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60章 第九班的悲惨之旅
    时隔两周后,第九班再次回到木叶。

    太阳已经落山,只有一点余光还留在地平线上照亮大地。

    奈良鹿久说任务报告交给他,将三个孩子赶回家休息。

    但奈良鹿饼表示想要跟着他,于是奈良鹿久就带着他一起离开了。

    神谷清水的情绪很低落,被蹦蹦跳跳的鸣人接回去了。

    宇智波楠雄看起来是最正常的那个,看到一大群宇智波跑过来迎接他时,那张似乎永远没有什么波动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无奈。

    “楠雄楠雄!你终于回来了!”佐助说。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鼬问。

    “楠雄饿了吗?先回家洗澡吃饭好好睡一觉吧。”美琴说。

    “为什么去了那么久?发生了什么?”富岳问。

    宇智波楠雄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专门守在村口等他回来,只得随他们摆弄,检查自己的身体情况。

    [因为委托对象跟我们一起回来了,由于他的腿的原因,再加上他强烈抗拒被鹿久老师一直背回来,所以我们是坐马车回来的,然后路上又遇到了点事……]

    ——

    虽然宇智波楠雄看起来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风尘仆仆,但是在家人眼中,他就是非常累了。

    于是被洗刷刷吃完饭塞进被窝了。

    至于任务的具体情况……止水被四人盯的浑身僵硬。

    “咳,好吧好吧,先放松一点,任务本身其实没有问题,就是那个任务对象,太麻烦了。硬是要坐马车回来,路上还遇到了土匪,所以现在才回来。”止水说,极度心疼自己,因为他的假期也刚好到期了。

    “土匪?!”四人紧张。

    “放心放心,他们没事,只是那个叫做奈良鹿饼的少年第一次杀了人。虽然是紧急情况下失手杀的,但对他们的冲击都比较大,这才是他们情绪低沉的主要原因。”止水连忙安抚。

    “还是从头开始吧。”止水无奈道,“去的路上很安全,只花了三天的时间就到了任务对象那里,但是一开始那个任务对象不愿意回来,态度十分恶劣,于是他们在那里停留了两天。第三天的时候,他的仇人突然找了上来,他这才愿意和楠雄他们回来。”

    这也太巧了吧?

    “虽然很蹊跷,但是我没有发现奇怪的地方。”止水说,“楠雄他们的任务对象叫黑川德也,他的那个仇敌是一名云隐村的上忍,据说是在第三次忍界大战时结下的仇,黑川德也杀了他的弟弟,所以即使战争结束后,他还依旧在寻找黑川德也。”

    “之前一直没有找到黑川德也,是因为黑川德也回村后就马上离开了木叶,知道他在泉之国疗养的也只有他的母亲。”

    “那为什么突然又找到他了?”富岳问。

    这也是美琴和鼬想问的。

    佐助倒是听了才恍然大悟:“对啊为什么?”

    偷听的宇智波楠雄:[……]

    佐助你还是回来睡觉吧。

    “虽然真的太凑巧了,但他就是刚进入温泉的时候,和黑川德也直接撞上了。”止水说,脸色有点微妙。

    当时的场面真的有点尴尬,尚不知情的几人那时对瞬间凝固的气氛很疑惑,但是后来想想,真的忍不住有点想笑。

    “因为鹿久前辈也在场,所以从他手上救下了黑川德也,但是他并没有放弃,一直试图杀死黑川德也,于是黑川德也决定跟他们回到木叶。”止水说。

    “那这个任务已经不是D级任务了。”鼬皱眉,“云隐村的上忍,至少得是B级任务。”

    “比一般的B级任务还麻烦。”止水无奈,“黑川德也不愿意被直接背回来,他自己雇佣了一辆马车,让楠雄他们当做护卫一路护送过来。”

    “这人怎么这样?”佐助很生气,“那个云隐村的没有追杀他了吗?他不怕吗?”

    “那个人一直跟在后面,估计现在还在木叶外面没走。”止水叹气,“估计是因为几次袭击都没有成功,所以他就放心了吧。”

    “因为是坐马车回来,马车外面还有护卫,所以他们不止一次被土匪和强盗盯上了。”止水在他们冰冷的视线中缩了缩脖子,“但他们都是普通人,没有造成什么威胁,只有一次,有一起被打劫的村民求他们救救被抢走的孙女。”

    “黑川德也不同意,但他们还去闯了山贼寨,里面的山贼也是普通人,但是却有一个用刀的高手,而且人数也很多,因此他们也不轻松。”

    “虽然最后没有人受伤,奈良鹿饼却失手杀了一个人。”

    佐助一下愣住了,他似乎是现在才明白【杀了个人】的意思。

    “然后,因为黑川德也经常要进入村子或者城镇休息,他们有遇到了一个被贵族欺压很严重的镇子,当时那个村子的人已经要疯了,趁着那名贵族来巡视的时候围攻他,要杀了他。”

    “楠雄他们就是在这个适合刚好进入了镇子,那时候贵族的护卫和平民的死伤都很重,他们一时不知道该榜谁,但是在那名贵族要被杀时还是阻止了暴动的平民。”

    “他们被平民也一起攻击,最后是佐助放了个巨大的豪火球之术将所有人都吓到了才安静下来。”

    “平民和贵族,不甘且愤怒的平民,恼怒且害怕的贵族。”

    “毫无疑问,要是他们就那样离开,暴动的平民一定会杀死那名贵族,如果帮助那名贵族离开,那他一定会带着人杀掉这些平民。”

    止水的声音很平静,房间也很安静。

    “然后呢?”佐助忍不住追问。

    “然后他们逼着那名贵族签下协议不会对那个镇子的人出手,不要很久,火之国大名那边肯定会有人来说这件事,我们也要做好准备。”

    止水不想在佐助面前多说这个,美琴、富岳和鼬也同样,于是顺势跳过这个话题。

    “后面他们又遇到了个对忍者很仇视的村子。”止水说,“虽然仇视,但他们没敢做什么,只是不欢迎的意思很明显,他们没有找到愿意接纳的旅馆,黑川德也还和里面的人发生了争执,最后直接离开了那个村子。”

    “后面就没有什么了。”

    止水终于说完了。

    但是显然其他人都还没回过神来。

    【怎么出去一趟遇到了这么多糟心事?我出任务那么多年都很少会遇到这样的事,楠雄干脆一下全遇到了。】

    宇智波楠雄在被窝里深深叹了口气。

    是啊,倒霉的他都想去找个神社拜一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