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秽土转生开始 > 第002章.剑圣
    “呵!”

    “接下来可真是麻烦了!”

    猿飞日斩的内心,直接沉到低谷。

    看着前面。

    那两具插满密密麻麻手里剑的棺椁已经让人心情沉重,可现在继而出现在大蛇丸背后的那具棺椁,更是让猿飞日斩的心头都多了几分悲凉感。

    这时候他的脑海里竟然开始了几分发散般的胡思乱想。

    “我还以为自己会是首个寿终就寝的火影呢…”

    “看来长寿还未必真的是个好事!”

    猿飞日斩心里忍不住苦笑。

    这是实话。

    作为第三代火影,他带领曾经还席卷在战争中的村子走向和平。

    并且在四代目火影战死在九尾之夜后,重新以三代目火影的身份接起村子发展的重担,尽管其中还有数次危机,但依旧慢慢的走到了现在的繁荣局面。

    只是没想到,这承平已久的木叶忍村,竟然会出现如此的危机。

    而危机的源头还是自己造成的。

    “大蛇丸。”

    猿飞日斩眯眼看着那道穿着白色长袍,有着紫色腰带的身影:“如此亵渎死者,难道你就不害怕……”他的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遭到报应吗?!”

    “我会害怕遭到报应?!”

    大蛇丸在棺椁后阴恻恻的笑着:“猿飞老师,您还在说什么天真的傻话?”

    他的眼里满是歇斯底里的疯狂和对一切世俗观念的漠视:“已经到了现在,为何我要害怕那所谓的报应?”说着他更是嗤笑一声:“不知道您喜不喜欢我送给您的礼物,猿飞老师,不不不…”语气微顿,却更加玩味和嘲弄:“应该说,木叶忍村的,尊敬的,第三代火影大人!”查克拉涌动,一股特殊的术式成型。

    就在大蛇丸的面前,两具满是手里剑的棺盖缓缓向前倾倒,旋即就重重的摔倒在大殿瓦片上,一股混杂着寒意的阴气瞬间就在棺椁中弥漫出来。

    并且还有两道各自穿着挂甲和战斗服的身影出现在里面。

    “嘭——”

    “嘭——”

    两道棺盖重重的砸在大殿顶端,溅起的灰尘和阴气散开。

    而那两道棺椁里的身影,此时也随着查克拉的引领而走出来站定,裸在外面的身躯上整体都带着诡异的青灰色,以及更加怪异的无数拼凑般的裂痕。

    站在原地摇摇晃晃,就仿佛是被人操纵的提线木偶。

    不对。

    他们就是提线木偶,看上去就让人头皮发麻!

    “咯嘣——”猿飞日斩看着面前的两具摇摇晃晃的尸体,双拳都紧握着发出脆响,胸膛里的怒火都在升腾:“这是亵渎!这是先辈的亵渎!”

    四紫炎阵的结界外,有些暗部成员却还在惊疑。

    “这…他们…”

    “难道他们是…”

    那些年轻的暗部成员只是觉得眼熟。

    可对于那些年长,还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某些暗部忍者来说,此时的心情更是五味杂陈,还有同猿飞日斩这个三代目火影心中一样,带着极度的怒火。

    “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间…”

    “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

    猿飞日斩喃喃自语般的解开了这个秘密。

    结界外。

    那些年轻的暗部成员都是瞬间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

    “初代目和二代目?!”

    “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吗?!”

    对于某些禁术,木叶忍村内看管的一向较为严格,因此便是暗部成员都没有接触过,例如现在的秽土转生,甚至那些才加入的暗部忍者根本就没听说过。

    能进行解答的,除了结界内的大蛇丸和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之外。

    还是那些经历过战争时代的老暗部们。

    “这是秽土转生!”

    “以特殊的媒介为基础!”

    “沟通阴间!”

    “将死者的灵魂召唤回来的禁术!”

    听闻这些解释,那些年轻的暗部成员们都是眸子瞪大。

    他们突然明白。

    现在出现在面前的不仅仅是模样相似的傀儡。

    换句话来说,就应该说是从黄泉世界归来的,属于木叶忍村历史上的那位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间和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真正的灵魂?!

    “火影大人!火影大人!”

    “就算模样相似!您也绝对不能大意!”

    已经有暗部忍者在那大喊着提醒。

    “我当然知道…”

    猿飞日斩看着面前的身影,心情越发复杂。

    他曾经年轻时所处的时代,实际上就是初代目火影和二代目火影的时代,他本人更是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的弟子,现在重新看到老师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波动?

    阴气弥漫,两个先火影的尸体也已经逐渐站定。

    查克拉输送完毕。

    就在面前。

    三具全身都遍布诡异裂痕的尸体缓缓睁开抬起头。

    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间和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青灰色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几分人气,并且随着全身开始弥漫的查克拉,记忆也已经开始复苏。

    原本没有丝毫神采的眼眸里,灵魂的光彩缓缓出现。

    “很久不见了,猿飞。”

    初代看着猿飞日斩,茫然的首先开口。

    旁边。

    二代千手扉间发出意味深长的鼻音:“…哦?”

    他歪了歪脑袋,似是若有所思:“是你啊。”他看着猿飞日斩那满是皱纹的老脸和佝偻瘦小的身躯缓缓道:“你也上了年纪了嘛,猿飞。”

    这熟悉的声音响起,猿飞日斩却莫名的恢复了心神。

    “嗯。”

    猿飞日斩凝重的开口:“想不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你们两兄弟再会。”他的心里的那个决定变得越发明显,但语气却更加坚硬起来:“可真遗憾…”

    面前刚刚从棺椁里走出来的初代和二代,这时候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

    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微微眯眼。

    “秽土转生吗?”

    他显然对局势的察觉更为敏锐,缓缓转身。

    就在身后,他发现了还在阴恻恻笑着的大蛇丸:“看来用禁术召唤我们出来的,就是这个年轻人呐。”说着更是自嘲般的冷哼道:“很厉害嘛。”

    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间微微皱眉:“秽土转生?”他看向猿飞日斩,语气带着凝重:“那么这么说来,猿飞,我们必须要一战了吗?”

    只是还没回答,身后那阴恻恻的声音笑了。

    “可不是这样。”

    大蛇丸伸手轻轻结印:“还有哦。”

    查克拉波动出现。

    “嘭——”

    棺盖砸落在瓦片上的声音出现。

    同时,就在他的身后,一道还是摇摇晃晃的青灰色身影,就在那股浓郁的阴气中缓缓走出来,仿佛是浑身伴随着细微的雾气,来到了两个火影旁边。

    没有穿着任何甲胄或挂甲,修长的身影只是穿着身羽织长袍。

    模样也是如猿飞日斩般的干瘦苍老。

    须发皆白。

    甚至脸上和皮肤上都有着明显的老年斑。

    脚上随意的穿着双木屐,脑后也随意的用细绳挽着到背的银白长发,只是那有着诡异裂痕的脸上,却带着几分不怒自威般的气质,如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哪怕穿着打扮如此寻常,同样让常人看去都在心底生出敬畏之心。

    “那是…那是谁?”

    “究…究竟是什么人?”

    这次。

    不仅仅是年轻的暗部,便是那些年长的暗部也是愕然。

    看着那道摇摇晃晃在最大棺椁里走出来的老年身影,此时都有些愕然,只有少数人的脑海里有所印象,在这种紧张的局面之下怎么都没想起来。

    但对于猿飞日斩和初代及二代这三位火影来说却并不陌生。

    “苇名剑圣!”

    “苇名一心!”

    猿飞日斩缓缓开口,眸子里同样震惊。

    尽管有所预料。

    当他真正看到出现在面前的这位老者时,内心中还是极为震撼:“还真的是这个家伙!”他看着大蛇丸紧紧咬牙:“看来你真的是下了番功夫!”

    终于,有资格极深的暗部忍者随着名称而想到了这个老人。

    “竟然是苇名剑圣?”

    “那个从木叶成立之前就横行忍界的终极武士!”

    “拳法和剑术传承的开创者!”

    “具有龍胤之伟力的苇名一心?!”

    暗部众人瞬间哗然。

    没错。

    他们都已经想到了这个老人曾经的辉煌,还极为熟悉!

    因为不仅在密档里,就在木叶的教科书上都流下了只言片语,尽管略过了某些较为血腥和容易引起邻国争议的文字,但谁都知道这位曾经的辉煌。

    “据说成立木叶就有这位苇名剑圣的影子!”

    “此生还从未真正加入过木叶忍村!”

    “初代火影死后,于第一次忍界大战外敌不敢轻犯木叶的绝对威慑!”

    “可惜只身外出时遭遇埋伏,被二代水影和二代土影联手袭杀导致阵亡!”

    “不过这死也依旧在忍界留下惊天动地的一笔!”

    “以高龄垂暮之年,力敌巅峰壮年的二代水影和土影,哪怕战死还将两人打至重伤!”

    “继而引得两人趁机互相反目,再次大打出手导致同归于尽!”

    “可谓以一人之身,换两影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