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61章 奈良鹿饼的决定
    由于这一次的任务超出意料,甚至最后被定为B级任务记入第九班的档案,第九班暂时也不用去接任务了,三代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

    只是奈良鹿久的任务却还没有结束,有关和云隐村那名忍者的事情,也需要和云隐村进行接洽。

    他们接回来的任务对象最近也在闹事,由于对方的性格太糟糕,奈良鹿久都不想再和他接触,但奈何还是有点担心那个奶奶,所以还是有在关注。

    最麻烦的还属火之国大名发下来的警告,上面说木叶隐村的忍者对某位贵族进行了威胁,要求他们给个说法。

    只是还不等他们想出办法,来进行接洽的那几名火之国官员却突然说不追究了,只要了些赔偿和道歉信就回去了。

    这反而让奈良鹿久警惕起来,觉得对方应该要搞更大的事,但是的确接下来一个月内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宇智波楠雄深藏功与名。

    不过,就在第九班终于开始重新接任务后,宇智波楠雄也遇到了麻烦。

    奈良鹿饼。

    经过一个月的休息,他看起来反而更憔悴了。

    他们接的是除草任务,奈良鹿久刚刚被一名暗部叫走了,所以现在是他们三人在田里拔草。

    在拔草之前,宇智波楠雄先进行了一次彻彻底底的驱虫。

    【不用感谢。】

    他总算是能下田了。

    农田的主人是一名老爷爷,看了一回儿就回去继续忙自己的去了,等他们拔完草,还需要叫老爷爷来确认一下才算完成任务。

    等到这一块地方只剩下三个人后,奈良鹿饼慢慢靠近了宇智波楠雄,沉默了许久的他终于开口了。

    “楠雄。”

    宇智波楠雄看向他。

    经过十几天的患难与共,奈良鹿饼终于改口直接叫他名字了,神谷清水倒还是开口闭口楠雄大人。

    “楠雄你知道这个世界的地图吗?”他说。

    神谷清水也看向了他。

    “不是岸本画的那张几个国家的地图,而是这个世界的地图,还是说那就是全部了?”奈良鹿饼问。

    “应该不会吧,后面从月亮上看地球,的确是圆的啊。”神谷清水对这个也很好奇。

    [这个世界是圆的,除去作者自己画的那个地图外,确实还有其他地方。]宇智波楠雄说,[只是其他地方都是大海,还有一些小岛,并没有其他大陆了。]

    奈良鹿饼瞳孔缩了一下,然后神情突然放松了,就好像放下了很大的重担一样。

    神谷清水的神情从惊喜一下变成了懵逼:“哈?也……也就是说,另外那个半球都是海洋吗?嗯……那么月之眼计划是真的能覆盖整个世界吗?”

    “这个就是世界的自我修正吗?”奈良鹿饼问。

    [嘛,算是吧。]宇智波楠雄再次拔断一撮草,无奈地交给两人解决,让他做这样精细的活真是太为难人了。

    [那么,你问这个是要做什么?]

    奈良鹿饼咬住下唇,用力到出血,低头的神谷清水没有看到,他赶紧擦了擦,可以清晰看到上面还有其他伤痕,看起来像是自己用手撕的。

    “我想要写一些,我原本世界的一些东西,一些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东西。”他说。“这个世界太奇怪了,我想要改变他们的思想,我不知道我做的到底对不对,但是他们绝对是不对的。”

    神谷清水一脸懵逼地抬头。

    【什么东西?鲁迅先生拯救国家那种的吗?等等,这个是不是有点熟悉?嗯……】

    “宇智波红莲!”她叫了出来。

    “不是他那种。”奈良鹿久摇头,“不是那种精神和哲学方面的,我对这个不擅长,我这样的人写不出那样的东西。”

    “秦始皇,你们知道吧?”他想了想,说出了这个名字。

    宇智波楠雄点头:[知道。]

    “……”神谷清水此时是真正的震惊了,“等等?等等!你的意思是?”

    “我想以这个世界为背景,写一个统一世界的故事,将一些体制和思想写上去,将一个好的可能性写出来。”奈良鹿饼说。

    “但是,这个世界和国家与我们世界的秦始皇那时候的情况不一样啊。”神谷清水担忧地看着他,她也发现奈良鹿饼的状态更加糟糕了。

    “我以前是学历史的,两个国家的历史我都有研究过。”奈良鹿饼说。

    “如果只是书的话……但是,他们看得懂吗?能接受吗?如果内容太过出格,杂志社和出版社会通过吗?”神谷清水也严肃起来,“这些你都考虑过了吗?都做好准备了吗?”

    她看出来了,奈良鹿饼不是说说而已,他是在认真考虑这件事,甚至像是在燃烧自己的灵魂一样。

    “试试,我想要试试。”奈良鹿饼说,然后看向平静的宇智波楠雄,第一次认真和他对上视线没有逃避。

    “等我写完以后,能拜托楠雄帮我送去杂志社吗?”他认真询问。

    不用说,为什么需要依靠宇智波楠雄的超能力隐藏自己,假如他写的东西真的能引起这个世界的轰动和变化,那么奈良鹿饼势必会受到波及。

    [可以。]宇智波楠雄看着他,[但是,你想好了吗?如果你写的东西成为了改变世界的导火线,如果是你导致了世界的变革。由此产生的那些动荡和生命,你能够背负吗?我帮你送稿子,也不能确定你能完全摆脱嫌疑。毕竟你是出过书的人,即使内容变了,但作者的行文风格是很难变的,有人会发现也不奇怪,你确定还要去做吗?]

    奈良鹿饼再次咬住嘴,沾满泥的手指狠狠搅在一起,他的眼神却很炙热坚定:“我确定!”

    神谷清水没有再说话,静静站在旁边看着。

    [呀嘞呀嘞。]宇智波楠雄叹气,[一个两个的,之后发生什么我可不管。]

    奈良鹿饼终于露出了近来第一个笑容。

    “嗯!”

    “谢谢你,楠雄。”

    [不用谢,我就是送个稿子而已。]宇智波楠雄正准备继续拔草,却发现隐形手套破了个口子,吓的立刻直起身,赶紧给手套丢了个时光回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