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48章 不是普通人
    分完班,被各自的带队老师带走,每个老师的教学方法都不同。

    总之,当佐助很快回到家里时,发现弟弟并没有回来。

    于是傍晚回来的宇智波楠雄遭到了佐助的盘问,生怕他遇到一个魔鬼老师,然后又被两个拉后腿的拖住了步伐,于是导致现在才回来bababa……

    宇智波楠雄:[……]

    [鹿久老师是个很温柔的老师,他带着我们去他家吃饭了,我还遇到了鹿丸,老师是他的爸爸,那是一个很温馨的家,饭菜也很好吃,别担心。]宇智波楠雄解释。

    佐助当然知道奈良鹿久是鹿丸的爸爸,此时得到弟弟的亲口确认,以及对方身上的确没有什么伤痕或者狼狈的样子,这才完全松了一口气。

    佐助很容易糊弄,但是鼬就没那么容易了。

    富岳爸爸和美琴妈妈最近很忙,已经几天没回家了,甚至连兄弟两人的毕业仪式都没赶上,于是鼬就更加注意两个弟弟了。

    等佐助去洗澡后,宇智波楠雄就再次推门出去,果然在走廊上看见了鼬。

    少年如今的身形除了还有些纤细外已经和普通大人差不多了,他还穿着白日里执行任务的忍者网状贴身黑衣,再加上黑色的长发,整个人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

    “楠雄。”他回过头,那种身处黑暗深处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他温柔笑着朝自己年幼的弟弟招手:“过来。”

    宇智波楠雄走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开始主动老实交代:[鹿久老师好像在怀疑什么,应该是关于九尾方面的,他好像在试探我,似乎是怀疑我故意藏拙。]

    鼬的眼里有笑意:“那么楠雄有没有在藏拙呢?”

    宇智波楠雄抬头看他,眼神真诚:[我就是一个普通人罢了,可能是这几年和鸣人走得近了才被怀疑的吧?]

    鼬摇头:“楠雄你是普通,但是你那两个队友可不普通。他们是故意的,那两个孩子表现的太明显了,他们本身就是很优秀的忍者了,那么让他们追随的楠雄还会是个普通人吗?”

    宇智波楠雄:[?]

    [他们也很普通啊?]

    鼬这下彻底忍不住笑了,揉了揉目露疑惑的弟弟头发:“不普通哦,楠雄。”

    “普通人呢,在明天的测试中就会被刷掉大半,因为现在已经不是战争时期了,木叶不需要那么急促毕业的孩子,因为12岁左右的孩子作为忍者基本都是不合格的。”

    “那两个孩子,其实很明显能够看得出来,他们已经不应该被叫做[孩子]了。”鼬说,“无论性格看起来如何,他们实际上是很冷静的,是对这个世界有固定认知的,他们心里有什么坚持了很久的东西,这是一般的孩子不可能存在的。他们两个,其实是能够独自生活下去的人,除了不思上进和天真外。”

    宇智波楠雄:[……]

    宇智波楠雄盯着他。

    鼬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无奈道:“所以说,哥哥我并不是普通人啊,止水也不是,我们现在可是被盯的很紧的。本身拿我们做比较就已经够说明问题了呢,楠雄,要是拿佐助和鸣人做对比呢?”

    宇智波楠雄想了想,然后僵硬了。

    不,那是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两个个人也完全不是普通人的样子啊!

    “你们班上理论第一名的那个春野樱?”

    宇智波楠雄:[……]

    “以聪明出名的奈良鹿丸?”

    宇智波楠雄:[……]

    “日向家的宗家公主日向雏田?”

    宇智波楠雄:[……]

    宇智波楠雄开始怀疑人生。

    “其实也不用太担心。”鼬摸摸他的脑袋,“大家只是觉得有点奇怪,有点怀疑而已,因为他们真的很不像小孩子嘛。”

    “不过在忍者世界,不像小孩子的小孩子还是很多的,以他们的身世来看也不意外。”鼬无奈道,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意外的是他们两个对你的态度。”

    【啊,一向聪明好像什么都懂的楠雄竟然不明白这些,突然感觉好可爱——】

    宇智波楠雄:[……]

    呀嘞呀嘞,他现在全懂了,就是那两个家伙老拿对待什么神明一样的态度对他导致其他人产生怀疑了。

    因为他塑造的“普通人”形象很成功,那么“被不普通人崇敬的普通人”则会加倍让人感到异常。

    或许,我不应该隐藏和佐助一样的相貌的。

    毕竟颜值是可以解释一切的。

    但是他下一秒就狠狠否定了这个想法,看看佐助被烦成什么样子了,开什么玩笑,他宁愿和一群政客玩猜谜,也不愿意和一群可怕的女生玩躲猫猫。

    “所以说,因为有人怀疑你是故意隐藏实力,那么原因就很值得他们警惕了,毕竟你的确和漩涡鸣人的关系不错。”鼬说。

    宇智波楠雄:[?]

    那个见到他经常会炸毛,莫名有点害怕他的鸣人?

    “村子对宇智波的怀疑从来没有消失过,甚至有人因为我和止水的逐渐崛起更加阴谋论了,最近一段时间的局势又格外紧张,难免他们会比较在意你们。”鼬看向天空,以及那一轮硕大的月亮,“比起容易看懂的佐助,他们更加在意你到底是什么情况,所以佐助和鸣人那里派了卡卡西前辈去,你这里就派了最具智慧的鹿久先生。”

    “也不用太紧张。”鼬笑了笑,“他们两个都是很优秀的人,都是很温柔的人,而且他们迟早会发现,我们对木叶并没有恶意,那时候他们就会成为最可靠的同伴了。”

    “哗——”门被猛然打开,头发湿漉漉的佐助冲了出来,“好狡猾!哥哥和楠雄又丢下我一个讲悄悄话!我真的要生气了!”

    “佐助……”鼬无奈,熟练运用运转火系查克拉给他烘干头发。

    [在说你被鸣人亲了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佐助差点蹦起来,连忙尖叫打断他,“你在说什么呢楠雄!不要乱说啊!”

    鼬的手一顿,笑容僵住。

    对哦,他都忘记这回事了……

    “对了!我跟你们说!我那个带队老师简直太差劲了!”佐助手舞足蹈试图转移话题,“那个家伙带着几乎遮住一张脸的口罩!一只眼睛也被歪歪的护额挡住!最重要的是那家伙太吊儿郎当了!让我们等了好久才来就算了!自我介绍也乱七八糟的!除了他叫做卡卡西以外什么都不明白啊那个混蛋!而且被鸣人那么简单的恶作剧打中这真的是上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