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14章 宇智波兄弟的头发
    这次的事情把几人都吓坏了,把宇智波楠雄塞进医院里翻来覆去检查了好多次才被允许回家,这时候天都快亮了。

    但坂田银时依旧没有被放出来,宇智波楠雄用千里眼瞅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坐下来和三代聊得很是开心。

    宇智波楠雄:[……]

    好吧,看起来是不用担心了。

    佐助很累了,第一次这么晚没有睡,此时已经在美琴妈妈怀里睡着了。

    宇智波楠雄拗不过鼬,趴在他背上被背回去。

    “楠雄害怕吗?”他走的很平稳,小声问着身后的弟弟。

    [不会,我知道哥哥一定会来救我的。]没有太多人的情况,宇智波楠雄又懒得开口了。

    被信任的鼬很开心,心头一直萦绕的后怕和自责稍微消散了些。

    “哥哥一定会变得更强。”他说,“以后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楠雄也不要惊慌,不要害怕,要像这次一样冷静,要保护好自己,等着哥哥来救你。”

    “无论发生什么,哥哥一定会来救你的。”

    宇智波楠雄叹了口气:[但是,如果哥哥因为救我而发生了什么,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我也想保护哥哥啊。]

    鼬愣了下,他忍不住扭头去看背后弟弟的神情。

    “鼬?怎么了?”前面的美琴发现两个孩子的掉队,转身担心问道。

    “没什么,妈妈。”鼬转头继续前进。

    “其实很久以前,父亲说过楠雄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呢。”他说,然后笑了:“我也这么觉得,楠雄真的非常聪明。”

    [还好吧,就是普通水准而已,哥哥你四岁上战场才是真正的不可思议呢。]

    鼬无奈了:“我说啊,就算是哥哥,在两岁多的时候也不知道战争是什么哦。”

    [既然我这么厉害,那哥哥就多依靠我一些吧。]

    明明是深冬的夜晚,鼬却感觉浑身都暖呼呼的,他忍不住笑了:“好。”

    回到家里时,天边已经开始微白起来,洗完澡躺下的时候,天则完全亮了。

    “晚安。”鼬侧身睡,对着两个缩成团的弟弟轻声道。

    “哥哥晚安~”被洗澡搞醒的佐助打了个哈欠,一手握着楠雄的手指,一手抓住鼬的衣服,瞬间进入了梦乡。

    [晚安。]宇智波楠雄说。

    ——

    宇智波楠雄醒来,睁开眼就看见一张丧到极致的猫脸。

    [……]

    他起身,白猫顺着被子滑下去。

    [一大早看到你这张脸,对心脏真是不小的挑战。]他说,[话说,能用猫的脸做出这种表情,你也是非常厉害了。]

    坂田银时瘫在地上,死鱼眼看着他穿衣服,拖长着声音道:[那还真是抱歉了,但已经是下午了,你倒是睡得舒服,抛下我一个人面对一群可怕的忍者,太残忍了——]

    [所以,昨晚后面发生了什么?]自己穿好衣服后,宇智波楠雄又把被子里的佐助拉起来给他换衣服。

    “嗯?哈……楠雄早上好~”佐助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

    [已经是下午了哦,饿了吗?]

    “饿……”佐助还是很困。

    宇智波楠雄一边给佐助收拾,一边听那边的坂田银时有气无力把后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坂田银时大人用他那高超的忽悠技术不仅将自己的嫌疑洗清了,还在木叶暂时居住下了。

    [插科打诨这种事情你的确很擅长。]宇智波楠雄说,[那你现在用这个猫身体,【银八】怎么办呢?]

    [银八老师很累了,需要休息。]坂田银时说。

    [那坂田银时需要休息吗?]宇智波楠雄好脾气地问。

    [银桑好累,银桑要休息了,所以银八老师就交给你了。]坂田银时说完,已经回到宇智波楠雄的身体内陷入沉睡。

    “咦?刚刚银酱好像还在的啊?”佐助四处寻找。

    [出去玩了吧。]宇智波楠雄说,牵着他打开门。

    听到声音刚好赶到门口的鼬笑了。

    “哥哥!”佐助冲了出去。

    [哥哥今天不用上课?]宇智波楠雄问。

    虽然这样说不好,但即使昨晚几乎一晚没睡,即使对学校的课程没有丝毫兴趣,鼬也不会因此逃课或者缺课的,即使他有正当的理由。

    “嗯,今天学校不上课。”鼬一脸正经道,心想昨晚楠雄发生那样的事他怎么可能丢下他一个人在家。

    宇智波楠雄:[……]

    看来是他低估了鼬的弟控之心。

    “走吧,先去吃饭,爸爸妈妈今天都有事,暂时可能回不了家。”鼬一手牵一个,从缘侧上慢慢走过,旁边有鱼搅动池水的声音。

    宇智波楠雄稍微落后一点,视线从池子里的金鱼落到鼬背后的小辫子,突然反应过来:[哥哥什么时候把头发留长了?]

    “啊,这个啊。”鼬停住,松开一只手拽住自己的小辫子,不好意思道:“头发长地有点快,干脆就把它扎起来了,怎么了?很奇怪吗?”

    [不,很好看。]宇智波楠雄说的是实话,鼬的头发又黑又柔顺,即使是这样随意松松绑起来的小辫子都很好看,而且还不会有丝毫女气,不过这大概要归功于他本身的气质。

    “说到头发,我突然发现。”鼬蹲下身,让两个弟弟站在一起,惊讶道:“佐助和楠雄的头发好像不一样呢,楠雄和我还有妈妈的头发很像,都很顺,佐助却像了父亲,后面有点炸呢。”

    说着鼬还试图将佐助脑后炸起的头发压下去,无果。

    佐助懵了,他看看鼬,又看看楠雄,摸摸楠雄的头发,又摸摸自己的头发。

    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爆发大哭起来。

    “我们不一样!我们不一样!只有我和你们不一样!”他哭地极其伤心,甚至跌坐在地上,继续仰天大哭:“怎么可以这样!我不要!哇——”

    宇智波楠雄:[……]

    鼬傻眼了,连忙去哄,去和他解释,但佐助完全听不进去,认为自己被排挤了,只有自己不一样。

    宇智波楠雄叹了口气,让只有两岁多的孩子蹲下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他干脆背对着佐助坐下。

    [没有,刚刚是哥哥搞错了,你再认真摸一摸?我和你是一样的。]

    他把自己的头发弄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