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13章.有选择的人生才有意义
    “阶段任务?”李濡想了想:“这并不是从NPC接到的任务,而是系统直接发布的?”

    “而且是可选难度。那么毫无疑问,难度越高,完成之后的奖励也就越高。只不过系统还特意提示了量力而为,便意味着想要完成高难度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李濡非常认真的在思考,只不过他考虑的并不是什么样的难度适合自己,而是……自己能够完成什么难度?

    两者之间有本质区别。

    “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而且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念及此,李濡深吸一口气,心中想着:【选择难度3:帮助白马府店2组在2019年第四季度做到全市第一!】

    这并不是因为获得了系统就莫名其妙的自信,而是李濡对自己极限的挑战!

    因为,他是有野心的,而且这份野心还不小!

    如果不是野心作祟,其实他大可以听从父母的安排返回家乡那个小县城,老老实实的考一个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然后在二十几岁就过上一眼望见尽头的日子。

    所以对于李濡来说,选择留在杭城市这样的大城市,本身就意味着要跟自己过不去了。

    既然过不去,那就干脆再过不去一些吧!就像无数选择漂泊大城市的年轻人那样,哪怕死咬着牙,也不愿意认输。

    【确认选择最高难度?】

    【是/否】

    系统再一次提示。

    【是】

    李濡无比坚定。

    【确认最高难度!】

    【提示:认真的审视每一个任务】

    李濡皱起眉头。

    见状,方元和刘平都笑了……

    “连你自己都觉得不现实吧?”刘平忍不住开口:“虽然单月业绩过百万的组并不在少数,但那都是市中心的高档小区或者学区房附近的门店,本身的总价就很高,所以冲业绩相对容易,搞不好一单就能做个几十万甚至破百万了!”

    “但是……我们山屯区毕竟接近城郊,不占地利。最重要的是,我们组里现在没人呐!吴元祥要走了,算上你加上我,一共才两个能开单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刘平对现状看的很透,话说得也很直白,方元在旁还轻轻点头表示赞同。

    “经理,师傅,我也知道这个目标可能夸张了一点,不过按照我的性格,是决不允许自己还没努力过就放弃的。”

    “最起码,也得有一堵南墙让我撞一撞吧?”

    李濡是七月份入职的,虽然已经接触了两三个月,相互之间有一些了解,却从没聊到过这种话题。

    但是他这话一说,也在方元和刘平的心中激起阵阵波澜。

    谁又不曾年轻热血?

    【方元声望值+500,尊敬(900/10000)】

    【刘平声望值+500,尊敬(6900/10000)】

    “老方,你看小李是不是可以出师了?”刘平赞许一句。

    方元笑了:“挺好,懂得给自己打鸡血。小李,保持下去,我看好你!”

    几句话之间,气氛越来越融洽,李濡和两人之间的关系也都从【友善】迈入了【尊敬】,有了质的飞跃。

    三人吃完饭后回到门店,有说有笑的模样,让还在加班的其他人有些诧异。

    除了几个新人之外,大家心里其实都清楚方元目前的困局,也是好些天没见方元这么高兴了。

    “行啊老方。”胡一孝打趣道:“组里开单了,情绪就是不一样。”

    胡一孝是白马府店3组的业务经理,专门负责租赁业务。无论方元和冯丽苗斗成什么样都与他无关,属于局外人。

    他接着转向李濡:“小李,还没恭喜你开单了呢!不错不错,再接再厉!”

    “谢谢胡经理。”李濡应着,看了一眼他的声望等级:【胡一孝:声望等级--友善(0/5000)】

    “刚才被声望值刷屏的时候,也看见过胡一孝的名字。果然,想要得到别人的声望值,得靠自己的硬实力才行。绝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的。”

    李濡正想着,方元已经走进了办公区,直接对吴元祥说道:“吴,你填调职申请吧,我会批的。”

    “好。”吴元祥略有些狐疑的点头,但手上的动作飞快,已经在系统上操作起来了。

    冯丽苗朝方元一笑:“方,你那边不为难吧?”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尊重个人选择嘛。”方元也坐下打开系统,却见吴元祥的申请已经提交了,顺手审批好,又转向吴元祥:“以后跟着丽苗好好干。”

    “我自己明白。”吴元祥口气有些僵硬。

    只见冯丽苗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之后也就两分钟,原本卡在“区域经理审批”这个环节的调职申请就已经完成审批了。

    从这一刻起,吴元祥的名字就从白马府店2组,转移到了白马府店1组,不再归属于方元管辖了。

    正在收拾东西的李濡眼前出现了系统提示:

    【帮助吴元祥成功换到白马府店1组--任务完成!】

    【奖励:方元声望值+1000,吴元祥声望值-3000,NPC支线任务卡1张】

    【方元声望值+1000,尊敬(1900/10000)】

    【吴元祥声望值-3000,敌对(2000/10000)】

    “经理,没什么事我就先下班了。”李濡打了声招呼。

    “嗯,去吧。对了,以后不用叫的这么正式,跟大家一样喊我老方就可以了。”方元冲他点点头。

    李濡露出笑容,打卡下班。

    等他离开之后,冯丽苗有些刻意道:“新人看来都一个样呐,没开单的时候,恨不得天天加班。一开了单,就有点放飞自我了。”

    “也不能这么说。”方元立刻就回应道:“劳逸结合才能更好的工作,都开完单了,放松一下又有什么问题呢?”

    冯丽苗闻言,又露出玩味的笑容,不再说话。方元瞥了她一眼,心中暗自警惕。

    从刚才罗海飞快就帮冯丽苗审批了调职申请来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恐怕已经不那么单纯了。如果冯丽苗要出损招,自己还真得小心应付才是。

    就在两人相互试探的时候,李濡已经推着自行车走在回家路上了。

    跟冯丽苗说得完全不一样,他并不是放飞自己;跟方元判断的也不一样,他也不是放松自己。

    他只是需要一个人安静下来思考而已……

    首先,他需要盘点一下自己今天的收获。

    一整天下来,开单、交谈,再加上开单之后刷屏的零散声望值,李濡目前有33010点声望值。

    这是一笔财富,足够兑换很多种类型的功能卡了。

    但是他在【声望商城】里看了一圈,发现目前似乎并不需要着急兑换功能卡。声望值来自不易,与其轻易浪费,还是未雨绸缪的好。

    除了声望值以外,他还有3张1级功能卡,分别是:【巧舌如簧卡】、【镇定自若卡】、【气势如虹卡】

    以及1张2级功能卡:【千杯不醉卡】

    另外就是25次声望刮刮乐的抽奖次数。

    在有了抽奖和使用功能卡的经验之后,李濡发现了两者之间的区别——

    【声望商城】当中的功能卡,绝大多数都需要一个媒介来使用,比如一个人的内心,或者是一个人的感官和身体等等。

    而刮刮乐虽然只抽取了一张【谢天谢地卡】,却属于没有媒介,莫名其妙就能在自己的脑海中产生文字,无中生有。

    相比之下,高低立显。功能卡上的能力,基本是依靠个人的努力或者锻炼可以达成的能力。

    而刮刮乐卡片,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凭空获得的能力。

    “总不能把所有声望值都用来抽奖吧?”李濡苦笑,之前“10中1”的概率,让他对刮刮乐望而却步,所以这25次免费的抽奖机会,也不能随意浪费。

    “搞到最后,怎么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呢?”

    “不对……”李濡福至心灵的想到:“最宝贵的,其实应该是那些声望等级越来越高的NPC,以及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得到的经验和技巧。”

    “认真的审视每一个任务?”想到阶段任务的这个提示,李濡开始回想今天接到的每一个任务……

    最后他惊讶的发现,所有的任务,都是不依靠系统就可以做到的。

    换句话说,系统其实并没有在帮他作弊,只是在给他指引方向而已。或者说是在告诉他,机会在哪里!

    就连查看每个人的声望值,李濡认为也可以通过每个人的言谈举止和对自己的态度上来判断。

    比如吴元祥,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他对自己不怀好意。

    而冯丽苗的心思却更深一些,但只要能够看清楚目前门店里的形势,她的小算盘也打不响。

    系统就像一个导师一般,在一步一步的指引着他应该努力的正确方向……

    尽管在无数的网络里,李濡看见过很多能让人不劳而获的系统,拥有让宿主躺着也战胜敌人,安然度过危机的强大功能。

    那些系统看起来太爽了,相比之下,自己的系统似乎有点弱鸡?

    但正是这样的系统,才能让自己的人生拥有意义,不是吗?

    对李濡来说,失去意义的人生是苍白的,是贫瘠的,更是无趣的。

    从出生就躺在金山上坐享其成的富二代,又怎么可能跟白手起家的奋一代相比人生的精彩呢!

    最重要的一点是,李濡认为自己是有选择的……

    他觉得自己能够利用系统,操控系统,而不是被系统无脑的绑架整个人生!

    ……

    ……

    “下班了吗?”

    “还没,在做报表。”

    “有我在,你还那么努力干嘛?”

    “习惯了认真工作而已。”

    “晚上一起喝一杯吗?”

    “不了,还有几个客户要回访。”

    方元临下班的时候,发现冯丽苗的手机接连响动,她回得也很快,回完就立刻把手机屏幕朝下盖上,似乎有些害怕被人看见上面的内容。

    “男朋友?”他打趣了一句。

    冯丽苗一怔,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立刻摇头,却不应话。

    “我先走了,你来关门吧。”

    “好,我一会就走。”冯丽苗看着他离开,又环顾了一圈空无一人的门店,松了口气,怔怔出神。

    “上个季度只比2组对14万业绩,这个月他们已经做到16万了,我们还只有11万……”

    “不行,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们今天这一单作废!就看明天了!”

    下定决心之后,冯丽苗起身检查了门窗,关掉所有灯,锁好大门,在昏暗的路灯下朝着自己的公寓走去……

    形单影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