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68章 任务的真相
    “达兹纳先生,追杀你的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会被追杀?请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吧,否则这次的委托就只能到这里了。”帮鸣人包扎完,解决完两个忍者后,卡卡西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达兹纳身上。

    “是的,反正也没有离村子多远,回去还是很简单的,又因为你先隐瞒消息,所以也不算违反规则。”奈良鹿久说。

    在两人逼问和一群孩子的注视下,达兹纳终于还是松口了。

    “看来是不得不说了。”他看向几人,“不,请务必听我说。”

    “正如你们所说,这工作恐怕在你们任务范围以外。”他说。

    【这不是废话吗】

    “其实我的命早就被一个超级可怕的人给盯上了。”他说。

    “超级可怕的人?”鸣人好奇道,“是谁?”

    “你们应该也听过他的名字。”达兹纳严肃道:“那就是海运公司的一个大富豪,一个叫卡多的人。”

    “什么?卡多的话……”卡卡西震惊。

    “就是那个卡多公司的?”奈良鹿久皱眉,“听说他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富豪。”

    “谁?谁啊?什么什么?”鸣人追问。

    奈良鹿饼和神谷清水对视了一眼。

    【那个卡多这么厉害的吗?】

    【世界屈指可数的大富豪?那他怎么那么容易就被解决了?感觉好low,是记错了吗?嗯……记不清楚了,就记得是个有钱人。】

    宇智波楠雄:[……]

    完全靠不住啊这两个人。

    “没错。”达兹纳说,“表面上他是海运公司的老板,背地里却利用黑手党与忍者买卖着毒*品和违禁品,最终甚至会侵占其他企业和国家,以做全见不得人的勾当为生,是个无恶不作的坏蛋。”

    神谷清水and奈良鹿饼:“……”

    【有……有这么厉害吗?岸本最开始的设定过分了吧?】

    【莫……莫慌,有楠雄大人在呢!】

    “大约是一年前,那家伙看上了波之国。”达兹纳继续道,“他凭借财力跟暴力肆意妄为,瞬间就垄断了岛上的海上交通和运输,像波之国这种岛国,只要掌控了制海权,就等于支配了所有财富、政治和国民了。”

    “现在卡多唯一惧怕的,就是以前开始就在建的那座桥的完工。”他说。

    “原来如此,所以造桥的大叔就会成为卡多的阻碍了。”小樱思索道,“那刚刚碰到的忍者们,就是卡多派来的了?”

    “但是,我还是搞不懂。”卡卡西怀疑地盯着他,“对手是这样连忍者都出动的危险人物,为什么要隐瞒实情委托我们呢?”

    达兹纳转移视线看向一旁的大树:“波之国是个超级贫穷的国家,连大名都没有钱,我自然就更一贫如洗了,我没法承担B级这样高等级任务的报酬。”

    他叹气:“算了,如果你们取消了任务的话,我一定会被马上杀掉的。”

    所有人:“……”

    “没关系,也没必要放在心上。”他抬头幽幽望天,“就算我死了,也只有我那8岁的可爱孙女会终日以泪洗面。啊,然后我的女儿啊,也会一生恨着恨着恨着木叶的忍者,然后只能这样怀抱仇恨孤独孤独孤独地活下去吧——”

    大家的表情变得很难以言喻。

    “不,没什么,反正这也不是你们的错。”他假装伤心抹泪。

    所有人:“……”

    【什么鬼!这个大叔嘴里完全没几句真话啊!他明明就只有一个孙子!】

    【演技好假!浮夸!】

    神谷清水和奈良鹿饼瞪着他。

    宇智波楠雄无语,不再管这个男人。

    不管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人,现在他们都不可能真的丢下他不管。

    一是他身边这群人都不是这样的人。

    二是,这个男人说的波之国困境是真的,他会死也是真的,如果放任不管,事情真的闹大,木叶可能真的脱不干净关系。

    忍者世界的仇恨连锁就是这样一不小心就会链接起来,层层叠叠,对对错错,如同俄罗斯套娃一样纠缠不清。

    卡卡西和奈良鹿久对视了一眼,装模作样也纠结了半晌,最终摊手叹气:“算了,真没办法啊,那我们就继续保护你吧。”

    “哦,那可真是感激不尽。”达兹纳笑道。

    【耶!赢了!哈哈哈,年轻人们,还是太嫩了啊!】

    宇智波楠雄默默离他远了几步。

    这个男人,真是个糟糕透顶的委托人啊。

    无论委托人如何糟糕,任务继续执行。

    到了晚上时,几人找了个安全的树林准备休息。

    鉴于这一次的任务危险性,他们并没有点火,只是打开披风准备就这样睡。

    “咦?那我呢?我怎么睡?”达兹纳震惊,他穿着短袖,白天还好,但是晚上睡在森林里,作为一个普通人毫无疑问会受凉。

    “你之前是怎么来的?”卡卡西无语。

    “当然是住旅馆啊!”达兹纳理所当然道。

    所有人:“……”

    看这人酒不离身的样子,再加上他这个样子,他们真怀疑委托的钱是不是被他花完了。

    “好吧。”卡卡西叹气,把自己的披风给了他。

    “卡卡西老师,你自己没关系吗?”小樱生气道。

    卡卡西眼睛一弯:“没关系,像老师这样的忍者是不会怕区区夜风的。”

    守夜由两位老师负责,奈良鹿久负责上半夜,卡卡西负责下半夜。

    “嘛,我以前是暗部,很习惯夜晚活动了。”卡卡西小声对奈良鹿久说,奈良鹿久无奈同意了。

    佐助本来是想和宇智波楠雄将披风重在一起睡的,理由是楠雄身体不好,怕他感冒。

    被宇智波楠雄十动然拒了。

    好吧,佐助认为是弟弟在其他人面前害羞,没有坚持。

    宇智波楠雄躺下,闭上眼睛,意识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顺着之前在那两个忍者身上下的标记找过去,在一个森林里找到了个大头蘑菇一样的奇怪房子。

    “居然失败了!?”一声怒吼传出来。

    宇智波楠雄进入屋内,看到三方装束不同的人。

    上午看见的那两个忍者跪在地上。

    站在一群黑西装前面的矮小男人指着他们气道:“听说你们是非常厉害的忍者,所以才高价请你们来的!”

    “啧。”大大刺刺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不耐烦啧了一声,抗在肩上的大刀“唰”地指向他们,“叽叽歪歪的吵死了,这次就由本大爷用着斩首大刀杀掉他吧。”

    “真……真的没问题吗?”矮小男人被吓了一跳,“敌人似乎也请了相当有实力的忍者,是木叶的忍者呢,连鬼之兄弟的刺杀都失败了,他们现在加强警戒了的话,可不是件容易的……”

    “你以为本大爷是谁啊?”男人打断了他,眼神阴鸷道:“我可是人称雾隐鬼人的,桃地再不斩。”

    宇智波楠雄看向他。

    原来如此,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的再不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