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谪芳 > 第七百九十九章 陪葬
    “也是我的事儿!”黎莹截走了接下来的话语,烦闷地道,“进了宫就算她死也是你陵寝里的一员,不想见她就能不见了?再说了,既然谋得了四夫人位置,连她的一根头发丝儿也是皇家的,皇帝把她供在皇城里那么多年,她有什么资格跪坏冻伤属于你的身子?”

    “不属于啊!况且儿子也没打算进陵寝,人多眼杂的处着不舒服,到苍蓝江里陪着瑛儿不是挺好?”雍德帝有若云飞过境般的轻松无谓。

    “你以后不进陵寝?那为娘日后往哪去?”黎莹不由得嘴角抽了抽,知道儿子不眷恋帝位,却不知道是连身后事都没打算……

    “母亲……”

    雍德帝被问得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惹得一旁的颜娧笑了出声。

    “妳是觉得圣上这次死定了吗?”

    这话问得雍德帝面色沉了沉,其他人倒是跟着笑了出来。

    “上届储备皇帝都死了,连带帝后爹娘都能因为悲痛万分一起去了,他来个什么万一撒手人寰,似乎也不无可能。”颜笙小心翼翼地看顾着手上的叶子牌,半点没有放水的意思。

    “这话说得实在。”颜娧偏头看向被预知了死亡的男人,竟然没有半点慌张,反而是……欣然接受?

    活腻了?

    “不过这是咒妳儿子死得比妳早吗?什么叫往哪去?”颜笙没好气地睨了握着牌发愣的黎莹,不悦说道,“他要是真死于非命,我们裴家的脸面摆哪儿?”

    身为当事人的雍德帝唇线勾着不自然的浅笑,黎承两兄弟不在城内,也使得他颇有心无罣碍的松快,裴家人又随时在母亲身旁,他真有舍命为饵的冲动啊!

    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李家人再次自掘坟墓的机会,东越之事他们一家能为四国太平忍了,北雍境内之事难道也得忍了?

    他的后宫也才不过几个女人,真能稍稍安心之人,这么多年只有一个德贵妃,还是把后宫所有的孩子都变成了她男人的后宅,才情愿与她的男人留在皇宫里终老。

    人人都猜测着为何德贵妃能够一帆风顺地独霸后宫,天知道那只是互惠互利的交换条件,人人都瞧不起她的男人又如何?背地里她的男人能游走在妃嫔的寝榻,为平衡各家势力,按着皇帝的要求生下了皇家子嗣,除了先黎后的孩子之外,所有的皇家子嗣全在她男人所出,有没有当皇后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多年前德贵妃有意无意地向成国公夫人透露,她的二皇子并非圣上子嗣,吓得两夫妻骂也骂不得,打也打不得,消息要是传出去还得了?

    真以为圣上不知此事的成国公夫妇,内心恐惧得日夜难安,深怕这个能剿灭九族的欺君之罪真降在成国公府头上,因此多年前请愿举家去北方戍边,至今也有二十余年未归了……

    德妃既有了她想要的结果,当然心甘情愿地留在宫中为他鞍前马后,两人也算是多年老友,许多事儿都心照不宣,就连他突然迷恋小黎后,流连忘返不思国政也不曾龃龉。

    若不是李淑妃设计卖乖,要她协助张罗黎承婚事,她也算看着黎成长大的,估计帮他张罗个婚事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谁知道真沾了一身腥,她着实一点也不想跟后宫那群女人有什么瓜葛。

    在深宫里要找一个知己太难了,更何况要找一个无须考虑家族内需的好友,有他这个蓝颜知己,她终于也明白不该再贪得无餍的寻找其他意气相投之人,更加明白他才是偌大皇城里她唯一的依靠。

    他心里也清楚,眼下他是李家想除去的目标,母亲的顾忌李淑妃在外头受了寒也是意料之中,然而娧丫头已在事先言明了,宫里的内应没找出来之前绝无宁日可言,他又怎能贪生怕死?

    “圣上当真不怕?”颜娧遮掩着手里的叶子牌,偏头再次认真地确认,狡黠的眸光里哪有为人母的正经?

    “怕什么?”雍德帝丝毫没有放松戒心,斟酌了几次牌面才丢出了一支安全牌,“有妳这个香饽饽陪葬,挺值得的。”

    “你不是不入陵寝吗?跟我抢陪葬品作甚?”黎莹也丢了支安全牌,这局的牌面怎么看又是颜笙占势头啊!

    “你们俩母子能不能说点人话?”颜笙揽过颜娧纤细的肩膀,看着投来的感激之色,朝眼前母子冷哼了声,“这是我家孙女儿,要陪葬也是给我陪葬,你们闪一边去!”

    听着这仨的对话,颜娧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我谢妳啊!”睨了自恃仗义地挑眉一眼,颜娧推开了肩上热络的手臂,惹来了众人相视而笑,她也跟着绽出了笑靥。

    若有所思的瞧了儿子一眼,黎莹这一晚也输累了,心里总惦记着外头跪着的那个人,玩也玩得不起劲,输得更是不舒坦,于是盖了手上剩下的牌面,无奈问道:“依妳看,他何时会有事?”

    “妳再添把火会更快。”瞧着对家把牌给收了,颜娧也无趣地跟着盖牌,一晚上的闹腾大抵也够了,原想着给殿外之人种下恶因就可以收手了,谁曾想遇到两个怎么输都不打紧的母子。

    “怎么添?”颜笙晶灿灿的眼眸死盯着颜娧不放,惹事呢!她能行的!

    “等她身体支撑不住,等皇后输得昏厥了。”对颜笙这爱凑热闹的性子,她一点办法都没有,还好这辈子有一个能护得住她的丈夫啊!

    “妳打算把全皇城的御医全扣在承凤殿?”雍德帝倒抽了一口冷气,要是一个医者都没留给李淑妃,忠勇侯府能甘心女儿受辱吗?

    “圣上不就是想知道,谁会带着什么人进来?”颜娧挑挑黛眉,抿着绞好的唇瓣戏谑道,“最好能在娘娘身旁守个几天几夜,朝都不上了最好。”

    “我就知道娧丫头是唯一真心会待我好的,”看着小丫头抬起茫然的眸光,雍德帝莫名地绽出了期待的笑容,“打从我认识妳开始,不是支持罢朝,就是支持朕留在母后膝下尽孝,日后还要妳多多照顾啊!”

    颜娧直觉今晚参与牌局的人全都失常了吗?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题外话------

    早上好~周五啦!随玉手边还在整理往生莲花与元宝法船,会找时间努力存稿的~如果折过头了,周六晚点更~

    看著看著娧丫头的角色也快二星了啊~看样子是能赶上生日晏了吧?谢谢书友们的大力支持与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