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12章 何等的作死
    日历翻过一年,来到木叶51年,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在三战已经确认结束,各国收兵,临近年尾,云隐村的人来到木叶签订合约。

    神谷清水听到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她有些犹豫地告诉坂田银时:“日向雏田好像就是这个时候被拐的,然后那些人被她父亲日向日足发现并且杀死了,但是最后却被云忍以和平为要挟交出白眼,要不就把罪魁祸首的尸体交出来。白眼肯定不能交,日向日差身为日向家族长也不能就这样死,最终的结果,是木叶交出了他弟弟日向日差的尸体。”

    她说着,眉目间有着无法理解和愤怒:“为什么呢?即使说是为了和平我也无法理解木叶竟然会做出这么荒唐的退步,难不成云忍还真的敢再挑起战争不成?”

    其实很多人和她想的一样,三代做出的这个决定彻底寒了很多人的心,特别是大家族的人,三代之软弱超乎他们的想象。

    “也说不定。”坂田银时此时已经用【宇智波楠雄的忍猫】身份和大家混熟了,懒洋洋晒着太阳的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我记得云隐村是雷之国的吧?雷之国好像很热衷于打架和战争来着,说不定他们就是抱着要不得到白眼,要不就狠狠把木叶实力削一顿,要不就重新挑起战争这三个想法来的呢?”

    “就算是这样,把一个木叶的大功臣就这样轻易杀掉交给其他国家,未免也太软弱了,我不认同。”神谷清水说,她是个很坦率的人,整个人就宛如一潭清水一样一眼可看到底。

    “真是天真啊。”坂田银时躲过她试图撸毛的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不过我也不认同,所以这几天我会注意的,这件事交给我们吧。别看楠雄A梦一副冷漠样子说谁都不管,其实他超级心软的,就是个傲娇罢了,看见的事情绝对不会不管的,但有些事情的确是他的能力范围外。”

    神谷清水撅起嘴巴,再次伸手试图去撸猫:“我知道,我不会去求楠雄君做什么的,就是突然想起这件事和你说一下而已,毕竟我的记忆比你们详细一点。”

    坂田银时跳上围墙:“那就这样,再见。”

    神谷清水坐在缘侧上生闷气,好像快点长大啊。

    (缘侧也就是作者之前一再提到的鼬和佐助楠雄坐的屋檐下走廊,想了很多形容词,最后查到这是日本的一个独特建筑。缘侧也叫侧缘,是介乎于内部空间与外部环境的第三域,作为一个插入在室内与室外之间的空间。因此,作为内与外的一个媒介性的结合区域,缘侧空间是典型的灰空间,它的最大的特点就是即不割裂内外空间,同时又不是完全独立存在于内部与外部之外,可以说它是一个可以提供室内与室外之间的一个中途节点。)

    ——

    当宇智波楠雄得到这个消息时,已经是晚饭的时候了,鼬也回家了。

    其实忍者学校下课很早,但鼬每次下课后还会跑去训练场进行额外的训练。

    “打扰了。”黑色天然卷的孩子露出笑容,准备抱一下佐助却被狠狠拍掉手也不生气,笑的很是灿烂。

    宇智波止水,只比鼬大了两岁,却早以“瞬身止水”的名号响彻五大国,如今以10岁的稚龄在暗部工作。

    不过对于宇智波楠雄来说,最重要的是,他是鼬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平时经常和鼬讨论人生哲学帮他开拓一下思路就算了,训练也多是他在帮忙一起进行。

    因此宇智波族长家很喜欢他,也经常邀请独身一人的止水吃饭。

    除了佐助。

    三岁的佐助已经认出这家伙是经常拐走哥哥的坏蛋,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

    “我还真是不受佐助欢迎啊。”止水感叹着,盘腿坐在宇智波楠雄身边,和他搭话:“楠雄也讨厌止水哥哥吗?”

    宇智波楠雄趴在桌子上吃着特质的小孩套餐,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这家伙乐衷于让他变脸,但实在不好意思,他的脸部灵魂肌肉已经死了几千年了。

    “不许欺负楠雄!”佐助跑过来伸出双手挡住宇智波楠雄。

    “噗……”

    “不要欺负我的弟弟。”鼬无奈坐到几人中间,接住佐助并认真倾听他的投诉。

    宇智波美琴将最后一道菜从厨房端出来,看着几个孩子热闹的样子很是高兴:“止水要是能多来几次就好了,其实佐助和楠雄也很高兴的。”

    佐助已经三岁了,已经能够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意思,顿时愤怒地从哥哥怀里抬头大声道:“我没有!妈妈你不要被他欺骗了!这个人超级坏的!超级超级坏的!”

    这下连鼬和美琴都忍不住笑了。

    “我回来啦!”坂田银时就是在这时回来的。

    宇智波楠雄伸手把白猫身上的杂草拔掉。

    “阿拉,银酱也回来啦!”美琴将一一个小盘放在宇智波楠雄旁边,里面是丰盛的肉类。

    “肉!”坂田银时瞬间抛弃宇智波楠雄,“谢谢美琴妈妈!美琴妈妈最好了!”

    “真好啊,我也想要一只这么聪明的忍猫呢。”宇智波止水说。

    “你不是已经有一群乌鸦了吗?”鼬说,思考着他要不要也养一只忍兽。

    “但是他们都不会说话啊。”宇智波止水说,试图去摸白猫的背,被一尾巴拍开了。

    逗完猫,止水又撑着下巴去看宇智波楠雄,小声对鼬说:“我说,楠雄是不是太安静了些?小孩子就应该活泼些嘛,快到新年了,战争也结束了,最近村子里有好多活动,不如我们带着楠雄和佐助出去好好玩一下?”

    鼬看着家里最小最瘦弱的弟弟,陷入动摇:“确实,楠雄还从来没有出去玩过。”

    “我开动了。”宇智波美琴坐下笑道:“可以啊,楠雄的身体也好了很多,不过还要再等几天哦,云隐村的人这几天会待在木叶,他们的人可不是好相处的。”

    “我开动了。”鼬和止水也双手合十,随即开始吃饭。

    佐助明明吃到一半了,也学着他们双手合十说了一句“我开动了”,逗地几人又笑了出来。

    已经吃完了的宇智波楠雄:[……]

    两个孩子的饭菜都是特地先做出来趁热吃的,佐助没吃完是因为去和止水做斗争去了。

    不过,出去光明正大的玩吗?也不错,他其实对这个忍者世界也很好奇的,每次隐身出去都是急急忙忙做正事,要不就是直接瞬移。

    好好走在街上逛一下还是从未有过的。

    宇智波楠雄睡之前还好好畅享了一下,而佐助则缠着鼬睡在隔壁,宇智波楠雄坚决拒绝了一起睡的邀请。

    这让他现在很后悔,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云忍最后会来抓宇智波家的人?

    “只有一个?”

    “不管了!一个就一个!走!”

    [这是何等的作死啊。]被吵醒的坂田银时为他们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