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秽土转生开始 > 第006章.黄泉
    山风撩起了城上燃烧的大火。

    如红苗摇曳。

    “轰隆隆——”

    沉闷的雷声回荡在漆黑浓厚的乌云中,震耳欲聋。

    但每当雷霆在云层里出现,接着劈落下来的时候,那瞬息的电光便会在这恍若死寂般的无间地狱中炸裂出极致的明亮,犹如白昼镜像,却闪瞬即逝。

    天地间光影闪烁,似是有大恐怖在其中落根发芽生长。

    或许。

    也只不过是满地的白色茅草在轻轻摇曳。

    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两兄弟就站在其中,原本漠然的表情,此时也多了几分愕然——他们察觉到秽土转生后附带的操控术式,竟然削弱了大半。

    两人相互对视,此时都发现了对方眼里的几分忌惮和凝重。

    “秽土转生!”

    “解!”

    削弱控制以后路,两人直接将秽土转生的控制效果给解开。

    对他们而言这并非难事。

    只是,等大蛇丸施加的控制给解开以后,两人却没有继续战斗,反而各自并肩站在原地处,看着前方那道正背对着自己的瘦骨嶙峋的苍老身影。

    让他们眨眼间就从木叶忍村,来到这个莫名地界的施术者。

    “苇名一心。”

    千手扉间缓缓开口:“真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懂时空忍术。”

    这在前家族执政时期的忍界,他就曾经听闻这位苇名剑圣,可并非只懂得剑术和体术,还包括各类及各属性性质的忍术,自然也包括时空忍术。

    但苇名一心的回答却颇为平静:“你看上去似乎有些吃惊?”

    轻挪脚步。

    他瘦骨嶙峋的身躯缓缓转过来:“实际上,你们要吃惊的时候,还在后面呢。”苍老的面孔上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手里的黑不死斩同样缓缓抬起。

    就带着剑鞘,对准了不远处的柱间和扉间两兄弟。

    “嗯?”

    两人的眉头紧皱。

    脸色。

    此时都带了几分沉色的凝重。

    这动作本就有着开战的含义,哪怕没有明说出来,对于早在前家族执政时期就扬名忍界的两位木叶先火影,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其中表达出的战意。

    在他们被拉进了这处空间之后,这个情况实际上就在意料之中。

    “请等等!”

    千手柱间脸色有些无奈:“苇名前辈,这是不是还有什么误会?”

    他开口的语气极为诚恳:“我们已经解开了术式的控制,现在拥有完整的人格,并且随时能解开这个秽土转生之术,没必要继续这场没意义的战斗!”

    只是在他说话间,性格隐忍且谋而后定的千手扉间则微微靠后。

    查克拉涌动少许。

    看着不远处的苇名一心,他实际上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对于千手柱间的理想主义态度,千手扉间则室一向信奉现实主义态度,如果这场本就不占优的谈判稍有破裂的痕迹,那就会悍然出手率先发动攻击。

    相处多年,他对苇名一心那孤傲且偏执的性格,算是相当了解。

    而事实上。

    结果同样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因为举剑抬手的苇名一心并未放下胳膊:“这是有必要的战斗。”

    他苍老的脸上反而带起几分淡淡的笑容:“我谋划了百年世间,为的就是现在。”轻轻的似是呢喃:“我那可怜的孙子还希望我能…复兴苇名呢!”

    就在他说话间,一道昏黄的雷霆在云层里瞬息出现。

    “轰隆隆——”

    仿佛这片天地都回应着他的话。

    苇名一心此时的心神都稍有恍惚:“弦一郎,难道你也听到了吗?”他转身看着身后那熊熊燃烧的城,恍惚的喃喃道:“你可知晓这天道是何其无情?”

    天道滔滔,人世间琐事,不过如漂泊其中的尘埃般渺小。

    逆天而行的艰难他已经知晓。

    现在。

    他从百年前的布局,就为了顺应天命。

    而就在他对面不远,千手柱间还试图挽回局面:“苇名前辈,请原谅我的冒昧,可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战斗的理由,您对木叶也有感情的不是吗?”

    但苇名一心只是平静的缓缓道:“我只是在顺应着天命罢了。”

    “哼!”

    “还啰嗦什么?”

    已经暗中做好动手准备的千手扉间瞬间消失。

    他早就不耐烦了。

    “幻术!”

    “黑暗夜行之术!”

    上来就是属于他最为精通的幻术,黑暗瞬间降临。

    同时他整个人极速前行,就仿佛来自海洋身处袭来的狂风,短短眨眼间就来到了苇名一心的身前,手里的苦无好似刁钻的毒蛇,直接朝着胸膛心脏刺去。

    原本千手扉间已经想好了被挡住以后,该如何变招再次攻击。

    “噗——”

    可没想到苦无径直的就刺入了胸膛里。

    没有受到丝毫阻碍。

    甚至,连抬手挥剑格挡的动作都没有。

    这让千手扉间的脸色极为愕然,要知道当初的苇名剑圣,可是号称世间一切皆可挡的强者,若不是仗着秽土转生不死不灭,他根本就不敢与之近战。

    当然,这点他也明白,苇名剑圣同样是不死不灭。

    但即便如此。

    稍作格挡或躲闪的动作也并非不能。

    心中警铃大作,千手扉间直接向后以瞬身之术脱离战斗,因为他知道黑暗夜行之术只能掩盖住视野,可对其他的感知却没有丝毫的干扰效果。

    来到千手柱间旁边,他的语气凝重:“大哥,不对劲了!”

    “嗯!”

    千手柱间此时也缓缓点头。

    他也察觉到了。

    因为,就在面前位置,那位苇名剑圣竟然在原地无动于衷。

    手里那久负盛名的黑不死斩并未拔出,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位置,两眼也没有被幻术蒙蔽的模样,只是轻轻的低头看着那道伤口:“我败了啊?”

    这话似是呢喃,更似是某种怪异的自我催眠:“我败了啊…”

    他重复的话更是带着几分执着。

    “我…”

    “败了啊!”

    但就在胸口处,秽土转生的效果让他的伤口恢复。

    面前不远位置。

    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已经感觉到有些许不明所以。

    互相对视,他们都没明白,面前的这个纵横忍界的强悍的苇名剑圣,如今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主动要掀起战斗,然后便号称自己已经败了。

    还怕别人不知道那样重复了三遍,更像是不可理喻。

    “怎么回事?”

    “不会年纪太大疯掉了吧?”

    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眼里更是愕然和莫名。

    只是。

    身处的这个世界都仿佛出现了些许变化。

    他们的脸色转瞬凝重了起来,看着面前那个低头看着胸口的苍老身影,脸色同时开始变得更为沉重——有股近乎海量的查克拉开始充斥在这方天地。

    原本的山风变得愈发呼啸,乌云愈发的厚重,天地愈发的黑暗。

    “轰隆隆——”

    “轰隆隆隆隆隆——”

    云层中出现的雷霆劈落的力道也越来越猛。

    山上那城燃烧的也愈发炽烈。

    “嘭——”

    就在那被风压的低伏的白色茅草当中。

    一道树影出现。

    那是一棵郁郁葱葱的樱花树,从地底的位置突兀的生长出来,随着呼啸的狂风微微的摇晃着枝叶,散出了无数细微的白色樱花在飘舞。

    刚好就在苇名一心的身后,飘落的无数樱花如雨。

    散落尘世间。

    “噌——”

    苇名一心则缓缓的将黑不死斩拔出。

    面色平静。

    看着瞬间举起苦无的两兄弟,他露出淡淡苦涩的笑容:“这就是我那企图逆天而行的可怜孙子留给我的…如坠无间般的…执念啊!”然后把刀锋架在脖颈。

    苍老的脸上非常平静:“我必须要…复兴苇名!”

    “噗——”

    刀锋划过脖颈,黑红色的焰般的光芒在其中绽放。

    还有那沙哑的声音。

    “…黄泉归返吧!”

    “…苇名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