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3章.我会挺你的!
    李濡领着赵福娟老太太进了小区,一路上脑子转个不停,始终在思考着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才能触发任务呢?

    毕竟看着任务就在眼前却无法接到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然而就凭他目前粗浅的情商,却始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继续用最简单的方式努力着。

    “赵阿姨。”李濡挤出笑容:“你累不累?要不要到那边亭子休息一下?”

    “哼~这才走几步路啊?”老太太有些鄙夷。

    【赵福娟声望值-50,声望等级--冷淡(4900/5000)】

    “嘶~”

    李濡一怔,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把刚才好不容易拿到的声望值给扣除了。果然,要让人喜欢自己很难,但是要让人讨厌自己……可太尼玛简单了!

    自己对老太太这种过于功利化的谄媚和嘘寒问暖,最终还是引起了她的反感,所谓过犹不及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的时候,只听老太太有些不耐的开口了:“小伙子,你真不用跟我在这虚情假意,我是来看房子的。你还是先把房子的情况给我介绍一下吧。”

    李濡听着她这句话,脑子猛然就清晰了。

    “对啊!”他心想:“自己跟老太太就是单纯的客户和经纪人的关系。而老太太最根本的需求是想要找到一套心仪的房子,丢开了这个核心供求关系,其他都是废话。”

    念及此,李濡从慌张转为镇定,开始回忆从入职培训到下店以后经理和师傅的教导……

    “其实跟客户拉近关系的第一步,就是询问五要素:户口情况、住房情况、付款方式、购房目的以及购房资格。”

    “只要跟客户把这些问题都交流了一遍之后,就能跟客户建立初步的信任关系了。”

    这是培训第一天讲师就教过的内容,也是每一个经纪人在接触新客户的时候必问的问题。

    至于其中的门道,李濡暂时还搞不懂。但他觉得既然讲师教过,店长和师傅也强调过,就一定有道理。

    所以尽管这些信息刘平早就告诉他了,他还是决定再问一次:“赵阿姨,我先跟你再确认一遍你们的基本情况。”

    “这套房子是要买在你儿子名下的,对吗?”

    原本李濡以为已经没有耐心的老太太会继续不理他,然而令他意外的是,老太太这次却很配合的回答了。

    “没错,我都黄土埋半截的人了,买在我名下有什么用呐?”老太太叹道:“再说了,我那个未来儿媳妇也要求了,房子必须在他们夫妻俩的名下,不然就不结婚。”

    不仅如此,老太太又叹了口气:“哎~我们那个年代结婚,能有个冰箱电视洗衣机,就算是顶好的条件了,哪像现在的小姑娘,没房子就不嫁人。”

    李濡顿时有些诧异,这还是老太太第一次主动说了些什么呢,看来这个问题起到作用了。

    于是他想了想,附和起来:“可不是嘛。我听说60年代结婚,能有个32条腿就不错了,说的是桌椅板凳床柜之类的家具?”

    “对对对!”老太太一听见这个,也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就是32条腿,如果是有钱人家才有72条腿。”

    李濡点点头:“到70年代变成了三转一响,缝纫机,手表,自行车,再加上个收音机。”

    老太太听了,第一次朝他露出笑容:“小伙子,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还知道这些老一辈的事情呢?”

    李濡挠了挠头:“都是听家里老人说的,忆苦思甜嘛。”

    “没错,就应该这样。”老太太赞同的点了点头:“你们年轻人呐,就是没吃过苦,所以日子过得飘。”

    【赵福娟声望值+100,声望等级--中立(0/3000)】

    “这就加100了?”李濡看着老太太跳动的声望值,总算稍微摸到了一些跟她交流的方式。

    他接着就问:“赵阿姨,那你儿子买婚房,你肯定也得出钱吧?”

    “怎么可能不出钱?”老太太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紧接着她怔了怔,小心翼翼的问道:“对了小李,我有个问题想咨询你一下。”

    “你尽管问!”李濡心下暗喜,跟老太太的交流总算顺畅起来了。

    老太太皱着眉,抿抿嘴犹豫了一会才开口:“不瞒你说,我那个未来儿媳妇的要求是房子必须买在他们夫妻名下才肯结婚。可现在年轻人离婚的这么多,万一将来我儿子也离了,这财产是不是还得分儿媳妇一半?那我们不就吃大亏了?”

    “所以~所以~”老太太说着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可以……”

    李濡蹙眉想了想:“你是不是想说,可以让房子既登记在他们夫妻名下,但是离婚的时候,你儿媳妇又不能要求分割财产?”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还是你们专业的说得清楚些。”老太太不住点头,看李濡的眼神也开始带着期待了。

    同时李濡的眼前也跳出了任务提示:

    【任务触发:帮赵福娟找到规避财产风险的方法】

    【接受/拒绝】

    “这……”李濡一下蒙圈了!

    他想来想去,试探了一句:“赵阿姨,这个问题你跟刘哥交流过吗?”

    “哎~”老太太点头:“其实早就问过他了,但是他告诉我,除非买房子的时候就跟女方签好协议,还得做公证,不然是没有办法的。”

    “可是他们俩都还没结婚就办这种公证,得多寒人家姑娘的心呐!所以就一直拖着了。”

    闻言,李濡又问:“阿姨,你看了这么久的房子都没定下来,是不是就因为这个问题?”

    “嗯。”话说到这里,老太太也就不隐瞒了,应得很干脆:“但是再不行的话,不定也得定了。我那个未来儿媳妇怀孕了,她说要是再不买房子结婚,这孩子她就不生了!”

    李濡这才明白过来,刘平这么有经验的经纪人,之所以带了小半年还不能让她下单,就是被这个问题给卡住了!

    这恐怕就是老太太心里的一块心病,哪怕现在勉为其难的定了下来,就她描述的情况来看,这个未来儿媳妇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将来会如何可不好说。

    “阿姨,你这个问题有点复杂呐!”李濡有些无奈。

    因为任务就在他眼前不停的闪动着,好不容易才触发的任务,他实在不想就这样放弃掉。

    老太太也是苦笑:“其实我也明白,这样跟防贼似得不太好。但买房子的钱是我们一辈子的积蓄了,这要是有个万一……哎~~”

    随着这一声叹息,她的身子似乎又伛偻了几分,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而且还在不停的加重一般。

    李濡的心里也不太是滋味!

    他其实完全能够理解老太太的这种担忧,毕竟现在是个网络大爆炸的年代,类似的纠纷新闻满天飞,再加上离婚率的逐年攀升,面对自己一辈子努力换来的财产,换了是谁都不会心甘情愿送给别人的。

    所以不能怪老太太想得太多,都是被这个现实的社会逼出来的。再者说了,如果不是她未来儿媳妇要房子要得如此坚决,她可能反而不会这么紧张也未可知?

    不过看见李濡一脸的为难,倒是老太太自己先豁达了起来:“小伙子,算了!我知道这要求不现实。哎~权当是为了我大孙子吧!就希望他们小两口将来能好好过日子。”

    “也不能说不现实!阿姨,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回去跟同事们一起商量商量,帮你想想办法……”

    “你有这份心就行了。”老太太摆摆手:“还是先带我看看房子吧?在哪幢来着?”

    “哦哦。”李濡回过神来:“就是前面了,16楼,124.98平方米,450万,精装修。”

    “上去看看吧……”老太太对于房子的价格和面积都已经不太在意了,整个看房的过程当中也没有问过什么问题。

    毕竟刘平已经带她看房小半年了,白马府这个小区的相关情况,她很有可能比李濡都要熟悉些。

    对于她来说,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怎样保证自己的利益。

    李濡的心里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难道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可既然是系统触发的任务,总不能是无解的吧?”

    带着这样的困惑,他继续带老太太又看了四五套房子,其实价格面积相差都不大,其中两套老太太之前还看过了。

    但是都看完了之后,老太太依旧显得有些焦虑。

    由此李濡断定,与其说老太太热衷于看房,倒不入说是想通过不断的看房来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从而减轻自己的心里负担更准确些。

    送老太太到了公交车站之后,她对李濡笑道:“小伙子,今天真是麻烦你了呢!要是有什么好房源,你记得第一时间就通知我呀!”

    “阿姨,你放心!”李濡应道:“我回去就帮你接着想办法……”

    老太太对此却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出于礼貌才说了一句:“那就多谢你了!”

    她话音刚落,正好公交车也到站了。她扭头上车,而李濡眼前也出现了提示:

    【赵福娟声望值+500,声望等级--中立(500/3000)】

    “这是更信任我了吗?”看着公交车渐行渐远,李濡皱眉想着。

    他始终不相信系统触发的任务会是无解的,但到底应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呢?

    站在原地想了半天都始终没有结果,只好先回门店。

    从公交站到门店也就一百米不到,走了一会,李濡就看见方元跟一个女人正在说着什么。

    “冯丽苗?”又走进一些后,他认出了那个女人正是跟他们同一家门店的同事,买卖1组的经理。

    而且两人的交流似乎并不愉快,他能看见方元脸上明显的不悦。

    联想到之前方元不停抽烟的烦躁,李濡没有出声,而是用路边停着的车子藏住身形,渐渐靠近……

    “老方,你先不要激动嘛。是吴元祥自己来跟我聊的,可不是我挖你墙角喔!同事这么些年了,这一点你得相信我!”冯丽苗的声音显得很诚恳。

    然而方元却不吃这一套:“吴元祥想换组,让他自己来跟我说,让你当说客?那算怎么回事?我才是他的经理!”

    “诶~”冯丽苗摇了摇头:“他跟你两年多了,自己哪能抹下这个脸?”

    “再说你们换店拓荒的事情,罗区已经基本定下来了,就等着新店开业呢。这种事情,哪个经纪人都不乐意嘛。你也得理解他一下。”

    “就算他真的跟你一起过去了,不但没办法安心工作,说不定还要记恨上你呢。”

    说完,冯丽苗抬手拍了拍方元的胳膊:“何必搞得大家都难看对吧?得不偿失嘛。”

    方元猛退一步躲开她的手:“我现在不考虑换店的问题。还有两个月呢,到时候再说!”

    言罢,他转过身去,明显是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冯丽苗见状,摇摇头进了门店,脸上的笑容却有些玩味。

    方元懊恼的点起一根烟来,却意外的瞥见了探头探脑的李濡:“你小子躲在那干嘛呢?鬼鬼祟祟的!”

    “经理。”李濡应声走了出来,凑上前问道:“怎么?祥哥要换组吗?他上个月不是还拿了咱们店的销售冠军,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换组?”

    方元皱眉,心里权衡了半天,才叹了口气道:“反正你总会知道的,还是我自己告诉你吧。接下来,我们可能要换门店了……”

    接着他就把关于换店的事情,以及换店的坏处都对李濡说了一遍。

    听完了前因后果,李濡的心情也沉重了起来:“经理,如果我们这两个月能把业绩做起来,是不是就不用换店了?”

    “那肯定了!谁有业绩谁牛比啊!”方元理所当然的应道。

    李濡立刻认真道:“经理你放心,我会挺你的!”

    “呵~”方元笑出声来:“好,那我就期待你的表演了!最好能一下子签个十单八单,吓死那些准备看我们笑话的人。”

    【方元声望值+200,友善(2400/5000)】

    李濡的话确实让他有些感动,毕竟在明知道会遇见困难的情况下,李濡的第一个念头不是逃避,而是帮助自己,光这一点就难能可贵了。

    然而感动归感动,方元的话却明显是开玩笑了!

    首先,老太太的情况他其实也了解,知道那个问题不是容易解决的。

    其次,依靠李濡这样一个没开过单的新人来能改变自己的境遇?

    方元对此根本不抱半点幻想。

    “那我先进去了。老太太看得不错,说不定有戏呢!”

    “嗯,去吧。”方元对他的话并不在意,只当是新人的盲目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