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66章 事情大条了
    一行人赶路,在大路上突然看见了一滩小水潭。

    神谷清水和奈良鹿饼都忍不住朝它多看了几眼。

    【出现了!】

    他们两个都不是火影迷,只是很久以前看过,甚至都没有刷过第二遍,所以就算无论再怎么理清头绪,对于剧情中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

    不过,波之国任务比较特殊,主要前期印象比较深刻,也很经典,所以他们连这个小水潭的细节都记得。

    宇智波楠雄原本没有注意,但是被他们两个这么一闹也发现那个水潭的奇怪了。

    先不说其他,在这种几天都是晴天的情况下,路上这么一大滩积水明显很奇怪好不好?

    九人从小水潭旁边走过。

    第七班三个货真价实的孩子丝毫没有在意。

    宇智波楠雄:[……]

    好吧,对于没有见识过忍界血腥残酷的小孩子来说,的确不是那么容易对周围的这些东西提起警惕。

    卡卡西似乎随意看了眼积水,然后不留痕迹和奈良鹿久对视了一眼。

    【我们就先不动手,考验考验他们的反应力吧,而且也需要看看那个达兹纳到底是什么情况。】

    【嗯,他们肯定会先干掉我们两个成年忍者,假装被干掉吧,我也想看看这些孩子们的反应。】

    宇智波楠雄盯着两人。

    怎么回事?你们也有心灵感应?原来眼神是真的可以看懂的吗?

    还有,看戏的情绪有点高啊你们。

    宇智波楠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也被感染了点恶趣味,或许也有点不想参与这次试炼的原因,于是也默默和掉到最后的两个老师走到了一起。

    在几人走过了小水潭后,只有一人大小的积水中突然冒出来了一个脑袋,额头上明晃晃带着雾隐村的护额。

    宇智波楠雄简直无话可说,为什么做这种杀人劫货的事情还要把村子的标志戴着啊?而且你头上那个尖尖的铁锥到底是用来干嘛的?冒出头那一瞬间他简直以为看到了鲨鱼。

    即使无法像宇智波楠雄那样不用回头也可以看到身后的情况,但是卡卡西和奈良鹿久在那一瞬间也进入了准备状态。

    几乎就是眨眼睛,积水里突然窜出两个忍者,一条布满利刃的铁索瞬间将不知不觉走到最后的三个人狠狠锁到了一起。

    那一瞬间伸手要将宇智波楠雄推出去的奈良鹿久:“……”

    被躲过了???

    是意外还是?

    “卡卡西老师!”

    “鹿久老师!”

    “楠雄!”

    “楠雄大人?!”

    “先是三只——”两个戴着铁质口罩的忍者出声,声音嘶哑,恶意满满。

    在一群少年惊恐的目光下,两人手上的铁索瞬间收紧,上面锋利的利刃刹那间撕裂三人的身体。

    “什……”所有人都失去了声音,满脑满眼都是碎裂的身体和刺目的鲜血。

    “噼里啪啦——”碎尸掉了一地,两个忍者却没有丝毫停留,夹杂着铺天盖地的杀气朝呆愣住的少年少女们冲去。

    与此同时,瞬间转移到旁边茂密大树上的三人悄悄蹲下了身体,找到最适合观看的位置注意下面的情况。

    “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奈良鹿久小声问,他可没想到卡卡西最后还搞了这么个血腥的幻术。

    “这个小鬼……”卡卡西则是看向身边的少年。

    宇智波楠雄无辜眨眼。

    “咳……”奈良鹿久用目光示意他下面的情况为紧,至于没办法顺带被他们一起带走的宇智波楠雄,还是稍后再说。

    “第四只——”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背后突然传来了森寒的嘶哑声音,杀气激醒了他。

    他下意识要动,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脑子无比混乱。

    他已经感受到冰冷的利刃爬上了脖子的皮肤,恍惚间似乎闻到了死神的吐息。

    但是,下一秒,随着剧烈的刀剑碰撞声和手背上一痛,死神从他背后消失了。

    鸣人回头的瞬间是佐助擦着他的脸飞速而过,刹那间,他似乎看到佐助的眼睛变成红色了。

    再仔细看去,他才发现那条无比恐怖的铁索被几个手里剑巧妙而又死死地钉在树干上,于是手和铁索紧紧连在一起的两个忍者也一起被钉在了树上。

    “竟敢!竟敢把楠雄——”

    紧跟而去的佐助身姿如同轻巧的黑猫一般落到刚刚站稳的两人手臂上,但是他回身刺向两人脖子的锋利苦无却带着如同从地狱而来的阴森杀意。

    [佐助!]宇智波楠雄直接从树上跳下来,把半空中的佐助扑到地上,和那双鲜红的眼睛对视,抓住他下意识挥出的紧握着苦无的手直接叫出了声:“佐助!哥哥!冷静!”

    佐助的手抖了一下,他怔怔地看着宇智波楠雄,手里的苦无“哐当”一声掉了。

    “楠……雄?”他伸出手去触摸宇智波楠雄的脸确认真实。

    “你没事?”他恍惚道。

    “我没事。”宇智波楠雄叹气,任由他紧紧抱住,拍着少年单薄颤抖的背安抚道:“我没事,刚刚都是幻术,是老师们的试炼,别怕。”

    而一旁,两个雾隐村忍者已经被卡卡西和奈良鹿久一人一个给打懵绑严实了。

    呆立的少年少女们也反应过来了,下意识去看刚刚还是满地碎尸体的地面,结果只看到了几截木头。

    “那……那是替身术!”鸣人反应过来了,根本连自己受伤的手都顾不上,开心地跑向那边几人。

    就算是早就知道的神谷清水和奈良鹿饼都出了一身冷汗,此时一下放松下来,腿脚都有点软。

    直面这种惊人的杀气和惊险场面,自己的思维和动作竟然完全无法控制。

    他们脑子一片空白,手脚冰冷,什么理智,什么冷静,什么剧情,都忘的一干二净。

    “卡卡西老师!鹿久老师!楠雄!你们都还活着啊!”小樱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现场气氛一度失控,卡卡西和奈良鹿久看了看佐助依旧猩红的眼睛和里面那颗黑色勾玉,两人互相看看,一边安抚情绪激动的少年少女们,一边想着事情好像有点搞大了。

    啊,事情的确大条了。

    宇智波楠雄抱着缓过劲来后就开始掉眼泪的佐助,有点后悔。

    呀嘞呀嘞。

    回去他要怎么给爸爸妈妈哥哥说,他们出一趟任务,佐助就开眼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