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63章 鼬的梦想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第九班今天的任务是找狗。

    无独有偶,和他们先后进出的第七班领到的任务是找猫。

    听着身后传来的惨叫,奈良鹿久若有所思地看着前面三个淡定的少年少女。

    “最近的任务,你们觉得怎么样?”他问。

    “嗯?还好吧,感觉挺轻松的。”神谷清水说。

    奈良鹿饼点头,因为轻松,还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去写书。

    [我很喜欢。]宇智波楠雄说,并已经找到了那只狗的位置,正想着如何不留痕迹地引着几人往那个方向走去。

    奈良鹿久:“……”

    “那个……难道你们不觉得,这些任务很无聊吗?总是千篇一律,还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们难道就不想去执行一些危险刺激点任务……”他说着就住嘴了,因为前面三个人都转身投来了惊诧的目光。

    [老师,你在说什么呢?我们只是区区下忍而已,还是刚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孩子,老老实实做这些任务积累经验锻炼自己就够了,追求刺激去做危险任务什么的,是绝对不可以的。]宇智波楠雄严肃道。

    “是啊,鹿久老师,现在这样的任务就足够了,你看我为了抓猫,速度和敏捷都快了很多呢。”神谷清水说。

    “这样在木叶就很好,我们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不喜欢刺激和其他危险的任务。”奈良鹿饼点头。

    面对三个学生一脸看熊孩子的眼神,奈良鹿久默默捂住了脸。

    不,并不是我因为追求刺激而想去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不如说我也对现在这样的咸鱼生活满意的不得了,但那是我啊!你们这群年轻气盛的孩子不正是追求刺激的年纪吗?为什么会比我一个中年男人还要丧啊?

    “你们不觉得自己太没有干劲了吗?难道对现在的这些任务就没有丝毫不满吗?”他有气无力地问。

    “没有啊!”三人异口同声道。

    [我们这样很正常吧,大家现在都是一样在执行D级任务啊。]宇智波楠雄说,他表示自己的行为绝对在普通人的范围之内。

    “为什么又是这样的任务啊!好无聊!”鸣人踹开了门,生气地走了出来。

    “就是啊,卡卡西老师,就不能换一些更有挑战性的任务吗?”小樱也很不满。

    佐助臭着脸,双手插兜:“这两个月来一直都是这样任务,我们也的确该执行一些更高级的任务,我的身手最近都变差了,还不如我自己去训练呢……楠雄!?”

    “所以说不要抱怨了,大家刚开始都是这样的啊……”丧丧的卡卡西在最后面。

    奈良鹿久看向三人:“看,这才是一般人的状态。”

    宇智波楠雄:[……]

    神谷清水:“……”

    奈良鹿饼:“……”

    含盐量过高真是抱歉了,但我们毕竟不是什么真正的少年嘛,被社会殴打过的成年人,含盐量高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楠雄你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佐助瞬间变脸,跑到宇智波楠雄身前关心问道。

    两个班对此都已经麻木了,只有鸣人在后面嘀咕了几句。

    [找狗。]宇智波楠雄说。

    “……”佐助脸上有黑线滑下,“哈哈,真巧,我们的任务是抓猫。”

    抓猫找狗,佐助表示这个在他小时候就已经玩腻了好不好!

    即使再怎么不情愿,两个班还是分开去做任务了。

    一方活力满满。

    一方含盐量过高。

    猿飞日斩站在窗口前,拿着烟杆笑了。

    ——

    由于某位超能力者的作弊,第九班很快就将那只白色的小狗抓了回来,这只是一只普通小狗而已,是村子里一个富商家孩子的宠物。

    像是这种抓猫找狗的任务,一般都是大家一起带着任务对象回到任务发布处结算任务的。

    任务结算完后,第七班也走了进来。

    不过也不意外,佐助对于抓猫这样的任务不能再熟悉了。

    不过那只猫的身份却不简单。

    火之国大名的妻子,志治美夫人的宠物猫,小虎。

    耳朵上绑着红色蝴蝶结的猫被浓妆艳抹的胖女人紧紧拥入怀里,它被对方涂满化妆品的脸疯狂蹭着,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被抓回来了!又回到了这个恶魔的手里!不要啊!放我走!死女人!死肥猪!我快要不能呼吸了!救命!救命!松手啊啊啊啊啊——】

    挣脱不开的它生无可恋地流下了泪水。

    宇智波楠雄:[……]

    好吧,我好像知道它离家出走的原因了。

    不,它那不是离家出走,而是逃命吧?

    就算不懂猫语的其他人都可以轻易看出那只猫的心情。

    “我好像知道小虎离家出走的原因了。”鸣人自以为小声地对他们说。

    目送开心的大名夫人和泪流满面的小虎离开后,反应过来的鸣人立刻开始闹了。

    “这种任务!可别再来了!”他跑到最中间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桌子面前,双手交叉大声道:“我想要执行更厉害的任务啊!”

    卡卡西的死鱼眼变得更加丧了。

    【哈……我就知道他差不多要开始闹了。】

    猿飞日斩笑了笑,将嘴边的烟杆拿下来,一一看过这群年纪的孩子,他说:“迫不及待想要执行更高级的任务,想要尽快展现自己的实力,大家刚成为下忍的时候都差不多是这样,但鼬却不同,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鼬?”鸣人愣了一下,“佐助和楠雄的哥哥?”

    佐助更是瞬间就严肃起来,严肃中还夹杂着点激动和自豪:“哥哥?为什么?”

    猿飞日斩和淡定的宇智波楠雄对视了几秒,随后对其他盯着他好奇看着的孩子道:“在鼬执行不知重复了多少次的任务后,我问他,任务千篇一律他会不会觉得乏味。”

    “我本想,他如果回答是,如果他希望执行更高级更危险的任务,我可以立即给他提升任务级别的。”

    猿飞日斩笑道:“但没想到,他却说:[不,恰恰相反,我希望自己能永远执行这样的任务。]”

    热闹的任务接待处瞬间安静了。

    猿飞日斩看着愣住了的几个年轻人,笑着将烟杆再次放进嘴里叼着。

    “你们能感受到,他这句话里的含义吗?”

    宇智波楠雄转移视线。

    啊,鼬的这个回答,他竟然丝毫不意外呢。

    对于无比期盼和平的鼬来说,现在能执行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任务,应该是最幸福和开心的事了。

    或者说,这就是他一直以来为之努力的目标和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