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宇智波楠雄的日常 > 第69章 关于写轮眼的二三事
    这人的穿着真奇怪。

    脑袋上歪歪带着雾隐村的护额,奇怪的是,清水他们明明说再不斩是一个叛忍,为什么他的护额却没有被划掉呢?

    然后是包裹了整个下半张脸的白布,连鼻子都紧紧裹住了,说话间还可以清楚看见嘴巴的动作,他不难受吗?

    脖子,他的脖子上竟然缠着一条黑色的皮带,像一根围巾似的挂在脖子上。

    最主要的是,他的上身没有穿衣服,只有那一条黑色皮带,以及两只手臂上奶牛波点斑纹袖子。

    下面的裤子倒是好好穿着,就是样式有点像睡裤,鞋子是高筒袖子同款样式。

    宇智波楠雄:[……]

    再看看一边跪在地上的两个忍者,他陷入了沉思。

    是不是,其他地方的忍者,都以奇装异服为流行?

    ……幸好他出生在木叶。

    听了一会儿他们的计划后,宇智波楠雄很快就离开了,意识回归的时候,正好听到鸣人的大嗓门。

    “佐助佐助!写轮眼是什么啊?”他像个蚕宝宝一样扭到佐助旁边问。

    “鸣人,早点睡觉,不要聊天。”卡卡西睁开眼睛。

    “诶?但……但是,是真的睡不着啊!”鸣人抗议。

    今天经历了这么多刺激的事,一群半大的少年怎么可能马上睡得着呢。

    “睡不着也要闭上眼睛。”卡卡西说,“说完写轮眼就立刻睡觉。”

    “嘁,卡卡西老师小——气——”

    卡卡西额头蹦起一个十字架。

    看戏的奈良鹿久再次觉得还是自家学生可爱。

    鸣人立刻看向佐助,小樱也好奇地凑近了些,神谷清水和奈良鹿饼也投来了期待的目光。

    【快说快说!关于写轮眼的具体资料我也记不清了!】

    宇智波楠雄闭上眼睛装睡。

    “写轮眼,也就是三大瞳术之一,是我们宇智波一族的血继限界,即使是宇智波也只有小部分人能够开启。”佐助说。

    “三大瞳术?血继限界?那是什么?”鸣人更加迷茫了。

    “你上课到底听了没有啊!”小樱怒瞪他,“三大瞳术就是宇智波家族的写轮眼,日向家族的白眼,以及传说中的轮回眼。血继限界的话,是指一种一般情况下只能由血统继承的术,除了同血脉的人可以继承外,其他人都无法习得,即使是写轮眼都无法复制。”

    “哦……哦。”鸣人似懂非懂。

    佐助没管他,继续解说:“写轮眼的瞳术,是从目光衍生,由瞳孔散发出来的力量。也就是说,是瞳术的使用者,能在瞬间看穿所有幻术、体术和忍术,并同时反弹回去的力量。”

    神谷清水睁大眼睛:【等等,体术?不是说体术是写轮眼唯一的克星吗?】

    鸣人张大嘴巴:“这么厉害?!”

    佐助沐浴在众人惊叹羡慕的眼神下得意道:“但写轮眼所拥有的力量并非仅仅而已,更厉害的是,写轮眼不但可以看穿对方的技巧,同时还能加以复制。”

    “诶!?”鸣人震惊,“难怪你老是考第一!这个能力也太方便了吧!”

    “笨蛋!佐助是今天才开的写轮眼!”小樱忍无可忍锤了他一拳。

    小樱的力量可不是一般女生娇弱的力量,直接把鸣人打的哭唧唧不敢再说话了。

    佐助哼了一声,嗤笑道:“即使没有写轮眼我也是第一,在我开眼以后就更加如此了,鸣人,你要被我甩远了哟——”

    “诶诶诶诶诶?”鸣人直接从地上弹跳起来,“不要!我不要!佐助你作弊!!!”

    “砰!”吵吵嚷嚷的鸣人被卡卡西一拳头锤到地上,“好了,现在安静睡觉。”

    【写轮眼的力量根本不止如此啊!它还可以开高达!】神谷清水盯着宇智波楠雄的背心道,【不知道楠雄大人的高达长什么样子呢?】

    宇智波楠雄:[不,我不需要高达,谢谢。]

    奈良鹿饼见收集不到什么情报了,于是再次陷入自己的世界:【三大瞳术,对了,还有三大瞳术,血继限界,还有那九只天灾尾兽……呜……这个世界好危险……】

    ——

    第二天,一行九人早早醒来出发,早餐是传说中的兵粮丸。

    宇智波楠雄丝毫没有好奇心,假装吃掉了,其实是被他放回去了。

    然后看着其他人脸色发青地扶着树干呕。

    “你们要习惯啊。”卡卡西和奈良鹿久无奈,还是拿出干粮来让几个孩子吃。

    宇智波楠雄默默啃饼干。

    习惯是不可能习惯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至于下辈子,他就不会遇到兵粮丸这种反人类的东西了。

    虽然他们由于之前的袭击而提起了警惕,但这一天没有遇到丝毫危险,风平浪静的让第九班泪流满面。

    如果这次还是像上次一样老是遇到糟糕的事情,那么他们恐怕真的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类似“出村必遇事”的debuff了。

    为这平凡无奇的一天干杯!

    晚上,几人留宿在港口城市的一个小旅馆,宇智波楠雄终于能理直气壮光明正大的买咖啡果冻吃了。

    一路上已经非常熟悉面无表情感情淡薄的少年竟然露出这样的表情,不得不让众人侧目。

    即使是熟悉他的人都是这样,无论经历过多少次还是觉得很神奇。

    “这么喜欢咖啡果冻的吗?”

    “咖啡果冻有这么好吃吗?”

    没吃过咖啡果冻的几人忍不住也买了一份。

    [那是当然!]宇智波楠雄眼睛发光,亮闪闪差点闪到其他人,[伴随着咖啡豆醇厚的芳香,进而与牛奶的邂逅,诞生出别样的风味,原汁原味封入包装的高雅滋味,是罪孽深重的奢侈佳品啊!]

    被他注视的人下意识点头,迷茫附和道:“啊,啊……”

    宇智波楠雄满意地重新回到咖啡果冻的世界,幸福地眯起眼睛喟叹道:[只要吃一口,就能瞬间忘记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不好事情,无论是糟糕的委托人也好,叽叽喳喳吵死人的小孩子们也好,烦人的老师们也好,追杀的奇怪忍者也罢,在这一瞬间都没关系了。]

    糟糕的委托人:“……”

    叽叽喳喳吵死人的小孩子们:“……”

    烦人的老师们:“……”

    “所以说不是我的错觉吧。”卡卡西小声对奈良鹿久道,“这个小鬼的性格其实意外地糟糕啊。”

    “啊。”奈良鹿久无奈,“是有点隐藏的毒舌,以及很难发现的恶趣味。”

    宇智波楠雄:[……]

    我听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