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19章 开眼
    晚上9点,宇智波楠雄和佐助正坐在缘侧上看月亮。

    不,准确来说是他在看月亮,佐助在玩苦无和手里剑。

    宇智波楠雄最近陷入了咸鱼状态,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前几天他还见到了鼬的队友,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

    宇智波楠雄很少看见鼬在其他人面前笑的那么开心,不,是几乎没有。

    他看着天空高高挂起的巨大月亮,想着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吧。

    鼬就是这个时候回来的。

    他还没有从走廊那头走出来,宇智波楠雄就感到了不对劲。

    不是血腥味,鼬经常执行的任务都不简单,身上有血腥味很正常。

    是那时隔已久的,沉重而又迷茫的内心。

    【族人聚集,形成村子,然后一些人和它产生关联。】

    鼬缓缓走到两人身边坐下,看着自己的手。

    【如果这些人被称为同伴,那我们确实是同伴。】

    佐助头上还带着白色猫耳,高兴地扑到他怀里

    鼬反应过来,接住他,摸摸他的头。

    【正因为扯上了关系,才会变成那样。】

    佐助蹭了蹭他的手,开心地笑了。

    【因为扯上了关系,那家伙……】

    鼬抱住了佐助。

    【才死了。】

    “嗯?”佐助歪头不解,但还是下意识回抱住他。

    【曾经的我并不明白真正的痛苦。】他低着头,眼神空白,【失去生命的痛苦,只有失去了才知道。】

    【不,是才被迫察觉到。】他将头抵在佐助肩上,【那种不愿失去最重要东西的心情。】

    佐助感受到脖子被水滴到了,他抬起头,惊讶地摸向鼬的眼睛:“哥哥,你的眼睛……”

    宇智波楠雄沉默地看着他。

    泪水从那双红色的眼睛里落下,两颗黑色勾玉在血色的眼睛里缓缓旋转。

    鼬开眼了。

    “哥哥?”佐助蹭了蹭伸到脸上的手,虽然不懂什么情况,但还是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有朝一日,你也会拥有这双眼睛吗?”鼬轻声问,“在你了解到这种悲哀和痛苦的那天。”

    [不会的。]宇智波楠雄说,拿出美琴妈妈塞的手帕给他擦眼泪:[有我们在,所以不会的。]

    “楠雄……”鼬愣了下。

    [抱歉。]宇智波楠雄说,和佐助一人一边陪着他发呆。

    “楠雄为什么要道歉啊……”鼬叹气。

    宇智波楠雄让他摸着头,没说话。

    他刚刚已经了解完事情的经过,鼬的队友包括老师都死了,在这次任务中。

    宇智波楠雄当然有在鼬身上做手脚,但那是只有鼬遭受生命威胁的时候才会激活,这次的任务鼬却连伤都没有受。

    凶手是一个带着奇怪波纹面具的长发男人,毫无疑问那就是宇智波带土,而且他是故意没有杀鼬,故意在他面前把同伴和老师都杀了。

    失算了。

    宇智波楠雄有些生气了,很明显,这也是一次试探,对方在一点点试探他的底线。

    ——

    深夜,宇智波楠雄突然出现在一个阴沉的山洞里。

    他的出现惊到了大堆白色的奇怪生物,纷纷尖叫着逃跑了,一身黑衣的宇智波带土一惊,下意识躲进了神威空间。

    被留下的宇智波红莲:“……”

    他看着空中面无表情的孩子,突然一下放松了,他甚至笑了出来,交叉着双臂靠在墙上道:“齐神大人降临此处有何要事呢?”

    [不要动我身边的人。]宇智波楠雄说。

    “啊?”宇智波红莲摆出一副夸张的惊讶脸道:“我什么时候动过您身边的人了?我哪有那个胆子啊~”

    [不要装傻。]宇智波楠雄说。

    宇智波红莲整个人瞬间被压到地上,砸出一个大坑,他在里面咳嗽,血从捂着的指间流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着,抬起头,眼睛一片猩红:“那么您要杀了我吗?”

    [……]宇智波楠雄说:[我不会杀你,但是我可以把你丢出这个世界。]

    宇智波红莲一惊:“你敢!”

    宇智波楠雄沉默了一会儿,对着他警惕又充满恨意的眼神道:[你,想要回到之前那个世界吗?那个英雄的世界。]

    “什……”宇智波红莲睁大眼睛,但是他很快又皱起眉,那双眼睛甚至红到黑,整张脸都绷成一个脆弱又可怕的幅度。

    “你在开什么玩笑!”他直直盯着空中光着脚,穿着可笑儿童睡衣的神明,“事到如今我早就回不去了!”

    “你知道吗?你的出现简直就好像在说我是个笑话一样似的!”他笑出口血来,狠狠用袖子擦过,眼睛凶狠就没有从宇智波楠雄身上离开过。

    “这么多年了,我摸爬滚打到现在的模样,我不丢人啊?我不难过啊?死是多么容易啊!哈!背负一切活下来才是最了不起的,能活下来才能改变一切!”他大声吼着,眼里有泪光。

    但是他突然又笑了:“我知道你不会杀我,哈哈,多么仁慈的神明大人啊!那么,您是想要拯救这个世界吗?拯救所有人的人吗?但那些人他妈的是人吗?!他们配吗!?”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样,你这样滥杀无辜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宇智波楠雄静静看着他说。

    宇智波红莲喘了几口气,似乎冷静了些,他摇摇晃晃站起来,站直,说:“在成为忍者后,在杀掉第一个无辜之人时,我就清楚地明白什么已经变了。那时候我就明白任何想法都是多余的,无论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还是村子内部之间的争斗,只有杀戮而已,累累战功威名,都是白骨堆砌而成。”

    “在这个世界,生命是最不值钱的啊。”他拉着诡异的调子叹道,“这群可笑的忍者,他们并不追求如何幸福地活下去,怎么死的有意义才是他们最重要的事情。”

    “你觉得这样的世界是正确的吗?齐神,我实在忍不下去了,他们快要把我逗笑了,实在太好笑了,所以我都笑不出来了,我决定自己动手了。”他说着,目光灼灼。

    “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都知道我的能力,即使他们对我了如指掌,却依旧不得不赞叹于我的强大,臣服于我的残忍。”宇智波红莲轻声说:“我要统治这个世界啊,齐神。”

    宇智波楠雄沉默了。

    半晌,他叹了一口气。

    这也是个拿了自己主角剧本的家伙啊。

    可惜他最终会知道,这个世界是围绕着旋涡鸣人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