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38章 笨蛋哥哥
    根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

    根是在三代猿飞日斩继位后,团藏以暗部培训部的名义成立的,只属于自己的独立组织,是他作为领导者的身份蚕噬木叶权利和利益在暗地里活动的部队。

    如果说忍者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存在,暗部是忍者中也非常见不得光的组织,那么根甚至连人都不能称得上了,他们甚至不再以人的一切作为基准,只是一个单纯的工具。

    所以宇智波楠雄最近的注意力多在止水身上,鼬那边,看他打退那几个来找茬的暗部就放心了。

    结果,却是鼬那边先出现了问题。

    最开始是鼬对佐助说:“人一旦有了力量,想不变得孤傲都难,纵使你的初衷只是追求出色,亦会如此。”

    佐助:“啊?”

    鼬:“优秀也是有烦恼的,有了力量就会被人孤立,也会变得傲慢起来,就算刚开始被寄予了最大的期望。佐助,你是我的兄弟,我会作为你必须超越的高墙而存在下去,持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算是被你憎恨也是一样,这就是被称作兄长的存在。”

    佐助哭了:“我错了我不和鸣人冷战了哥哥你不要讨厌我啊这次明明是鸣人的错!”

    鼬:“?”

    宇智波楠雄在一边凉凉道:[哥哥,佐助在学校很受欢迎哦,他最近只是被那群女生惹恼了再加上和鸣人冷战而已,并不是被孤立了。]

    鼬呆了会儿,然后笑了:“那就好,太好了。”

    过了两个月。

    宇智波楠雄坐在走廊上。

    (作者已经放弃了缘侧,太不习惯了。)

    他听见了房间里鼬和富岳激烈的争吵,听见鼬逐渐冷静的声音,听见鼬停止了说话,听见他起身开门,听见他走过来的沉重脚步声。

    [哥哥。]宇智波楠雄抬头看他,等他走近了,抬手扯扯他裤脚示意坐下。

    鼬的脸色很冷,但他盯了宇智波楠雄几秒,还是松了眉眼坐下了。

    “怎么了楠雄?这么晚还不睡?佐助呢?”他摸摸弟弟虽然炸但是意外很柔软的头发,心情稍微好了点。

    [佐助睡着了。]宇智波楠雄说,看着前面波光粼粼的池水,[哥哥和爸爸吵架了吗?]

    鼬的手一顿,他看了身旁的小孩几秒,叹了口气:“不是吵架,只是我们的意见有了分歧。”

    [能和我说说吗?]宇智波楠雄和他对视,[如果有问题的话就要说出来哦,说出来也许不一定能解决,但不说出来就永远解决不了,哥哥相信我吗?不是说可以依靠一下我的吗?]

    鼬和那双平静的黑眸对视了一分钟,然后转移视线抬头看去天上的月亮。

    又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还是开口了。

    “人,都是依靠自己的感知和认知来认识这个世界,但也是被之束缚着生活的,这就叫做现实。可是感知和认知是非常暧昧不清的东西,现实也许只是镜花水月,人都是活在自我意识中的,你不这么认为吗?”他说。

    [嘛,大概是这样吧,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是不同的。]宇智波楠雄说。

    “人为什么就不能互相理解呢?”他低声道,“为什么大家总是那么傲慢?为什么注意不到其他人的存在?为什么总是只看得到眼前的三寸之地呢?”

    [傲慢?]宇智波楠雄看向他,[谁?]

    “都是,大家都是。”鼬叹息,“无论是村子还是家族。”

    [哥哥,得出这个结论的你是不是也被傲慢遮住了双眼呢?]宇智波楠雄说,[对所有人进行评判,这也是傲慢啊。]

    鼬的瞳孔一震,他看向自己年幼的弟弟,看着那张连婴儿肥都还未退去的稚嫩脸庞。

    宇智波楠雄静静和他对视。

    鼬突然捂住了脸:“是啊,我也是,人一旦有了力量,想不变得傲慢都难,即使初衷只是追求出色。”

    他再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已经完全不同了。

    “自以为得到了一切,自以为无所不能,变得再也不相信其他人的力量……甚至不相信他人能理解自己的想法,这种自以为是,也是傲慢啊。”他说。

    [……]宇智波楠雄汗,[嘛,哥哥你自己很清楚的啊。]

    “不,这是刚刚得到的感想。”鼬伸手去摸他的头:“因为楠雄,所以我才反应过来,所以即使很困难,我还是会尝试将大家放在同一个层面上进行对话的。”

    [不……我觉得也不用对所有人都这样,还是要看人的。]宇智波楠雄赶紧阻止他朝另一个极端发展,[至少,可以相信作为家人的我们。虽然我和佐助还小,但是请相信我们,有时候哥哥也是可以依靠一下弟弟的,这才是兄弟啊。虽然爸爸很顽固,但是请多给他一点时间吧。还有妈妈,虽然妈妈什么都不说,但是妈妈其实什么都知道哦,哥哥,有时候也可以和妈妈说说话的。]

    [在担心村子家族和世界之前,也请多关心一些家庭吧,哥哥。]他说。

    月光终于穿破厚重的云层,鼬就坐在月光下笑了。

    “嗯,看来我这个哥哥还真是不称职啊,竟然让弟弟这么担心。”

    [嘛,我倒是觉得哥哥这种还算好啦。]宇智波楠雄的视线转移到游过来的几尾色彩鲜艳金鱼身上,[有那么一种傲慢,越傲慢越容易无视除自身之外其他事物存在的价值和合理性,越容易产生一种同自己相比,整个世界都很无聊可笑的感觉。]

    鼬皱眉:“这……”

    [这是自负。]宇智波楠雄说,[所以他们很容易自诩为救世主,觉得同伴无用所以抛弃同伴选择自己一个人背负所有。会觉得人们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根本不值得去守护。会觉得世界存在大量渣滓,所以干脆还是全部杀掉算了。会觉得这个世界悲惨而又可笑,必须要废止现世,再创造一个新世界。]

    沉默。

    鼬盯了宇智波楠雄半晌,然后不知道想到什么,竟然一下整个人都放松了。

    “呐,楠雄,能拜托你一件事吗?”他说。

    [什么?]宇智波楠雄一愣。

    “我希望你能看着我,一直注视着我,然后寻找我身上缺少和错误的东西。”鼬说,“楠雄的话,一定看得到吧。”

    [……]

    [啊,真是没办法呢。]宇智波楠雄伸出拳头,[谁叫你是我的笨蛋哥哥呢。]

    鼬失笑,和他轻轻碰了一下拳头:“被叫做笨蛋……这还是第一次,但是为什么竟然有点高兴呢?”

    [因为你是个笨蛋啊。]宇智波楠雄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