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秽土转生开始 > 第008章.天命
    他拔刀斩出的动作堪称闪瞬即逝。

    身形后方。

    当场就被斩为数段的柱间和扉间,此时也在快速恢复。

    只是脸上在愕然间也带了几分无奈和羞恼之色,毕竟被人这么轻易的解决,未免让他们这两个曾经也算纵横忍界的火影,面子有点难堪。

    这当然也和秽土转生导致实力下降数筹也有几分关系。

    可这不代表会服输。

    何况。

    秽土转生的媒介体,并不会真正死亡。

    不过短短片刻时间,以特殊术式凝聚而成的媒介体,便在查克拉的补充下快速的恢复完好,兄弟二人,此时又重新并肩站在苇名一心的对面。

    心性更现实的千手扉间微微眯眼道:“看来是没得谈了。”

    单手结印。

    他的语气颇为凝重:“先把这家伙给解决掉才能离开这里。”

    说着,更是冷哼道:“当初我就说这老头不安好心,连宇智波斑那家伙都察觉到不对劲,而大哥你还傻乎乎的说没可能,现在你可是看到了?”

    对此千手柱间默然:“那会的苇名前辈其实还算蛮好的。”

    只是他的辩解此时显得颇为无力。

    没错。

    当初木叶忍村成立,的确有这位苇名剑圣的影子。

    甚至,千手家族和宇智波家族能暂时的握手言和,都多亏了他的相互制衡以及牵线搭桥,最终将混乱无序的前家族执政的混乱时代给彻底终结。

    因此说苇名剑圣是木叶忍村成立的元老也不为过。

    诡异的是。

    他根本就没有宣布加入木叶忍村。

    连证实身份最基本的护额都没领,能在木叶生活完全靠他成立忍村的功劳和绝对的个人实力,但整体而言就是如同局外人那样,有着一定距离。

    就像现在,木叶正发生着颠覆性的危机,却仿佛根本不在乎。

    不在乎木叶的生死存亡。

    不在乎木叶的忍者损失。

    不在乎木叶的未来延续。

    千手柱间忍不住苦笑道:“苇名前辈,这是为什么?”

    他看着面前缓缓转过身来的苇名剑圣:“难道您对木叶没有感情吗?”他扫过那眸子里妖异的红黑色焰般眸光,沉着嗓音问道:“还是说…”

    可还没等他说完苇名一心就轻轻笑了:“别想太多。”

    年轻如二十余岁的面庞抬起。

    “轰隆——”

    有雷霆带着极致的光亮在轰鸣之中出现。

    星目剑眉,英俊的脸上此时却无比漠然:“我在顺应天命而行。”他手里的黑不死斩在抬起,对准兄弟二人:“这就是木叶村注定会发生的劫难!”

    异界融合的记忆清晰无比,此时更是一一都开始应验。

    若是被称为‘剧情’的词语没错。

    那么。

    这方忍界的天命,本就应该如此进行!

    就好似是他原本的那个世界,任凭自己那可怜的孙子计划了多少,谋划了多少,安排了多少,以至于牺牲和阴暗了多少,依旧敌不过那至高无上的天命。

    苇名一心很是平静的轻轻开口:“难道我顺应了天命还会有错吗?”

    可是。

    就在他的两眼,红黑色的妖异焰火在摇曳。

    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两兄弟听着他的言辞,心底都不由而然的涌现出了一股深深的寒意,再看着苇名剑圣的模样,心底的寒意甚至都要将他们冻僵。

    这不是面对曾经那个沉默寡言的苇名老头。

    而仿佛是。

    刚刚就从那无间地狱里逃出来的一头恶鬼!

    对此苇名一心并不否认,当他那可怜的孙子为了拯救苇名,用己身为祭将他从黄泉幽冥之阴间拉回的那时,以一国之执念便化为无量的业火。

    仿佛杀戮过多便会化为修罗,满怀怨恨便会化为嗟怨之鬼。

    现在。

    被无量的执念所裹挟着的他。

    就在此时,苇名一心却笑了:“我当以此之锋刃…。”

    双眸里红黑色的妖异焰火摇曳的愈发激烈:“拯救苇名,甘愿被业火焚身,改换时空,重塑苇名之未来。”握紧手里剑柄:“我乃苇名剑圣!”

    他的身后,那棵在之前突兀的破土而出的樱花树,正随着山风同样摇曳着枝干,细微的樱花飘摇在空中,随着山风混了背后那山上城邑燃烧时散落的星星火点,给这片郊外的白茅丛生之地上添加了几分邪异,以及诡异般的圣洁。

    但更多的,还是那股本就隐藏在这股天地间的大恐怖,仿佛随着苇名一心双眸里摇曳的红黑色业火,逐渐开始了清醒,逐渐的开始了属于它的复苏。

    从百年前就谋划,至今终于到了生根发芽的美好季节。

    接下来便是等待。

    等待。

    等待开花结果的那天,那棵有无量查克拉的初源神树。

    想到良多,一时间他竟陷入沉思。

    “幻术!”

    “黑暗夜行之术!”

    千手扉间已经不想继续说些什么。

    双手结印。

    当即就是他最拿手的暗杀型幻术。

    随着黑暗直接将这片天地给笼罩,他的身形也急速向前:“开始了大哥!”他沉声提醒:“别继续把苇名老头当前辈看了,他现在可是我们木叶的敌人!”

    千手柱间沉声点头:“我明白的。”他也瞬息欺身而上。

    就在前家族执政的忍界那会。

    他们便配合无间。

    尽管后来凭借个人实力就足够应付局面,已经数十年未曾联手。

    但此时被秽土转生召唤回来,两人的配合非但没有丝毫的生疏,反而凭借各自担任火影时更丰富的经验和高深的忍术,配合的都近乎是完美无缺。

    黑暗夜行之术直接封住视觉,千手扉间却并没有当即展开攻击。

    因为千手柱间的忍术在开始。

    “木遁!”

    “默杀缚之术!”

    他的体内查克拉涌动间。

    双手结印。

    “嗖嗖嗖嗖嗖嗖嗖——”

    接着数十根坚韧的树枝就在地底钻出。

    灵活且极为快速的来到苇名一心身侧,旋即互相徘徊缠绕,借着黑暗夜行之术的视野限制,打的主意就是将他给直接束缚在原地,完美控场。

    千手柱间的血继限界,本就有着极其多的控制和恢复能力。

    而千手扉间。

    则是花样百出的禁术和更高效的破坏力。

    只要趁着苇名剑圣的心神恍惚间将他控制住,那就等于掌握了目前的局面,到时候是生是死,或是离开这个世界,都是他们两兄弟说了才算。

    不过如此轻易就能控制住这威名已久的苇名剑圣。

    两人还有几分意外。

    “秘传!”

    “飞渡漩涡云!”

    但清冷的声音却出现在那即将被树枝合拢的中心。

    丝丝森然的剑芒出现。

    “噌——”

    旋即化为无数锋锐的刀光剑影。

    如有漩涡,携着那锋锐凌厉的剑气,朝着四面八方汹涌的扑出去,不过眨眼间功夫,就将周围困过来的数十根坚韧树枝全部斩得断裂为小块。

    年轻如少年的苇名一心就站在当中,手里的黑不死斩紧握。

    “此乃巴流剑法。”

    “为名巴之剑客观源之水有感而悟。”

    他轻轻说着。

    但那把黑不死斩却插回了鞘中:“我对天下剑法无所不通,无所不会,无所不精。”说着他的嘴角微翘:“但最适合的,还是我苇名流的剑法。”

    看着面色凝重的两人,他低头以收刀的架势向前缓缓的迈步。

    口中如解答般的说道:“而接下来。”

    “噌——”

    他的身形直接化为残影。

    拔刀出鞘。

    恐怖的刀光甚至连山风都难能追上。

    等身形停顿时,已经再次出现在了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的身后,同时他挥出的刀影这才在两兄弟的胸膛上爆发了出来,如胸斩般将二人再次重创。

    这时候他的声音才清冷的缓缓传来。

    “此乃苇名流秘传。”

    “十字斩。”

    “连修罗亦曾斩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