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26章 豪火球之术
    鼬要去参加中忍考试了。

    宇智波楠雄:[……]

    你怎么不直接参加上忍考试呢?

    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佐助很生气,由于这次中忍考试并不是在木叶进行,于是鼬又要出远门了,那么之前说要教佐助忍术的承诺自然也就兑换不了了。

    幸好宇智波富岳及时回来了,爸爸教忍术好歹让佐助稍微开心了一点。

    只是,这次带队去参加中忍考试的某上忍,宇智波止水,横遭了佐助几个瞪视。

    “哎,你看见了吗?”止水无奈道:“佐助可是连我也一起瞪了哦?”

    鼬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原谅我,佐助。”他蹲下戳了佐助的额头一下,“下次吧。”

    佐助捂着额头哼了一声。

    [放心去参加考试吧,哥哥,要小心。]宇智波楠雄说,毕竟吐槽归吐槽,忍界的人才一个比一个夸张。还只有10岁的鼬去他国参加中忍考试,且又是特别造人觊觎的写轮眼开眼者,真的很令人担心啊。

    “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哥哥的!”止水拍着胸口道。

    宇智波楠雄沉默了。

    不,你也只有12岁好不好?

    ——

    “这里就是我当初教鼬的地方。”宇智波富岳带着两个孩子来到宇智波族地训练场旁边的湖,“豪火球之术,是我们宇智波一族常用的火遁忍术,等级为C,也就是通常说的中忍级别。”

    对上佐助闪闪发亮的大眼睛,宇智波富岳卡了一下才继续道:“不过,虽然对其他人来说是高难度忍术,但对于我们宇智波一族来说却是学习火遁的基本忍术。”

    “嗯嗯!”佐助猛点头。

    “咳,这个术很简单,就是将查克拉聚集在喉咙后,然后从口中向前喷出火球,火球的大小和施术者的查克拉量以及控制能力有关系。”宇智波富岳说,骄傲道:“鼬第一次就吐出了和我差不多巨大火球!”

    “哥哥真厉害!”佐助拍手,“不愧是哥哥!”

    “嗯,佐助,楠雄,看好了,这是豪火球之术的结印式。”宇智波富岳转向巨大的湖泊,先是用正常手速开始结印:“巳—未—申—亥—寅,豪火球之术!”

    广阔的湖面上瞬间被宇智波富岳口中喷出的巨大火球笼罩,碧蓝的湖水和旁边翠绿的草木瞬间染上一层红色,站在边上的几人被扑面而来的热气掀翻了刘海。

    “哦哦哦哦!好厉害!”佐助叫道,小脸不知道是被热红的还是因为过于激动。

    很快,火焰消失,被吞噬的其他颜色也重新回来,只余水面上由于高温蒸出来的水汽袅绕。

    “怎么样?”宇智波富岳带了点期待看向两个孩子。

    “我要学我要学!爸爸再来一次!”佐助激动道。

    [……]宇智波楠雄对上富岳爸爸的视线,点了点头。

    于是宇智波富岳带着稍微复杂的心情放慢速度又给他们演示了几遍,将理论全部理清楚后,佐助开始了尝试。

    然后,吐出了一朵小火星。

    宇智波富岳:“……”

    “再来!有点感觉了!”

    佐助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

    宇智波富岳看向了一旁十分安静的楠雄;“楠雄不试试吗?”

    宇智波楠雄死鱼眼,还是在佐助好奇加鼓励的眼神中开始慢吞吞的结印。

    [豪火球之术。]

    一个不大不小的火球从黑发孩子的嘴里吐出,远不及宇智波富岳浩大的声势,但又比佐助的小火花好多了。

    “嗯,楠雄不错。”宇智波富岳点头,“要领都抓的很好,面积小是因为你人还小,查克拉还不多。”

    【这样已经很好了吧?毕竟不是谁都是鼬那样的天才,见我使用一次就完全学会,火球甚至比我还要大些的样子。】

    宇智波楠雄松了一口气,准备继续摸鱼。

    【我……是不是让爸爸失望了?】

    宇智波楠雄的步伐一顿。

    【哥哥是瞬间就学会的,楠雄也这么厉害,我……是不是……】

    他转头,发现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佐助,此时如同被抛弃的落水小狗一样站在那里,连脑后炸起的头发都耷拉了下去。

    宇智波楠雄:[……]

    “队长!”他们身边突然出现一个人。

    会叫宇智波富岳队长的毫无疑问就是警务部队的人。

    宇智波楠雄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又回头看已经打起精神继练习豪火球之术的佐助。

    他一开始还比较镇定,但是后来明显急躁起来,甚至不顾烧伤准备不顾控制来一个大的。

    [哥哥。]宇智波楠雄拍住他的肩膀。

    佐助瞬间回头,如果他有耳朵,那么此时毫无疑问竖了起来,但就算没有耳朵,他那双差点闪到宇智波楠雄的眼睛也足够说明他的激动了。

    【楠雄叫我哥哥了!叫我哥哥了啊啊啊啊——】

    “怎么了?楠雄?”佐助问。

    宇智波楠雄:[……]

    他竟然有了丝愧疚,因为佐助平时的各种行为和性子,宇智波楠雄总会忘了佐助才是哥哥,一直是把佐助当做弟弟看待的,把他当做弟弟一样宠和原谅,于是直接叫名字渐渐成为了习惯。

    在还小的时候,佐助倒是因为这个闹过,一定要他叫哥哥,但被他轻易糊弄过去了。

    没想到佐助对这个称呼的执念还在啊……

    [哥哥,不要急,我们慢慢来。]宇智波楠雄摸了摸他由于火焰更加炸了的头发,[哥哥很厉害,我相信哥哥一定会成功的,但是如果受伤了话就不能再训练了哦,还要喝超苦的药。]

    佐助的脸一下就皱了起来,宇智波家基本都是甜食党,虽然佐助不像哥哥弟弟那么疯狂,但还是很钟爱甜食,因此对于苦涩的药是万分厌恶。

    “好吧……”得到安慰又得到夸奖的佐助心情平静了下来,甚至还有点开心,“楠雄你看好了!哥哥一定会学会这个忍术的!不会落后你太久的!”

    打了鸡血的小公鸡恢复了活力,宇智波楠雄也就安心坐在树下继续咸鱼了。

    忍术这个东西真的很看天赋,理论就那样,如何施展全靠个人自己的感觉。

    他帮不了神谷清水,也同样帮不了佐助。

    甚至他刚刚的“豪火球之术”都是障眼法,他就是假装结印,然后用超能力吐了个火球出来而已。

    查克拉系统好麻烦,他不想去学习怎么使用查克拉啊……

    反正这个世界的感知忍者那么少,只有感知忍者才知道他那根本不是查克拉形成的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