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重生我老婆是美人鱼 > 【007】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不过,因为这件事,倒是让江默注意到了另一点。

    海底的世界,可不仅仅只有所谓的海产而已,更丰富的“海产”还在等待着挖掘呢!

    人类生活千百年,从古到今,扬帆远航落难的人们,还少么?

    可见,海底里,还有更为惊艳的宝藏。

    对此,江默倒是有兴趣得很。

    只不过,现在一切都是虚的,海底那么辽阔,想要找寻到这些遗落的宝贝谈何容易,好高慕远,奢望难度高还没得到的东西,终究会沦落到原主人这个下场。

    海底虽大,但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探索……

    在此之前——

    江默把目光重新回到这些珍宝上,并不打算动用它们,思来想去,这只是个简陋的公寓单间,房间钥匙房东手上还有,他还是把这些藏起来为妙。

    单间狭小又简单,一目了然,江默思索了半晌,只好将这些宝贝藏在了自己的床底下,这也是唯一能遮掩一二的地方了。

    “这种地方,我又这么穷,总不会有人不长眼地来这里偷东西吧?”江默藏好之后,围着床铺转了一圈,暗暗打量。

    搞定这些之后,浑身湿透的江默总算开始觉得冷飕飕的了。

    他匆匆洗完一澡,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再去海底探索,然而现在,被拉着在海底转了那么久,他都要累成狗了。

    江默扑到床上,头埋在枕头里,整个人软趴趴地放松起来。

    回想起刚才的一切,他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长到25岁的人了,他连初恋都没有,就直接跳过各种程序,进阶到结婚阶段了,某种程度上还被逼婚了。

    江默表示自己自从重生之后,遇到的各种事情就没有平凡过的,全都曲折离奇。

    尽管他已经和洛灵结婚了,但这一次,洛灵并没有和他一起回来。

    先不说自己这各种条件,他都怕委屈了这位新婚小妻子——

    房子小,又乱又脏,昨天的玻璃碎片和海鲜壳都没收拾;

    人又没钱,带她回来连顿饭都请不起,他自己丢人。

    洛灵是不介意这些的,她对前来人类世界很感兴趣,要去新大陆了,谁不高兴呢?尤其是她这种活泼的青春时代。

    不过,洛家父母倒是一致反对。

    帅大叔是坚决反对的那个,他一直都瞧江默不顺眼,能跟江默唱反调他就高兴。

    洛母虽说是丈母娘的眼光看江默越来越满意,可双方终究只是陌生人,在还没摸清楚江默的人品前,她可不敢贸然把女儿放去另一个陌生的世界,况且他们这些做父母的还无法到达进行保护。

    所以说,在投票阶段,3:1,洛灵的赞同票被无情地否决了。

    洛灵觉得很委屈,自己无论在什么情况,她的意见都是不被重视的。

    先是珍珠事件,父母强硬地要求她坦白带路;接着不想结婚,却被父母无视,赶鸭子上架地和一个男人结了婚,使得她心中充满了对江默的歉意;再来就是反对她去新大陆的事情了……

    想起洛灵在他临走前的幽怨表情,江默忍俊不禁。

    “哎,感觉以后的日子会很有趣。”他笑眯眯地自语。

    就在此时,枕头旁的手机发出一阵清亮的音乐声。

    江默抓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名字,“喂,阿离。”

    彼端传来一道男音:“阿默,我帮你找了一份新工作,我把信息发到你手上,你看看合不合适?”

    闻言,江默心中幽幽叹息一声。

    这位死党风离,还真是对原主人不离不弃,都这份儿上了,还把麻烦往自己身上揽。

    “朋友”二字说来简单,但做到他这份儿上的,还真不容易。

    忽然,江默想到了什么,嘴角轻轻一扬。

    “先别,我和事情跟你谈一下,等你晚上得空,咱们去宵夜吧!”

    对方顿了一下才回答:“那行,老地方见。”

    江默满意地挂了电话,心情愉快地哼起小曲来。

    刚才风离迟疑了一下,说不定是担心他又闯出什么祸事来,要寻求帮忙吧?

    嘻嘻!

    ……

    当晚,夜明星稀,虹灯高照。

    池西市作为一座海滨城市,游客熙来攘往,夜晚的街道并不孤单。

    晚上零点,江默如约而至,和风离在一家他们几个兄弟以前经常聚会的烧烤店里。

    江默看着外面游客走过的场景,心中感慨莫名。

    当初时不时相聚的几个好兄弟,因为原主人的顽固和欺骗,逐渐疏离,再也回不去了。

    他之所以约风离宵夜见面,就是因为风离自家开店,整个白天加晚上都要守店,直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才会关店休息,也只有深夜时分,他才得空。

    “阿默,我帮你找的那份工作不辛苦的,只是得日夜颠倒,帮忙守一下仓库而已。不用搬搬抬抬,不用日晒雨淋,工作期间还能玩手机做自己的事,轻松得很,你不考虑一下吗?”风离苦口婆心地说道。

    看着好友堕落的样子,他真的看不下去了,不忍心啊!

    江默摆了摆手,“先不说这个,我能跟你商量一件事吗?”

    “……什么事?”风离有些谨慎地问。

    每次这样开口,准没好事,他心中惴惴不安。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知道你店里的海鲜应该够卖,但能问一下,我能不能成为其中之一的供货商呢?数量不多,但我保证比你进的货要大要更新鲜。”

    身处海滨城市,还靠着景点海月湾,当地人做的生意大多数都是海产生意,做旅客的生意。

    风离家,就是开海鲜餐馆的,由他父亲出资,但现在一手包办店里事务的,是风离。

    现在,不管是店里的还是家里的开支,全部都是风离负责,压力很大,他父亲每天只是去店里晃一晃而已。

    所以,自觉亏欠风离许多的原主人,才会如此惭愧。

    江默对蓝星海域的海鲜很有信心,那里人类数量稀少,没有那么多打捞者,污染又不多,海底的生物都长得十分喜人,比这边的各方面都要好上不少。

    他相信,只要给一个销售的平台,他就不愁自己拿来的海鲜卖不出去。

    而风离,就是绝佳的一个代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