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秽土转生开始 > 第007章.归返
    红黑色的焰火如似妖异。

    在伤口处绽放。

    但苇名一心那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上,此时却波澜不惊。

    就仿佛现在这自裁和他没有丝毫关系,随着他手里的黑不死斩彻底划过脖颈,脸上的神色依旧是如常般平静且极致默然,他的内心似铁石。

    只有眸子深处,那股源自孙子死前留给他的执念在燃烧。

    如今的现在。

    这也已经成了他心里那深深的跟无法磨灭的执念。

    并且已经在眸子深处熊熊的燃烧着,似是身后那苇名城中燃烧的滔天烈焰,直至将他的灵魂都卷入其中开始百般灼烧,如来自地狱的大火。

    以执念为燃料而诞生的满是偏执的地狱业火。

    “呼——”

    在眼眸深处燃烧。

    然后。

    就这在无间地狱里点燃的火,终于照亮了归来的路。

    苇名一心的黑不死斩彻底划过脖颈,本应该汲取自然界查克拉快速恢复的秽土转生媒介之体,此时却如同失效了那般,竟然失去了恢复的效果。

    连原本有几分人气的肌肤,都又变成了之前满是裂痕的样子。

    那是刚离开棺椁时的模样。

    阴森可怖。

    黄泉的气息在缓缓的弥漫,森冷中透着诡异。

    看着苇名剑圣彻底垂落下去的手臂,以及摇摇晃晃就要跌倒的身子,本就在戒备的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脸上的惊疑不定和凝重根本就不再多加遮掩。

    就算研发出秽土转生之术的二代目,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论起来。

    他不过就是提出了理论和基本方向。

    连实验都没做几次,否则刚刚被秽土转生召唤出来的时候,也不至于会没察觉到这是秽土转生的效果,从而被大蛇丸借助媒介术式轻松操控。

    只是现在,他看着前方彻底垂下脑袋的苇名剑圣。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老头…”

    眉头紧皱。

    千手柱间同样没放松警惕。

    他的脸上,此时更带了几分肃然:“这不对劲!”他沉声开口:“我察觉到我面前的苇名前辈,秽土转生的媒介体内,我的细胞似乎正在被快速的吸收生机!”

    旁边千手扉间的眸子里顿时愕然:“你的细胞在被吸收生机?”

    他简直就不敢置信。

    实际上。

    对初代细胞的研究,本就是他这个二代目火影最早也最精通。

    哪怕秽土转生之术,都是为了应付作为顶级武力的初代死后,能再次借助初代的力量来镇压忍界秩序,维持木叶忍村的霸权,才会研发出来的。

    为此对初代细胞的强大和侵彻力,他可谓是了解的极为深刻。

    但千手柱间肃然点头:“没错。”

    缓缓呼气。

    他凝视着那苇名剑圣:“我的细胞里的生机已经全部被吸收殆尽。”同时微微的弯腰做出战斗的起手式:“我想接下来,我们就要真正面对苇名前辈了!”

    只是千手扉间皱着眉:“什么意思?”他还没反应过来。

    前方。

    “唔——”

    有怪异的声响出现。

    似是呜咽。

    可还没等察觉具体,就在那耷拉着脑袋的苍老身躯上,有似是悲戚的声音继而出现:“就如同我那可怜的孙子所说的…龍胤能让这个国家得到生存。”

    被切开的脖颈之处,一只匀称白皙的左手突兀的探出:“就如同我那可怜的孙子所说的…如此一来,苇名的长夜…将会破晓。”那声音依旧带着悲戚,和之前同样的呐呐自语般的诉说:“就如我那可怜孙子所说的…以他最后的愿望,我必须将苇名从黄泉拉回来,所以我需要从黄泉归来,然后…再回去我的世界啊!”

    声音逐渐清冷,那脖颈伤口处红黑色的焰火闪烁的愈发妖艳,而在里面探出的左手则直接伸出来,刚好接过了那苍老干瘦的胳膊垂在地上的黑不死斩。

    接着就是一道穿着白色羽织的身影在脖颈的伤口处彻底钻了出来。

    “啪嗒——”

    脚下的木屐踩在满是碎石的地面上。

    清秀到年轻面孔上,带着属于少年时的活力和桀骜,但一股无形般的威仪却在犹如实质般随着他的眸光在蔓延,转瞬间便弥漫到四周乃至这片天地。

    因为这片天地的王,就在此时此刻——真正的归来了。

    “吾…”

    那道清秀的身影微微抬头:“回来了!”那双沧桑的眸子扫过。

    同时他手里的黑不死斩也缓缓的握紧并抬起:“所以,千手柱间,千手扉间。”他那一双眸子里,黑红色的妖艳之业火在燃烧:“吾要斩了尔等!”

    可面前的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此时却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他竟然恢复了青春时的模样!”

    “这是他二十多岁的样子!”

    这两兄弟记忆力不错。

    面前。

    看着那年轻的身影,脑中浮现的,赫然就是当初前家族执政时代的忍界,以绝妙高超的剑术和强悍的体术硬生生杀出一片名声的那个终极武士。

    刚刚还是秽土转生出来的苍老身体里和他们对话的苇名剑圣。

    ——苇名一心!

    而且是有着鲜活的年轻的肉体,近乎澎拜生命力的苇名一心。

    两人的心顿时沉底,互相对视,本就心意相通的两兄弟此时都察觉到了棘手,因为他们到现在才发现,似乎对这位苇名剑圣,根本就了解甚少。

    要知道当初在那时,他们本以为苇名剑圣最强的不过是剑术。

    或许还要加上体术。

    可对于如今,诡异莫测的连秽土转生都悍然解除,反而还成功获得了真正年轻鲜活的青年肉体,摆脱了黄泉的束缚真正的再世为人。

    他们忍不住微微咬紧牙关,眸子之中也多了骇然。

    黄泉。

    那可是神秘的存在,历史上的亡魂都在其中。

    至于亡魂复苏回来,除却少数堪称仙人般的手段,也就只有秽土转生能做到——但这已经是有伤天和,以至于二代都不敢真正实用便封存为禁忌之术。

    而能摆脱秽土转生,或者说摆脱黄泉束缚的存在,两人都没听说过。

    哪怕传说中六道仙人的眸子。

    轮回眼。

    据说有仙人般的能力,能施展轮回天生之术,有复活他人的力量,实际上也不过是复活刚刚死亡不算久,还未完全进入黄泉阴间的那种灵魂才行。

    像现在被黄泉阴间彻底缠绕的灵魂,复苏回阳世还又再世为人。

    堪称恐怖。

    更是让两人的心神都为之震撼惊骇!

    千手柱间忍不住苦笑:“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要真正面对苇名前辈了。”他看着那两眼里有红黑色焰火闪烁的妖异眸子:“看来前辈似乎是…”

    他话音微顿,而千手扉间则冷哼着补充道:“入魔了!”

    这是他们两人的观点。

    相同。

    很轻松就能察觉的到,尤其是看到那双满是执念和偏激的眸子。

    里面的红黑色妖异的焰火真的就仿佛地狱的无量业火,若不是挣脱黄泉阴间的束缚逃出来的恶鬼,又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恐怖邪异的模样。

    就在对面那年轻的苇名一心身后,细碎的尘埃在飘落。

    山风吹拂。

    “哗啦啦——”

    那苍老的身躯已经彻底散碎在这片天地间如同粉末。

    已经手持黑不死斩的苇名一心那年轻的脸上依旧平静,看着面前的两兄弟,他嘴角微翘:“入魔?”他微微摇头笑了:“你们为什么说我入魔呢?”

    手里的黑不死斩握紧,他的身影瞬息却消失在原地。

    “噌噌噌噌噌——”

    一阵犀利的刀光剑影在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处出现。

    其中只有森然的寒光在落下。

    “噗噗噗——”

    “噗噗噗——”

    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声响出现。

    “噌噌噌噌——”

    全身竟瞬间被砍成了四五截飞扬当场。

    同时,就在身后数步的位置处,年轻的苇名一心的身影才出现在那:“此乃苇名流秘传.龙闪,乃我年轻时为剑鬼重复死斗时方悟之绝顶剑术!”

    他微微侧头,看着身后正在快速恢复的两兄弟,语气淡漠。

    “犹豫…就会败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