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秽土转生开始 > 第005章.龍胤
    “呼——”

    汹涌的烈焰在猿飞日斩的唇中呼啸而出。

    炽烈无比。

    瞬息之间,结界内便化为一片熊熊火海。

    前方,刚好冲过来的初代和二代,此时都被这股席卷过来的烈焰覆盖,更是将两人还要冲过来继续近战肉搏的想法生生打断。

    猿飞日斩感受到了苇名剑圣带来的压力。

    因此。

    他打算以更干脆的手段暂时创造出优势。

    眼眸转动,目光快速且细致的扫过周围的环境:“要来了。”认真起来的猿飞日斩无愧于影级强者的身份,更无愧于他如今这忍术教授的名号!

    尽管年老体衰,速度和力量以及反应等,都不及年轻那会。

    可如今他有的。

    却是岁月沉淀带来的丰富经验和更高超的控制能力!

    何况就在猿飞日斩的心中,已经做出了无畏的抉择,在这种前提下,就算面对两位先火影和不亚于影级的强者苇名剑圣,亦是心态平稳。

    都已经这么大把的年纪了,他心里可没用什么遗憾。

    连死都是为了保护木叶村。

    “值了!”

    猿飞日斩咬牙,身形急速后退十数米。

    但没停。

    几个起落之后双手结印。

    “土遁!”

    “土流壁!”

    查克拉在喉咙中涌动,旋即如呕吐般涌出大滩大滩的泥巴。

    但脚下的大殿屋顶却仿佛出现了地震般剧烈晃动,不过还没眨眼间的功夫,一道岩壁在脚下继而出现并急速拔高,竟然形成了十数米之高的峭壁。

    猿飞日斩顺势跳到了顶端,看似干瘦的身形此时犹如猿猴。

    因为就在峭壁的底端那边。

    “哗啦啦——”

    铺天盖地的大水仿佛冲破堤坝般涌出的泄洪。

    如万马奔腾。

    带着汹涌的恐怖之力,瞬息间便将弥漫在结界内的熊熊烈焰全部扑灭,同时带着水流的惯性,硬生生的砸向了猿飞日斩原本所处的位置。

    也就是现在,他刚刚用土遁创造出的峭壁的底端。

    “轰——”

    “隆隆——”

    扑来的洪水凶狠的冲击着峭壁底部。

    声响震耳欲聋。

    峭壁顶端,猿飞日斩则是缓缓喘息:“真是可怕。”

    他当然知道这汹涌扑来的洪水来源:“不愧是号称水遁宗师的二代目。”环视周围:“竟然能在没有水源的地方释放出如此强力的水遁。”

    查克拉的运用,实质上还是在引导自然界查克拉。

    换句话说。

    就是引导自然界内存在的查克拉能量。

    只是现在,他的呼吸稍稍急促了几分:“要尽快了。”显然刚才激烈的近战搏杀以后,又见招拆招所使用的忍术,着实是让上了年纪的他难以长时间维持。

    刚想观察四周,但一丝悸意却在此时,出现在心头。

    “要遭!”

    猿飞日斩下意识的就想跃身躲避。

    可没想到。

    就在大水扑灭大火而形成的滚滚蒸汽中有风声传来。

    初代的身影出现在里面,几个起落间,借着蒸汽阻碍视线的机会便来到了猿飞日斩面前,似是鼓足了全身的力道在狠狠挥拳,猎猎风声直冲面门。

    同时身下峭壁底部的位置,二代的身影也踩着水面冲过来。

    两者竟然联手发动了奇袭!

    “躲不过去了!”

    猿飞日斩的眸子里出现了几分悲凉。

    太老了。

    若是处于巅峰期那会,这类合击之术他轻松就能避开。

    现在却连躲都躲不了,只能勉强把飞跃躲避的动作转成防护状态,两手两臂上附满查克拉并交叠着护在胸前,如同多了面查克拉盾,想要暂且缓解攻势。

    猿飞日斩不期望能完全挡住,能稍稍挡住小多半力道就心满意足。

    至少。

    接下来他能直接施展那个术,好展开反击!

    不过就在此时。

    “噌——”

    “噌——”

    两抹刀光就在猿飞日斩的身边闪烁而过。

    接着。

    苇名一心的身形就缓缓在他的身边落下,轻轻站稳。

    脊梁笔直,站在峭壁顶端仿佛一株本就生长于此的古松,对比旁边还佝偻着腰大口喘息着的三代目猿飞日斩,双方的气质竟好比天上地下。

    不单是双方状态表现的气质。

    还有经历。

    曾经为苇名国主,以剑圣之尊身居大名之位。

    苇名一心的气质,本就是高居庙堂的上位者,外加年老后所研究的佛法经文,哪怕就是安静的站在原地,外人看上去都有股稳坐中堂的不怒自威之感。

    可现在的众人看向他后,目光里都带着极度的震惊之色。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我没看错吧?”

    “苇名剑圣竟然拔刀救了火影大人?”

    结界外一片哗然。

    原本都在为三代提心吊胆的暗部忍者们,此时都不敢置信。

    尤其是看着峭壁外,已经被各自腰斩而跌落到水里的两位先火影,最终将目光凝向苇名剑圣的时候,竟然都各自张目结舌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现场就是这个现场,事情就是如此危机的事情。

    可为什么。

    本应该是敌人的苇名剑圣,很突兀的就把火影大人给救了?

    连那些经验较为丰富的老暗部忍者都相当愕然,看着缓缓转过身来,对着大蛇丸方向的苇名剑圣,忍不住咽了口唾液:“他不是被秽土转生给召唤来的吗?”

    哪怕他们不了解秽土转生,但却知道这个术连二代目都没办法解开。

    要知道。

    这个术可是二代目火影研究出来的顶级禁术。

    就是那个刚刚被苇名剑圣斩断腰部,直接跌落到水里的千手扉间所研发的的禁术,如今自己还是被操控的傀儡状态,显然自己没有能力主动解开。

    实际上别说是这些暗部忍者,就算大蛇丸都变得怒目圆睁。

    他都没能想到这一幕。

    “该死!”

    大蛇丸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正常的殷红:“竟然解开了!”

    他阴恻恻的咬牙看过来:“心里的不安变成了现实吗?”他阴狠的呢喃:“我明明用柱间细胞加强过转生媒介,连召唤出来的实力都削弱了几分!”

    这是他的惊愕,更是疑惑,还是压根没预料到的严重失误。

    缓缓喘息。

    大蛇丸忍不住阴恻恻的笑了:“不愧是苇名剑圣。”

    只有这个名字能完美回答如今的情况,毕竟当初他从龙地洞中无意得到了部分苇名剑圣的遗骸,他就对这具曾经纵横忍界的强者历史精心研究过。

    为了以防万一,他将苇名剑圣的召唤媒介,用的就是植入了大半柱间细胞的克隆人,甚至其细胞数量要比召唤千手柱间本人的媒介还要更多数倍。

    但依旧没有想到,哪怕是降低了起码三成实力,依旧失控。

    “主动挣脱了秽土转生?”

    峭壁顶端。

    站在苇名一心旁边的猿飞日斩,此时正震惊的喘着粗气:“这是真的假的?”他当然分的清楚真假,苦笑着低头致敬:“苇名一心大人,真是许久未见。”

    两人当然是认识的,不过认识那会的猿飞日斩还是个小孩子而已。

    换句话来说。

    猿飞日斩认识这位威名远播的苇名剑圣。

    至于反过来。

    苇名剑圣认识不认识当时只是猿飞家族少族长的猿飞日斩,那估计就说不准了,毕竟当时执政的千手家族和同级别的宇智波家族,可都比猿飞家族更强。

    不过对此,苇名一心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嗯。”

    这就是他的回应。

    实际上。

    他当然认识这位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

    微微眯眼,看着远处颇有些气急败坏模样的大蛇丸,嘴角微翘:“还真是遗憾,年轻人。”他同样也认识这位在动漫里人气不低的前期反派。

    融合进脑袋里的异界记忆让他知道了很多。

    包括剧情。

    包括人物。

    包括现在,他该如何选择,才能让他的计划更完美的实施。

    苇名一心淡淡的开口解释:“这具媒介里的柱间细胞的确能抑制查克拉,同样能帮忙抑制灵魂。”他语气微顿道:“可惜你只是漏掉了一点细节。”

    不远处的大蛇丸微微眯眼:“…龍胤之力?”他脸色阴沉。

    “没错。”

    苇名一心没有掩饰的点头。

    因为。

    就在他的面部左侧,道道白斑已经清晰可见。

    若仔细看去就能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斑痕,而是细微的如同鳞片般的东西,带着几分古朴的洪荒气息,肆意的在侵吞着这具秽土转生身躯里的一切生机。

    拥有龍胤之力的苇名一心,其能力已经不亚于源之宫内的那条樱龙。

    何况现在。

    已经结合忍界查克拉能量,彻底改变命运的他,更要超出那条樱龙。

    缓缓握紧手里的不死斩鞘,苇名一心轻轻的向前迈步:“我去解决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两兄弟。”他扭头看着猿飞日斩:“你来单独对付大蛇丸,能办到的吧?”

    猿飞日斩微愣,旋即感激的重重点头:“那接下来麻烦苇名前辈了!”

    “麻烦?”

    苇名一心轻笑:“这可不算什么麻烦。”

    他缓缓低下头,看着已经重新连接起来的两个先火影,似是呢喃般的说道:“如何让我那可怜孙子留给我的执念,能得到解脱,才是真正的麻烦啊!”

    将手扶在黑不死斩的刀柄上,他的眸子深处有深邃的黑色出现。

    “又要回到那了吗?”

    “真是…”

    “恐怖的无间地狱!”

    直接抬头,那双漆黑的眸子瞬间扫过面前的柱间和扉间两兄弟。

    就在两人察觉到不对的时候。

    不知何时,四周已经不是那四紫炎阵的结界内,而是在眨眼间突兀的变成了,被浓厚的雷击云层笼罩下的,遍布着轻柔的惨白般细碎茅草的荒郊野外。

    而旁边不远处,则是座被熊熊燃烧着的大火所包围的城。

    “回来了啊!”

    沙哑的嗓音里带着眷念和执念。

    因为这就是他的…

    苇名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