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44章 简直是灾难啊
    “楠雄认识他?”佐助皱眉,他看着阴沉沉的奈良鹿饼,有点警惕。

    [不认识。]宇智波楠雄说,重新拿出一本书又看了起来,[我看他好像很喜欢我的书的样子,就给他了。]

    “是吗?”佐助认真提醒他,“记得要问他要回来哦,我记得你还挺喜欢那本书的。”

    [嗯。]宇智波楠雄点头。

    因为奈良鹿丸和宇智波楠雄的关系,心惊胆战的奈良鹿饼上了一段时间学后,竟然发现没有人来找他的麻烦,反倒是交上了两个朋友。

    一个是漩涡鸣人,这个世界的主角。

    【我要是有鸣人那么快乐就好了……】他经常会这么想。

    一个是神谷清水,和他一样的穿越者,同样知道这个世界的事,同样知道齐神的事,于是天然就增加了厚厚的亲近滤镜。

    而且她是一个和旋涡鸣人很像的人,每天都快乐地笑着,对周围一切都抱有极大的好奇和善意,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值得他们烦恼的一样。

    某一天,一边坐着一个捧着书看的少年,神谷清水无聊拨弄着苦无,她又不敢去骚扰宇智波楠雄,于是用苦无把柄去戳奈良鹿饼的手:“呐,你这么喜欢看书的话,为什么不自己写一本呢?”

    “啊?”奈良鹿饼一愣。

    “对了,忘记给你说了。”神谷清水凑近他小声道:“就是之前跟你说的那个呆毛怪,他之前就是写书的哦,写的那本书还特别有名,叫《我的英雄》,你看过吗?”

    奈良鹿饼手一抖,书页哗啦啦乱翻,他震惊道:“《我的英雄》!?”

    神谷清水一拍手,笑道:“看来你知道啊,不过你没看过《我的英雄学院》,难怪看那本书没发现不对。他就是从英雄学院世界穿过来的,所以写了那么一本书,你就不想自己动手写吗?”

    宇智波楠雄看向两人。

    哦哦,清水做得不错,要是鹿饼沉迷于写书会安静很多吧?

    “可是……”奈良鹿饼低下头,“可是我原来的世界很普通,我的人生也糟糕透顶,没什么可写的……”

    神谷清水看出他的意动,直接问:“你就说想不想写?”

    奈良鹿饼又开始扣自己的指甲,然后小声道:“有点想试试……”

    “那就去试试嘛!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啊。”神谷清水鼓励他。

    “我会考虑的……”

    ——

    半年后,奈良鹿饼背包里装着一叠手稿来上学了,整整一天都十分坐立不安,要不是放学后宇智波楠雄叫住了他,他恐怕真的有可能不敢把手稿给他们看。

    最后脸通红的奈良鹿饼和神谷清水去到宇智波楠雄家玩,他抱着几乎要炸裂的心态看着两人将他的手稿看完。

    佐助也好奇地看了几张,然后不感兴趣地离开去训练了。

    宇智波楠雄的心态从[哇哦,文笔不错嘛],渐渐变成[噫……],最后完全变成了[………………]。

    《我的世界》

    奈良鹿丸这本书没有任何温情的一面,只有接连不断像俄罗斯套娃一样层层叠叠的阴霾,人心变成了可怕的黑泥,将书中所有人都吞噬殆尽。

    贵人将面孔挡在洁白的扇面后,穷人也举起短短的袖子,他们只露出一双弯弯的、看似满是笑意的双眼,所有人都在黑泥中笑着、沉溺着。

    无趣至极,丑态毕露,俗不可耐。

    “太冷了。”神谷清水说,“我喜欢温暖一些的故事。”

    “可是,阴谋和背叛是人间的常态啊。”奈良鹿饼说。

    神谷清水说:“是啊,所以才要从虚妄的书中寻找温暖,不就是这样的存在吗?”

    奈良鹿饼摇头,头一次强硬道:“不一样,我想写的不是那样哗众取宠、让人逃避现实的东西。”

    神谷清水叹气:“那没办法了,你写的很好,不过可能不会有很多人喜欢。”

    “会有人喜欢的。”奈良鹿饼竟然笑了,“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欢。”

    神谷清水:“哇哦!好酷!我支持你!”

    [嗯,加油,你写的很好。]宇智波楠雄整理好手稿,还给他。

    奈良鹿饼接过紧紧抱在怀里:“谢……谢谢你们。”

    ————————

    我叫宇智波楠雄,是个超能力者。

    所谓超能力,就是将常人的不可能化为可能,基本什么都能做到的能力。

    12年前,一对平凡的夫妇生下了一个男孩。

    好吧,也许父母称不上普通,生下的孩子也是双胞胎,还有一个大他五岁的天才早熟哥哥。

    但是,作为双胞胎弟弟的我,却是极度不平凡的存在。

    从出生那一刻就拥有数不清的超能力?

    生来就被赋予了一切,世上最幸福的人?

    开什么玩笑。

    我是生来就被夺走一切,世上最不幸的人。

    [赋予]的同时也意味着[掠夺],我得到了多少,就被夺走了多少。

    就像狗被人饲养后,它就不会自己去觅食了,就会丧失独自在野外生存的能力。

    就像被父母过分宠溺的孩子会被夺走自力更生的能力,离开父母什么也不会做,甚至会饿死。

    我也被夺走了很多东西,完成目标的成就感也好,惊喜派对时的惊喜也好,我都感受不到。

    我没有愤怒和悲伤,也没有喜悦和快乐,这就是我的人生。

    当然,事到如今,我也不是依旧沉侵在不满中,毕竟我已经习惯了将生活变得平稳普通,除了自己外并没有什么人知道我的烦恼。

    只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自从一而再,再而三地遇到一些麻烦的人,我的生活就变得不太受我控制了。

    那些充满个性却麻烦得要死的人,给我的普通日常生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是那种分分钟可以从日常番跳到恐怖逃生番的灾难。

    然后,现在竟然还有新角色在不断登场?

    最令我心累的是,那些看起来就超级麻烦的,不知不觉都和我扯上了不小的关系,比如新登场的麻烦角色竟然在毕业考试后和我分到了一个班。

    如你们所见,这是一个忍者世界,原身是一本叫做《火影忍者》的漫画。

    我今天刚好从忍者学校毕业,年仅12岁。

    是的,在这个可怕的世界,义务教育竟然只有6年!

    而且上课教的基本都是些杀人放火的技术,不是杀人放火技术就是火之意志的洗脑,说实话,毕业了我也着实松了一口气。

    忍者学校毕业后的小队一般都是两男一女再加上一个老师的组合,在这里我就先不吐槽这是什么可怕的三角关系和修罗场组合了,先说说我所在的这个小队。

    第九班,领队老师奈良鹿久,成员是我,还有两个被称作“穿越者”且熟知剧情的一男一女。

    女的叫神谷清水,是个有点傻白甜的少女,她对我的依赖性太强,这让我有点烦恼。

    男的叫奈良鹿饼,是一个很阴沉的少年,不太说话,但是只要不看书,内心的悲观心理活动都快把我这个旁听的人都听到怀疑人生的地步。

    当然,这个症状从他开始写书后好了很多,虽然偶尔心里会冒出十分可怕的想法,但总的来说似乎还是变好了,特别是当他的获得了不少好评后。

    至于领队老师,奈良鹿久是因为我和鹿饼才来当老师的,他可是上忍班长,平时也是火影的智囊,一般来说是不会给几个刚毕业的小子带队当老师的。

    除非里面有一个宇智波和自家的孩子。

    所以综上所述,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

    不,错了,大错特错。

    接下来,《火影忍者》的正式剧情就要开始了,一切都只是刚开始。

    只要随便想想原著中会在木叶发生的一切灾难,我就开始由衷地感到心累。

    算了,还是去吃杯咖啡果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