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秽土转生开始 > 第003章.一心
    已经有暗部忍者将这位苇名剑圣的生平道来。

    说的也不过是简要概况。

    可就这些,依旧让那些年轻的暗部忍者们如遭雷击般震撼。

    尤其是看着那道浑身都弥漫着瘆人阴气,如提线木偶般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干瘦身躯,眼里哪怕知道这不过是个瘦骨嶙峋的老者,呼吸却已经轻轻屏住。

    能在历史上留下如此显赫名声,足以说明这个老者多么的强大。

    而就在结界内。

    压力最大的那个人,还是单打独斗的猿飞日斩。

    此时他满是皱纹的额头都已经出现了大片汗渍,尽管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抉择,但看着面前这位唯一以‘剑圣’之名纵横忍界的强者,依旧感到几分悲观。

    想想这位苇名剑圣曾经的战绩,没人无动于衷。

    “苇名前辈?”

    “苇名一心?”

    初代目和二代目这两兄弟的声音也郑重出现。

    不过。

    各自的称呼却有区别。

    千手柱间称呼的就是较为尊敬的前辈之字眼。

    作为同样在前忍村时代横行的强者,自然相互都颇为熟识,此时再次见面也忍不住感慨道:“当初我和斑那家伙创建忍村,还多亏了前辈的建议呢。”

    只是以冷漠词汇称呼的千手扉间对此嗤之以鼻:“难道提出个建议,就能成为建立木叶的功臣吗?”说着他的脸色更是稍稍差了几分:“如果这家伙能加入木叶,听从木叶布置的战略规划,第一次忍界大战的时候也不至于会被别人联手杀死。”

    想到当初的各种意外,包括和二代雷影结盟仪式上发生的云忍村叛乱,连自己都无奈力竭而亡,千手扉间更是冷哼道:“这家伙根本就没把木叶放在心上。”

    这段话说完,旁边的千手柱间却脸色极为愕然。

    “什么?”

    他的眸子里也带着不敢置信:“你说苇名前辈被人联手杀死了?”

    他看向旁边还带着积愤之色的千手扉间:“苇名前辈的实力可相当强悍,当初我和斑那家伙联手,估计胜算也就和前辈五五开,他怎么可能会被人杀死?”

    千手柱间于终结谷之战后,因和宇智波斑的激战而导致重伤不愈。

    死后。

    旋即便爆发了第一次忍界大战。

    所以他对某些情况根本不了解,毕竟黄泉阴间和阳世属于两回事。

    不过对于他的疑问和不敢置信,作为同样参加过第一次忍界大战的猿飞日斩则是缓缓道:“没错,苇名剑圣的确死在了战争中,也的确是被别人所击杀。”

    缓缓呼吸,猿飞日斩看着那道缓缓接近过来的苍老人影,眸子里的忌惮已经极为浓烈:“因为苇名剑圣以比我现在这个年纪还要大的高龄垂暮之年,受到埋伏的前提下还力战处于壮年巅峰期的二代水影和二代土影,最终将这两影打的身受重伤后,才最终因年老体衰被二代水影用水遁将他拖在原地无法行动,从而被二代土影拼尽全力爆发的尘遁所最终击杀。”说着他还忍不住自嘲的苦笑一声:“我自愧不如。”

    他的确自愧不如,现在面对柱间和扉间这两兄弟,他就已经感觉颇为吃力,何况还加上了这位苇名剑圣,以及展开这些阴谋的罪魁祸首大蛇丸。

    怕是施展了旋涡家族的封印禁术,成功与否还算是两说。

    面前。

    还有自我神智的初代和二代也微微默然。

    对于苇名剑圣的实力,他们当然知道的清楚,但真的没想到竟然临死前的战果如此辉煌,竟然还能以高龄垂暮之年的状态,拖着两个影同归于尽。

    就算两个影的死因,实际上是各怀鬼胎后的翻脸所造成的。

    但是。

    双方之所以会翻脸,还是和苇名剑圣有关。

    若不是他生生将两影打的都是重伤,导致自以为战胜后的双方想要趁机继续扩大战果,估计这曾经同样在忍界鼎鼎大名的二代土影和二代水影也不会死。

    想到这里,站在面前的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脸色也黯淡了几分。

    “猴子。”

    千手扉间此时缓缓开口:“接下来你可要小心了。”

    他已经察觉到关注进如今体内的查克拉已经处于满盈状态,因此警告:“我和大哥正处于秽土转生状态,根本不可能对你有丝毫留手的。”

    柱间同样也缓缓点头道:“你也要拿出真本领了。”

    不过在身后。

    “啪嗒——”

    “啪嗒——”

    木屐踩在碎裂瓦片上的声音逐渐出现。

    那道身影过来。

    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初代和二代的中间,于稍后位置处缓缓站定,浑身那股属于黄泉的阴气褪去,裸在外面的青灰色肌肤也随着查克拉的注入而变得有如活人。

    同时属于灵魂的波动,也逐渐降临在茫然的两眼中。

    “唔——”

    带着几分沙哑之声的轻叹缓缓出现。

    这位来自苇名国的剑圣轻轻的抬头:“这里似乎有点眼熟…”他那苍老且瘦骨嶙峋的身体站直,扭头看着周围的四紫炎阵:“原来是…木叶忍村啊?”

    他脑海里的记忆开始复苏,包括在曾经互相融合过的记忆。

    看着周围。

    都是能和脑海里剧情对应起来的人物和地点。

    嘴角忍不住翘起微微的笑意:“这可真有趣。”他扫过这熟悉的场景,此时却按照当初他的计划那般真正经历其中,那抹嘴角的笑意越发翘起:“我回来了。”

    没有什么能比离开黄泉阴间,回到阳世成为活人更来的舒心。

    对那些有执念的人一向如此。

    “哼!”

    可就在前方:“没想到连大名鼎鼎的苇名剑圣也有如此执念。”

    千手扉间发出冷哼:“你以为自己是复活了?”他本就和这位苇名剑圣的关系一般,因此语气也较为漠然:“可惜你现在成了被人操控的傀儡罢了。”

    这话说得毫无客气,几乎算得上是当场打脸。

    却是实话。

    千手柱间连忙圆场:“扉间,你怎么能和苇名前辈这样说话。”

    不过他说着也在苦笑着圆场:“苇名前辈或许不明白什么叫秽土转生。”他解释道“这是种能打破时空和生死的界限,通过特殊的媒介来传导,能将已经死去的亡者,重新从阴间召唤到阳世,但这可不是什么复活,而是介于生死之间的傀儡。”

    面前的猿飞日斩也沉声补充:“苇名剑圣前辈,现在的你尽管还有自己的意识,但接下来你就会被身后的施术者操控,这对您来说无疑就是种亵渎和侮辱。”

    千手扉间此时又是冷哼着道:“可惜有人还觉得有趣!”

    “没错。”

    苇名却轻轻点头笑着:“的确蛮有趣的。”

    他缓缓握拳,这具体内磅礴的查克拉随着他的心念而涌动:“竟然和我当初拥有的查克拉量差不多。”他扭头看着身后的大蛇丸赞赏的点头:“做的不错。”

    就在他那如遭受意外而瞎掉的左眼位置,一抹细微的白斑悄然出现。

    “您的龍胤之伟力我如何能忘却呢?”

    大蛇丸阴恻恻的笑了:“您能回来,当然要准备充分。”

    秽土转生之术的查克拉灌注已经完成,他看着苇名剑圣的笑意也露出几分嘲弄:“看来就算是强大如您这般,也希望离开阴间而回到阳世呢。”

    苇名剑圣却对他露出玩味的笑容:“难道你不想长生不老吗?”

    大蛇丸阴恻恻的眯眼:“……”

    但没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源头似乎就在面前这个苍老的家伙,原本当做底牌而召唤出来的这个苇名剑圣身上,甚至是有种目前的局势,正在超出他的掌控般的感觉。

    “那你们这些老头子就不要闲聊了。”

    夜长梦多。

    大蛇丸没有继续犹豫,手里多了绑着纸符的三把手里剑:“那就开始吧。”他来到三人后方,伸手将其插进后脑勺里:“接下来,杀掉面前的三代火影!”

    “嗡——”

    操控的术式和预先准备的媒介术式成立。

    查克拉波动出现。

    面前以秽土转生召唤而来的三人顿时开始向前缓缓走动起来,同时各自分开,尤其是左侧的千手柱间和右侧的千手扉间,更是隐隐将猿飞日斩夹住。

    曾经在前忍村时代就配合默契的千手两兄弟,联手颇为熟练。

    “猿飞!接下来要小心了!”

    “别死在我们手上!”

    或许是操控三人没办法精确控制,所以两兄弟还能说话提醒。

    但只是开口说完两人就闭口不言,因为他们两人明白,手下留情之类的选项根本做不到,如果随意的开口提醒,引起情绪波动导致意外那就糟糕了。

    “我知道!”猿飞日斩闷声回答,做好战斗架势想以静制动。

    “嗤——”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苇名却发出轻笑:“剑圣怎么能没有剑?”

    他缓缓伸出了右手,直接在旁边的某个如同隐藏空间般的地方伸进去:“这时候也该让我那可怜的孙子留给我的那把剑出来了。”他的语气颇为复杂。

    同时,随着他的右臂缓缓在那道虚空里拿出来。

    一把有黑色莲花作为护手的武士刀。

    此时也被缓缓抽出。

    “此乃…”

    “仙峰寺所铸的黑不死斩!”

    “还是我那可怜的孙子最后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