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14章.不成熟的激将法
    李濡踩着自行车,满头大汗的回到出租房,一打开门就看见了房东梁大姐上午送给他的早点。

    出门的时候太着急了,被他随手摆在了一边,现在却是凉得透透的了。

    “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毕业以后第一次有人关心我?”李濡莫名想起了梁大姐的方便面发型,随即心中一阵恶寒。

    但梁大姐对自己和善是真,有机会的话,李濡还是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任务,希望能够帮她解决。

    冲了个凉之后,李濡打开自己的电脑,重新找到了“裁判文书网”。

    白天他在查找相关案例的时候,也看见了非常多其他的财产纠纷,不少都是夫妻之间的。

    对于他的职业来说,这些案例能够让他举一反三,将来再遇见类似的情况就能应对自如了,非常有意义。

    光看还不算,李濡自诩没本事过目不忘,坚信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便把很多有用的内容都复制下来,制作成一个集册上传到了网络云盘里,以备随时能够查看。

    就这么忙活到了夜里一点,李濡来到窗口,感受着空气中的暑气彻底消弭,开始凉爽起来了才又去冲了个凉,上床睡觉。

    之所以这么晚才睡,倒不是不累,也不是过于勤奋,只是电费1块钱1度,舍不得开空调,上半夜暑气未消,是真的睡不着。

    闭上眼睛的时候,李濡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不知道这座城市里,像我一样舍不得开空调的人还有多少?

    想必,不少吧?

    ……

    ……

    第二天一早,李濡没再迟到,反而是在开门之前就到了门口,拿着包子就着豆浆大口吃着。

    每天开店闭店都有排表轮班,所以时常会有这种情况。

    他吃得正香,边上忽然有人笑着打招呼:“李哥早呀~”

    回头一看,是组里的新人王千里,身边站着他的跟班小弟,马远志。

    王千里十九岁,马远志十八岁,据说是跟家里吵翻了,一气之下就从东北老家跑到了杭城市闯荡。

    然而他们进入嘉业公司的理由就更加简单了——公司每个区域都有员工宿舍,可以让他们落脚。

    两人比李濡入职要晚一个多月,算是晚辈。平时在门店里属于小透明,对方元布置的任务倒是都一丝不苟的完成了,却又有些死板僵硬,便不免有了敷衍的嫌疑,所以他们并不被人看好。

    “你们早呀~有事?”李濡看了看两人的声望等级。

    【王千里:声望等级--中立(1500/3000)】

    【马远志:声望等级--中立(1300/3000)】

    “嘿嘿~李哥~”王千里赔笑:“你昨天不是刚开了一单吗?听说有两万多块钱提成呢。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这开单到底有什么窍门?”

    马远志在边上一同堆着笑脸,两人的眼神中尽是渴望,显然也是想争一口气,让父母看看自己不是个酒囊饭袋。

    然而还没等李濡开口,就有人阴阳怪气起来:“还能有什么窍门?全凭运气好呗~你们俩本来都是我徒弟,有问题问我就好了,跑去问一个跟你们一样的新人,不嫌丢人吗?”

    李濡皱眉看向吴元祥,见他一脸的嘲弄,也不客气:“吴元祥,你这个月才做了6万业绩,有资格嘲笑10万业绩的人吗?”

    两人针锋相对,边上的王千里是个实在人,愣愣的开口应道:“吴哥,昨天经理通知我们俩,说以后就让李哥做我们的师傅了。”

    “毕竟你已经换组了,我们继续喊你师傅的话……嗯,不方便。经理说的。”

    吴元祥被他噎得一下子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李濡却是哈哈大笑,

    吴元祥恼羞成怒:“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他们两个人自己笨,学不会,不用我教我还省点口水呢。”

    “我看你是只会口嗨!”李濡一脸鄙夷:“每个人都一定有自己的优点,只不过是你水平有限,看不出来罢了。眼瞎还要怪社会吗?”

    “哼~”吴元祥冷笑:“我不跟你诡辩,有本事你就帮他们两个人开单呀!”

    李濡一挑眉,沉吟两秒:“好呀,不如我们打个赌吧?”

    “怎么赌?”

    见两人真的较起真来了,边上不少人都靠近了几步,围观起来。

    “如果他们两个人这个月之内能开单,你就在门店里给我倒茶认错,承认自己有眼无珠。”

    “那如果开不了单呢?”

    “那就我给你倒茶认错,承认自己技不如你。”

    闻言,吴元祥停顿了片刻。

    他作为门店里的老人,而且又是门店销售冠军,当然是要面子的,生怕有个万一,难不成真的给这个小兔崽子倒茶认错?

    但是眼看着众人围观,现在要是怂了,岂不是立刻就没了面子?

    两害相较取其轻,吴元祥确实不认为这两个在他严重蠢笨如猪的小子能开单,于是点头应了下来:“好,一言为定!你倒时候别抹不下面子就行,哼……”

    “你放心,还是先把茶叶准备好吧。”李濡寸步不让。

    吴元祥冷冷盯了他一眼,正好这时门开了,便甩手走了进去。

    李濡毫不在意,反正相互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协调了,那也没必要维持表面的和谐。

    “李哥~”王千里有些尴尬:“你没必要帮我们强出头的,不然到时候……我怕我们害你丢面子。”

    马远志也点点头,小声道:“李哥,可能我们真的不是这块料。其实,我们已经准备干完这个月就辞职,回东北老家了。”

    “辞职?”李濡皱眉:“你刚才说,你们俩都是东北人?”

    两人点点头,不明就里。

    “我看你们一点也不像东北老爷们儿嘛,人家都把你们彻底看扁了,你们都能无动于衷,真尼玛丢人!”

    “至于我的面子?我的面子才值几个钱?丢了又怎么样?丢了就不能自己再捡起来吗?”

    “两个怂包!”

    说完,李濡也不理他们俩了,自顾走进了门店,留下两人怔怔出神。

    没一会,方元和刘平也到了,听其他人说了这件事情之后,方元立刻把李濡喊道了没人的角落里。

    “小李,你太冲动了!”

    “嗯,我知道。”

    “知道你还?”

    “经理,昨天不是说了么?我们组现在只有两个能开单的人,如果再不能把手头的人力转化成生产力的话,只会让冯丽苗笑到最后。”

    “可是你把自己的面子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太不明智了。小李,这个道理你一定要明白,哪怕你跟他打赌自己再开两单,也比用别人打赌强呐。成功了还好,万一不成功的话,不但是你,连带着王千里和胡远志,恐怕都是一次打击。”

    李濡蹙眉想了想,方元说得确实没错,他当时也有些热血上涌,考虑欠妥。

    “我明白了,这一点是我没考虑到。”李濡深一口气,有些自责。

    见他如此,方元轻叹一声,知道他是想为自己出力,开口宽慰:“不过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既然已经这样了,面对现实,努力争取就行了。”

    李濡点点头:“其实,我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激一激他们!”

    “你还学会激将法了~”方元忍不住笑了:“希望你的自以为是不会落空吧。”

    李濡有些尴尬的笑了,诚如方元所说,自己思考问题还是不够全面呐。很多时候,就算自己可以不在乎面子,但别人就未必了。

    与此同时。

    王千里和马远志两个小年轻站在门口,相视无言。

    憋了大半天,马远志才在犹豫中开口:“哥,我觉得李哥说的虽然好听,但我真熬不下去了。一天天的都在打电话,别说签单了,看房都没俩人。”

    “要不……咱们还是会回……”

    “要回你自己回,我反正不能叫人看扁咯!”王千里恼了:“李哥说得对,咱们东北老爷们,要回家就得大金链子大金表,现在这样……怎么回去?”

    “混不好,打死我都不回去,还不如死在外边呢!”

    “哥~”马远志显得有些委屈。

    “你还记得俩老头给咱们取这名字的意思吗?”

    “当然记得,千里远志,志远千里。”

    “那不就得了!了不起就是豁出去干呗,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哥,那我们接着该怎么干?”

    王千里被他问的一滞,愣了愣,赏了马远志一个爆栗:“你问我,我哪知道?当然是问师傅去啊!”

    【王千里声望值+1000,中立(2500/3000)】

    【马远志声望值+800,中立(2100/3000)】

    李濡看着眼前显示的声望值,心中大喜!

    “看来自己的激将法确实起作用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帮他们开单了。”

    他正想着,方元摆摆手:“反正已经安排他们当你徒弟了,你看着办吧。我上午要开区会,先走了。还有,虽然让你做师傅,但你自己的业务也不能掉队。千万不要开了一单就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起来。”

    “嗯,我保证!”李濡认真的应道。

    方元见状,稍微放心了一些。对于他来说,王千里和马远志能不能开单,他其实不太在乎。

    毕竟这个行业人来人往已是司空见惯了,倒是已经出了一点点成绩的李濡让他最为重视,这是一个新人入行的关键阶段,之所以让他做师傅,也是有培养锻炼他的目的。

    方元又交代了刘平几句,就拿着笔记本去了楼上的大会议室。紧接着,十几位其他门店的店经理,业务经理和罗海都相继赶来。

    等众人围坐了一圈之后,罗海拍拍手:“好了,开始这周的区会。你们各自先汇报一下这周的结果吧。”

    “罗区,我有件事要说!”冯丽苗立刻开口:“是关于方元组昨天那个单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