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20章 糟糕的大人
    [既然已经做了你自己的选择,那就走下去吧,不到终点以前,谁也没权利说是对还是错。]宇智波楠雄说。

    [但是你要记住一点,我不是神,所以我也会生气,下次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你的。]他离开了。

    空荡荡的洞穴只留下宇智波红莲一个人倒回地面。

    宇智波带土从神威空间出来,白绝们也窸窸窣窣七嘴八舌凑过来。

    “吓死我了!好吓人啊!”

    “是啊是啊,没想到居然真的那么厉害,我气都不敢出呢!”

    “你本来就不用出气啊!”

    宇智波带土尴尬地坐在他身边:“喂,还活着吗?”

    “活着呢。”宇智波红莲用手臂挡住眼睛,“他不会杀人的。”

    “哦……不愧是是神明大人呢……”宇智波带土干巴巴说,试图转移话题:“你刚刚说的那什么要让所有人知道我的强大臣服于我的残忍,是斑说的吧?”

    宇智波红莲笑出声,又引动伤口咳嗽起来:“是啊,我就是被他这几句话骗进来的嘛。”

    ——

    刚刚经历过同伴死亡的鼬并没有得到什么休息,不如说村子给的任务一下就重了起来。

    “哥哥……”佐助拉着他的衣摆。

    “抱歉了,佐助。”鼬蹲下,轻轻戳了他的额头一下,“下次吧。”

    佐助捂住额头,鼓起脸哼了一声。

    [哥哥,把这个带上吧。]宇智波楠雄伸出手。

    “这是?”鼬拿起来。

    是一个项链一样的东西,用线连着三个不知什么材质的圈圈。

    “是护身符哦!”佐助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是我和楠雄一起给哥哥做的护身符哦!”

    鼬怔住。

    [是的,所以无论发生什么,哥哥一定要带着它。]宇智波楠雄直接给他戴上。

    鼬乖巧低头让他戴好,随后摸着中间那个铁质的冰凉圆圈,他不断摩擦着。

    “谢谢,哥哥很喜欢。”他把两个弟弟一起抱进怀里笑道,眼泪却又差点出来了。

    将忍具包绑好,对于一个孩子而言稍长的刀背在身后,鼬从缘侧上缓缓走过。

    宇智波富岳穿着常富站在庭园里,抱着小坛子给池子里的鱼洒下饵料。

    “你年仅八岁就开了写轮眼。”他突然开口了。

    【不愧是我的儿子,真厉害!】宇智波富岳想。

    鼬在他身后停住步伐,两人背对而立。

    “嗯。”鼬说。

    宇智波富岳偏身看了他一眼,看到他一身装备齐全,有点惊讶:“这就要走吗?”

    【村子都不让鼬休息一下的啊。】

    他回身又洒了一把鱼饵:“看来村子也想观察你的实力啊,嘛,这也说明了写轮眼的力量和影响力之大。”

    【不过这也是村子看重鼬的表现。】

    “希望你也拥有这样的自觉。”他说,“不过,对于家族而言,多了一名同胞是值得高兴的事,我自然也以你为傲。”

    鼬沉默了,他看着前方的虚无心想:【同胞?难道不开眼就不是宇智波了吗?】

    【他们死了啊,父亲。】

    “不过,你可不能因为有了写轮眼就自大,你要继续精修,提升眼睛的力量。”宇智波富岳又洒了一把鱼饵,“不。你也用不着我多提醒,毕竟你可是我的儿子。”

    【鼬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自大的。】

    鼬的牙齿微微咬紧,这导致他两边的嘴角也往下压成了个很紧绷的角度。

    【我的同伴死了啊,可你却……】

    “是的,父亲。”鼬转身乖巧道:“今后我也会继续努力。”

    “那我就先走了。”他微微鞠躬,离开了。

    宇智波富岳满意地颔首,继续洒鱼饵。

    旁观了一切的宇智波楠雄简直要秃头了。

    他走过来,宇智波富岳发现了他,嘴角还挂着点笑容:“楠雄啊,要过来一起喂鱼吗?”

    不,我想把你丢进去喂鱼。

    他坐下来,伸出小短腿踢了宇智波富岳的小腿一下。

    “嗯?怎么了吗楠雄?”宇智波富岳转身,递出小坛子:“要玩这个吗?”

    宇智波楠雄叹了口气:[爸爸。]

    “嗯?”宇智波富岳坐在他身边。

    [我说啊,哥哥的同伴刚死,你就不能安慰他几句吗?]他说。

    宇智波富岳皱眉:“这个有什么安慰的,忍者执行任务死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而且既然他痛苦地都开了眼,那么再提出来不是更让他难过了?”

    宇智波楠雄被卡住,差点被说服。

    [不是这个,但你是爸爸啊,来自爸爸的安慰肯定很重要,而且你不安慰就算了,只提成绩会让哥哥误会你只在意成绩的。]

    “是吗……”宇智波富岳摸着下巴,“但是我觉得鼬不需要啊,我刚刚夸奖他的时候,他明明很开心啊。”

    宇智波楠雄:[……]

    啊,把这个铁憨憨喂鱼算了。

    [昨天晚上哥哥哭了哦。]宇智波楠雄开始打直球,[抱着我和佐助哭的十分伤心。]

    “哭……”宇智波富岳瞪大眼睛,怎么可能,除了婴儿时期,鼬从来没有哭过啊!

    [他只是没有在你面前哭而已。]宇智波楠雄叹气,[爸爸,不要把哥哥看得太厉害了,他现在也只有8岁而已,甚至比一般人的心思还要细腻些,你刚刚肯定伤到哥哥了,等哥哥回来一定要好好道歉哦。]

    “……”宇智波富岳沉默了。

    【楠雄懂的好多啊,他果然很聪明。】

    宇智波楠雄:[……]

    混蛋!喂鱼去吧!

    “我知道了,是我的错。”宇智波富岳突然开口,摸着他的头叹道:“我会注意的。”

    [嗯。]宇智波楠雄松了一口气,[其实哥哥是一个超级感性的人哦,哥哥他最在意的并不是成绩有多么厉害,他最在意的是身边的亲人和朋友,爸爸多注意一点哥哥心里的想法吧。不要整天整天把修行啊成绩啊家族啊村子啊什么的挂在嘴边,这样下去会被讨厌的哦,连佐助都不喜欢找您玩了不是吗?]

    宇智波富岳僵硬了。

    【我……我有这么糟糕吗?】他心里不禁开始怀疑自己。

    [明明无论是哥哥还是佐助都非常崇拜爸爸,我们也知道爸爸很忙很厉害,但是爸爸却总是表现出不喜欢我们的样子。偶尔夸奖和露出笑容,还是因为成绩的进步,完全不关心我们交了什么朋友,恐怕爸爸连哥哥在学校里一个朋友都没有这件事都不知道吧?]

    宇智波富岳:“……”

    [真是糟糕的大人呢。]宇智波楠雄叹息。

    宇智波富岳开始怀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