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25章 心好累
    宇智波楠雄:[……]

    啊啊啊羡慕死了,这家伙的上一世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啊!

    不过,宇智波楠雄对神谷清水有些改观。

    神谷清水的内心活动其实不是特别多,也就是说大部分情况其实她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想,而只要不是公众场合,她基本就是心里想什么说什么的。

    看起来是一个特别傻白甜的女孩子,但今天一看,其实是一个非常通透的孩子呢,虽然还是有点天真,但是并不讨厌。

    [你要是想当忍者的话,可以往医疗忍者方向发展,比较适合你,无论是性格还是资质。]宇智波楠雄说。

    “医疗忍者吗?”神谷清水愣了一下,“但是,这个世界对这种知识的保护很强吧?基本都只会在家族和师徒间传承,就算要学也没有办法吧?”

    [我可以教你。]宇智波楠雄翻过一页书,淡淡道:[你要是真的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神谷清水震惊,随即开心地笑了:“也是,毕竟是楠雄大人,那么就麻烦你了。”

    [事先说明,我只管教,学不学得会就不关我的事了。]

    “嗯!”神谷清水的笑容完全止不住,最后干脆放任自己傻笑起来。

    “清水姐还真是喜欢楠雄呢。”鸣人被笑声吸引了注意力。

    “哼,但是楠雄最喜欢的还是我!”佐助也看了一眼神谷清水,并表示了不屑。

    由于要整理资料然后给神谷清水讲解这个世界最基本的力量体系,宇智波楠雄没有再注意鼬那边。

    其实鼬带着那个项链护身符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但宇智波楠雄还是不太放心,毕竟鼬和止水真的太能来事儿了。

    直到晚上临睡前,他用千里眼看了一下,发现两个孩子坐在河边吃烤鱼,再一听,他们正在疯狂夸对方。

    宇智波楠雄:[……]

    够了够了,我不想听见你们的商业互夸了,我已经足够知道你们两个是天才很厉害了。

    正当他准备收回视线和听力准备睡觉时,那边突然有点不对。

    止水瞬间熄灭火堆,两人往上游跑去。

    “铛!”止水打掉几把苦无,和鼬挡在一名受伤的暗部身前。

    “对方也是木叶暗部?”止水皱眉,提高声音对着悬崖上的三名暗部道:“为什么同为木叶忍者却要自相残杀?”

    “这与你无关。”中间那名女忍者冷声道:“能请你们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就这样离开吗?”

    “那可不行。”止水微微调整姿势,“既然你们要杀死同伴,我就不能连理由都不知道就那样离开。”

    鼬回头看了眼地上抱着手臂血流不止的暗部。

    悬崖上的三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由那名女忍者开口了:“也好,那么告诉你们也无妨,我们在追杀村子的叛徒。”

    鼬和止水对视了两秒。

    “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人是叛徒?”止水问,拦在几人身前的刀完全没有拿开的意思。

    “啧,真麻烦,一起杀了吧!”身材微胖的暗部举起了刀。

    “等等。”女性暗部伸手,“我并不是说这人就是叛徒,而是他身上的卷轴可以证明谁是叛徒,只要交出卷轴,我们就立刻离开。”

    鼬手伸到身后,对着地上的暗部比了个暗号。

    地上带着鸟嘴面具的暗部一愣,捂着伤口的手指摆出一个奇怪的造型。

    “止水。”鼬说。

    “啊,这下确认了。”止水的脸色变得严肃,他盯着上方的几人,问:“你们得到了这个情报打算做什么?”

    “那还用问吗?”胖暗部已经快忍不下去了,“村子的敌人当然要消灭掉!我们会按照黑暗的准则维护木叶的秩序!”

    “你们没有制裁的权利。”止水皱眉,“事实上我们正是按照火影大人的命令前来寻找他的,奉命将他带回木叶,这封密信必须交给火影大人,火影大人会做出公正的判决。”

    “公正的判决?”然而对方三人却都笑了,“原来是三代大人派来的人,太天真了!背叛村子只有只有死路一条!”

    “背叛的一方也有苦衷,正确的应该是按照火影大人意向去公正地查明真相!”地上的暗部坐起来愤怒道。

    鼬紧盯着那三人,心里却因为鸟嘴暗部这句话动了一下,这……也是种思路,的确是这样……

    “太天真了!”女暗部道:“这是牵连整个村子的大事!怎么能因为个人感情给村子带来危机!这种危机必须铲除!”

    话音未落,她身边的胖暗部已经出手。

    “叮叮叮叮叮叮!”鼬和止水打飞暗器,而在此期间地上的暗部已经不见了。

    “可恶!去追!别让他跑了!”女忍者指挥,几人却被两个不知该说少年还是孩子的宇智波拦住了去路。

    “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地出手。”止水生气了,“真不愧是团藏大人的根!”

    “你小子,知道我们?”三人一惊。

    “在黑暗中支撑和平的无名者,我觉得这才称得上忍者。”止水严肃道。

    “那么你的想法应该是和我们一样的。”她说。

    “不,不一样。”止水摇头,“火影大人的暗部和团藏大人的根部是不一样的。”

    “用武力逼人就范,凭借暴力维持的秩序,根本就不能算是和平!”少年那双眼睫毛非常长的眼睛猛然睁开,猩红一片。

    “我……”鼬上前。

    “鼬,你去保护他。”止水说。

    “他们都在这里,他很安全。”鼬上前沉声道:“我是宇智波鼬,愿与止水并肩战斗!”

    “鼬……”止水无奈。

    “没想到宇智波竟敢这么嚣张与我们作对!”女暗部冲了下来,带着惊人的杀气:“就算你们是小孩子我也决不轻饶!”

    战斗打响!

    宇智波楠雄一边分了点精神去看那名逃跑的暗部,一边有点紧张地注意这边的战场。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场几乎没有悬念的战斗。

    鼬以他那极度不可思议的动作和看透一切的写轮眼轻易反杀貌似很牛逼的女忍者。

    止水的瞬身之术一出来,总算也是让对方体验了一下战场上敌人对“瞬身止水”的惊恐。

    然后两人很快找到差点失血过多晕过去的鸟嘴暗部,完美完成任务。

    宇智波楠雄:[……]

    他的确是很久没有仔细看过鼬执行任务了。

    但是,不觉得这两人太过分了吗???

    对方可是那个“根”的成员啊?至少是上忍级别的人物哦!

    特别是鼬,听对方队友的话,那个女忍者在根也很有名啊?你就这样轻轻松松干掉她最后还说了一句“没用的,我说过,已经全部被我看穿了”去严重打击了人家的自信心这样好吗???

    宇智波楠雄心累地翻了个身,旁边的佐助说了句“笨蛋鸣人”的梦话后砸吧着嘴继续睡了。

    宇智波楠雄:[……]

    心好累,还是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