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67章 以左手的疼痛发誓
    神谷清水和奈良鹿饼比小樱和鸣人先缓过劲来。

    毕竟他们之前是见过死人的,奈良鹿饼更是亲手杀死过一条人命。

    虽然不是他本意,但杀了就是杀了。

    他们这次之所以也同样被惊住动不了,主要是因为太快了。

    忍者间的战斗,实在太快了,一切都是在眨眼之间。

    他们上一次虽然也遇到了忍者,但那个时候主要是奈良鹿久去对付了,他们并没有单独对战过其他国家的忍者。

    不得不说,忍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不仅仅是残酷的风格和不似人的杀气,还有最根本的身体素质。

    “我开眼了?”佐助擦干眼泪后,突然反应过来,开心道:“我开眼了!”

    [嗯。]宇智波楠雄看着他拿着锋利的苦无当做镜子不停研究着自己的眼睛,不得不感叹小孩子的注意力还真是容易转移,刚刚还要找老师麻烦的,转眼都忘到哪里去了。

    “只有一勾玉啊……”佐助开心完,又有点遗憾。

    [一般都是从一勾玉开始的,很正常。]宇智波楠雄说,[像哥哥那样一开就是双勾玉的很少。]

    【被虫子吓出三勾玉的楠雄大人是最没有资格说这种话的人吧……】

    宇智波楠雄当做没听到。

    “这就是宇智波家族的写轮眼啊!”佐助遭到了强烈围观,连卡卡西和奈良鹿久两个老师都好奇地凑了过来。

    最开始佐助那个气势他们没敢靠近,后来又哭的太惨不好意思靠近,现在终于笑了才忍不住好奇心跑过来围观。

    “好漂亮……”小樱捧着脸扭着身体道:“这样的佐助更加帅了啊啊啊——”

    “一勾玉啊……”卡卡西若有所思。

    “好神奇,为什么佐助的眼睛会变色?”这是完全不在状态的鸣人。

    “别都靠过来!走开啊你们——”佐助伸手去推他们,结果看到张牙舞爪的鸣人手背上的大片血迹,愣了一下,然后嘲讽道:“不会吧,胆小鬼,你受伤了?”

    “我才不是胆小鬼!”鸣人大怒反驳,然后翻过手来看了几秒才恍然大悟:“对哦!我被他们抓到了!”

    “对你个头,他们的爪子都有毒,快点把毒弄出来,把伤口割开,放出毒血。”卡卡西无语。

    “诶诶诶诶诶!?”鸣人大惊。

    “被乱动,毒会扩散的。”卡卡西恐吓他。

    【嘛,也不算骗人,虽然毒没有那么大,但的确也有毒。】

    宇智波楠雄起身,看看乱成一团的鸣人小樱佐助,觉得他们大概没有问题了,于是和其他人一起站到两个雾隐村忍者面前。

    “这是雾隐的中忍吧。”奈良鹿久说。

    “雾隐啊……”奈良鹿饼若有所思。

    “是啊,那是一群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会战斗到底而闻名的忍者。”奈良鹿久说。

    “为什么能看穿我们的行动?”一人问道,到了这个程度,他们还看不出来被耍就是傻子。

    “这几天都没下雨,像今天这样的晴天,路面上不可能有积水吧。”卡卡西走过来道。

    “你们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让小孩子动手?”达兹纳皱眉。

    卡卡西看着他:“只要我想,这些家伙一瞬间就可以杀掉,但我有必要知道,敌人的目标究竟是谁。”

    达兹纳视线转移:“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被盯上的究竟是你。”卡卡西走向他,“还是我们中的某个人呢?”

    “他们并没有攻击我。”达兹纳说。

    “但是他们的注意力一直在你身上,先干掉我们是因为你不具有威胁。”奈良鹿久也看着他,“达兹纳先生,到了这个程度,就不要再试图隐瞒我们了,否则出了什么问题,危险的还是你不是吗?”

    达兹纳拉了下斗笠,遮住他们的视线。

    “我们之前不知道你被忍者盯上了。”卡卡西走到他旁边停下,“你的委托,只是让我们保护你不受黑帮或者盗贼这些武装集团的袭击。而现在这种情况,是B级以上的任务,你仅仅以在造桥好之前负责保护你为名,如果敌人时忍者,我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个任务设定为高等级的B级任务。”

    “你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他说,“但虚假的委托也会让我们很头疼,现在要做的已经是任务范围之外了。”

    达兹纳低下头。

    “是啊,这任务对我们来说还太早了。”小樱小心道,“不做了吧,任务。现在应该先把鸣人的伤口割开,放出毒血,也需要麻醉,得回村子看医生才行。”

    “嗯。”卡卡西看向呆住的鸣人,烦恼地抬头望天,捧读道:“这下负担可就重了呢,为了帮鸣人疗伤,还是回村子吧。”

    负担。

    麻烦。

    胆小鬼。

    吊车尾。

    鸣人咬牙,突然拿出苦无,在众人惊恐的视线下狠狠插入自己的手背。

    “鸣人!?”神谷清水没想到他真的会这做。

    【卧槽!还真来啊!】

    【看着就超级痛!】

    奈良鹿饼也是下意识抓住自己的手。

    宇智波楠雄:[???]

    “为什么总是我在拖后腿?为什么总是这样?”鸣人低着头。

    “鸣人!你在做什么啊!”小樱大惊道。

    佐助皱眉看着他。

    “我啊,应该变强了才对!”鸣人的身体颤抖着,说明他此刻也是很痛的,他咬牙道:“不断完成任务!每天进行忍术训练!我应该变强了才对的!”

    “我再也不想等着别人来出手救我了!”他抽出手里剑,手背的血疯狂往外涌,“我不会受挫!也不会逃避!我不想输给佐助!”

    他举起那只手,对着所有人大声道:“以我左手的疼痛起誓,我会保护好大叔,任务继续执行!”

    “……”

    宇智波楠雄死鱼眼。

    虽然发言是很震撼没错啦,但是你这操作是什么逻辑?难不成忍者真的都是些喜欢伤害自己的抖M吗?

    “鸣人。”卡卡西叹了口气,“你割破伤口放出毒血是很好啦,但是伤口这么大,不快点止血的话,会死于失血过多的哦。”

    “……”

    半晌没人说话,这下气氛更加尴尬了。

    鸣人的脸渐渐青了,冷汗不停往下掉。

    “不赶紧止血的话,真的很危险哦。”卡卡西弯起眼睛。

    “啊——”鸣人急成了蚂蚁,跳脚伸手给卡卡西,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要啊!救命啊!我怎么能因为这点事情就死掉啊啊啊!”

    由于卡卡西捧住他的手时间太久,且神情逐渐凝重,鸣人的眼泪是真的挂到了眼角,他微微颤颤问:“那个,那个,卡卡西老师?我没事吧?老师为什么是这种表情啊……”

    卡卡西反应过来,唯一露出的那只凝重的眼睛瞬间弯成月亮,一边给他包扎一边道:“没事,没问题。”

    宇智波楠雄:[……]

    就算鸣人因为身体里九尾的原因,伤口已经愈合了,你也不能血都不擦就开始包扎吧?拜托做戏也稍微认真一点啊。

    还有旁边内心快要纠结死的达兹纳先生,说到底为什么要隐瞒这么重要的消息呢?因为钱不够委托B级任务?那真让普通下忍来执行这个任务,不是白白让人送死吗?

    心好累,他或许不该来掺和这趟任务的,感觉会变得更加麻烦的样子。

    想回家,想安详地躺在沙发上吃咖啡果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