道鼬的天才之名,族内对他的期待也越来越大。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鼬想要的,反而是因为这些越发地疲惫和失望。

    再加上他也到了进入忍者学校的年龄,但忍者学校的生活却加剧了他对这个世界的怀疑。

    男孩子的嫉妒和排挤,女孩子的追捧和喜爱,学校无聊可笑的课程……这一切,让鼬更加迷茫了。

    唯一值得开心的是和宇智波止水成为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及弟弟们开心的笑脸。

    宇智波楠雄能怎么办?只能把傻乎乎的佐助推了出去。

    佐助这个孩子很单纯可爱,只要他笑起来,就算是宇智波富岳也会忍不住温和了眉眼。

    超级弟控的鼬就更不用说了,宇智波楠雄理直气壮想着。

    被推出去的佐助:“?”

    ——

    木叶49年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大蛇丸叛逃了,关于他做人体实验的消息更是传得浩浩荡荡,但木叶大肆追捕了一番,最后却还是被他逃了。

    这件事对木叶再次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大蛇丸的性格再怎么不讨喜,但他终究还是木叶的英雄,是木叶人们的精神支柱之一。

    悄悄开了千里眼观看了全程的宇智波楠雄简直无话可说,三代真的是一个过于理想主义的人,或许也有很大一部分心软的原因,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如同放洪水一样放走了大蛇丸。

    这件事让很多人暗地里对三代的不满加大了,随后三代又把一直监管着的旋涡鸣人给放了出来,引起了更大的骚动,以团藏为首的长老们直接指出他的不明智。

    最后即使这件事被压下去了,不满终究还是被积累下了,最终都成了团藏的养料。

    神谷清水曾天真地问过宇智波楠雄。

    “不可以直接把团藏干掉吗?不可以直接把大筒木辉夜杀死吗?齐神的话可以做到吧?”

    坂田银时都被她吓了一跳。

    但是宇智波楠雄看了她一眼,平静回答:[是啊,在九尾之乱的时候我甚至可以直接将整个世界的时间回溯一天救下所有人,我也可以直接杀掉所有的反派,我甚至可以操控这个世界变成一个没有罪恶,充满快乐的世界,承担住整个世界的重量。]

    “……好可怕。”神谷清水说。

    [然后我每天奔波在全世界,不是救这个人就是救那个人,每天都有救不完的人,每天都有杀不完的人。]他说。

    “对不起。”神谷清水说,看起来很沮丧,“对不起。”

    宇智波楠雄却笑了,第一次看到他笑的坂田银时和神谷清水都傻了。

    [我并不想成为神,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他说,[拜托了。]

    从那天开始,神谷清水再也没有叫过他齐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