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42章 山雨欲来
    时间来到木叶56年,佐助和楠雄已经在忍者学校上了两年学。

    鼬也已经13岁,被三代任命为暗部分队队长。

    止水却没有听从团藏的话,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团藏的禁咒没起作用,但他却将这件事瞒了下来,经过和鼬的商量开始和三代进行接触。

    止水与其说依旧是根的成员,不如说是恢复了暗部的身份,只是在根卧底。

    三代猿飞日斩经由止水的报告和有意识的去调查,发现团藏的确有很多过分之处,甚至和大蛇丸有很联系,人体实验也有他的一分。但是让卡卡西将那个唯一幸存的木遁使者带入暗部后,他还是没有对团藏进行处理,只是开始慢慢削弱他的权力。

    长老们也开始动摇,逐渐分成两派,但主要还是以猿飞日斩这个火影党为主。

    卡卡西退出了暗部,开始按照三代的建议开始带忍者学校刚毕业的学生。

    同年,传来了大蛇丸叛逃晓组织的消息。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木叶得到不确定消息,大蛇丸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田之国大名同意,让他在国境内成立了音忍村。

    这让木叶的长老团们都炸了。

    如果音忍村的影真的是大蛇丸,那么大蛇丸将不再是木叶的叛忍,而是田之国音忍村的影,按理来说是拥有和火影一样地位的存在,木叶将不能再以叛忍的名义去追杀和逮捕他。

    于是木叶和宇智波逐渐紧张起来的气氛瞬间被这个消息压下去了很多,现在大蛇丸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宇智波这几年来似乎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议,不如说他们组中的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这两个天才是很明显的火影派。

    不如说,比起之前宇智波家族的蠢蠢欲动,这几年来的宇智波家族已经渐渐安分了下来。

    至少通过布满宇智波家族族地的监控并没有发现大量谋反发言和行动。

    这都要归功于止水、鼬和富岳三人。

    由止水和鼬作为村子和家族之间的缓冲带,再由富岳慢慢统一家族内的意见,告诉他们关于监控的事情,表示木叶其实什么都知道,但是三代并不准备做什么,只要他们不动手。但同时,只要宇智波不先动手,木叶绝对不会先下手,这是三代的保证。

    自然有很多宇智波不满意,他们准备谋反本来就是因为村子的一再驱逐,竟然还装了监控?这不是更过分了吗?这能忍吗?

    “那么就要因此牺牲大量的生命吗?就要重新挑起战争吗?你们确定在村子有准备的情况下能赢?”宇智波富岳问。

    他们无言了一会儿。

    宇智波一族都是极其骄傲的,被称为忍界第一族的他们现在竟然混到现在这个地步,这无疑是让人很窝火和不甘心的。

    “但是大蛇丸叛逃,最近更因为他建立音忍村的传言导致自来也和纲手都去找他了,现在的村子……”

    “你们太小看村子了。”宇智波富岳打断他,“我说了,村子是有准备的,不要因为九尾而小瞧村子,整个木叶村都是一个大阵,一旦启动没人会知道发生什么,而且还有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卷轴和忍者……”

    “这些且不说,就说付出巨大代价赢了,我们要怎么面对虎视眈眈的其他国家?据说造成7年前的那次九尾之乱的人,那个男人穿着晓组织的衣服,那么晓对木叶的觊觎也很深,他们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我们要如对付对神秘的晓?”

    他深呼吸一口气,当然这些都是鼬告诉他的,他原本也不知道。

    “宇智波家族的荣光迟早会恢复,但是前提是有你们在。”宇智波富岳说,“有人才有家族。”

    很多人开始动摇了。

    毕竟和平难得,战争无疑会死去大量的人,如果亲人和朋友因此死去了……

    “不要急。”宇智波富岳说,“相信止水和鼬,多给他们一点时间,你们也看到这几年的效果了,他们得到了三代的重视,宇智波已经开始重新回到世人的眼中。”

    “木叶不会再压制宇智波了,止水和鼬就是证明,鼬已经成为了暗部的队长,止水更是被三代托付了重大的秘密任务。”宇智波富岳松了一口气,“而我们要做的,只有将自己变得更优秀,无论何时,优秀总是不会错的。”

    一群宇智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沉默半晌,终于点头了。

    “好吧,那么就再看看吧,如果止水和鼬是真的被木叶高层接纳,那么我们也不是不能忍耐……”

    “只要让宇智波的名字重新响彻整个忍界。”

    “只要不是排挤宇智波,不让我们进入管理层就好。”

    “无论如何,像千手一族那样,不知道什么消失了都不知道的情况是绝对不可以的。”

    ——

    酒酒屋,路过的行人难得看见高大的银色卷发男人靠在门上发呆,嘴边的白色香烟头不断冒出缭绕的烟雾。

    “银八老师,抽烟可不好哦。”有人说。

    “这个不是烟啦。”坂田银时把嘴边的棍子拿下来,尾端赫然是一颗红色的棒棒糖,他给惊呆了的路人看完后就又塞回了嘴巴,棒棒糖的尾巴继续冒烟。

    “这只是因为我添棒棒糖太过用力才导致棒棒糖尾巴都冒烟了。”他说。

    所有人:“……”

    “哟,这不是三代大人吗?”他对路过的猿飞日斩挥了挥手,“要不要来喝一杯啊?”

    出乎大家预料的是,三代竟然真的笑呵呵进去和他喝酒了。

    “啊!还是酒酒屋的酒最爽了!”猿飞日斩把巨大的酒杯放下。

    “对吧对吧!”坂田银时在老板不善的眼神中给猿飞日斩再次倒满了酒,“这里的酒最棒了!”

    老板站在吧台里,想拦又不敢拦,最后只能用杀人一样的目光看坂田银时。

    最后两人都喝醉了。

    “嗝——”坂田银时打了个长长的嗝,“呐,我说啊,三代大人,底线不断后退,今天这个可以,明天那个也可以,原则这种东西迟早会被改得面目全非的,年龄越大越是这样哦。”

    猿飞日斩举起杯子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后一口喝完。

    “啊,或许真的是这样吧。”他说。

    ——

    根。

    团藏摔了拐杖。

    “那群宇智波!竟然连谋反的勇气都没有了!没用的东西!”

    他突然挥手,地上瞬间出现一个带着面具的根成员。

    “去音忍村。”团藏转身,把一个卷轴给他,“把这个亲手交给大蛇丸。”

    ——

    宇智波楠雄吃了一口咖啡果冻,身边飘起了幸福的粉红花花。

    他发现酒酒屋的咖啡果冻最好吃了,所以决定要保护好这里的厨师。

    谁都不能影响酒酒屋的厨师做咖啡果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