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15章.承诺不追究协议
    开区会是有固定流程的,一般来说,先是由各个店长、经理汇报一下本周的工作情况,然后再进行总结和讨论,接着按照数据统计查漏补缺。

    这一番流程完整,实用,是这个行业诞生20多年来业内早就总结出来的成熟方法。

    再者,就算真有什么事情,大家通常也会选择在私下进行汇报,低调解决。现在冯丽苗当众提出来,针对性和目的性就很强烈了。

    在场是全是经理级别,在行业已经高度发展的今天,谁坐上位置都经过了市场业绩的检验和数不清的勾心斗角,所以大家都很清楚,随着金帝城交付日期的一天天临近,冯丽苗和方元的矛盾恐怕会越来越激化了。

    听冯丽苗这么一说,罗海在众人面前先是皱眉轻斥了一句:“丽苗,有什么事情等开完区会再说。”

    “罗区!”冯丽苗神情凝重:“这件事情还是尽快解决的好,否则的话,搞不好会影响我们嘉业公司的形象。”

    问题一旦上升一个高度,见变得复杂起来了,冯丽苗深谙此道。

    罗海闻言,只能点头:“这么严重?那你先说吧。”

    冯丽苗看了眼神阴郁的方元一眼,故作认真:“大家都知道,方元组昨天签了白马府的单子,收佣10万。”

    “签单子有什么问题吗?”方元反问。

    冯丽苗轻笑:“当时是刘平带着新人李濡签的,你不在,所以有些事情可能不太了解,这也不能怪你,但我身为同一家店的经理就必须要说了。”

    “刘平和方元除了正常签单以外……还私下帮客户签订了协议。这么一来,客户夫妻俩买下那套房子之后,房子的产权就跟女方完全没有关系了。”

    “冯丽苗,这事情我是知道的。”方元试图解释:“有什么问题吗?都是按照客户的要求在解决问题。”

    “方元,你难道不知道公司严禁员工私下跟客户签订协议吗?”冯丽苗开始穷追猛打:“我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换做你是女方,结了婚买了房,最后发现房子产权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会不会崩溃?会不会发飙?”

    “到时候,一旦女方把这事情捅到新闻媒体,甚至是捅到中介协会和房管局的话,说我们暗箱操作损害了她的合法利益,会有什么结果,你不是不知道吗?”

    听她说完,在场的人都狐疑的看向方元,眼神当中皆是责备。

    房产中介行业起始于1998年,房地产市场爆发于2008年,到了今天的2019年,整个行业链的整顿和管理,已经越来越规范化、完整化以及制度化了。

    这件事情放在十年前或许连鸡毛蒜皮都称不上,但是放在今天,一旦那位女方闹事,房管局第一件事就是先关闭整家公司的网络签约端口。

    网签端口被封,即意味着公司的二手交易业务会直接停滞,受到影响的就是全公司300多家门店和四五千号经纪人。

    这个责任别说是方元了,就算是罗海恐怕也够他喝一大壶的。

    念及此,罗海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方元,你说你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还允许经纪人私下帮客户签协议?你是老牌店长了,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呢?”

    “罗区,别急。”方元瞪了冯丽苗一眼,才扭头解释:“最终那份协议并没有签,因为客户最后主动改变了主意,产权还是按照正常的方式来处理,所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不过,我倒是想问一下冯丽苗,我组里的业务情况,你又是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他开始质问。

    不等冯丽苗解释,罗海就强行转移了话题:“现在不是关注这个问题的时候。方元,难道你平时做单也是这个风格吗?为了业绩,连大局都不考虑了?所以才任由手下人这么胆大妄为?”

    “今天这件事被丽苗说出来,我们知道了,那么是不是有其他事情还没被发现呢?”

    “艹!”方元在心中骂了一句。

    到了现在,他终于明白冯丽苗是在这里给他挖了一个坑,等着他自己往下跳呢。

    再加上有罗海撑腰,他连反击都做不到。这件事情就算没有后遗症,恐怕内部也不会善了了。

    “罗区,绝对没有。”他只能坚决道:“我所有的单子都是经得起检验的,绝对不存在任何违规操作。”

    “但你一违规,就是要拉整个公司下水呀!”冯丽苗开始落井下石:“罗区,这件事情要是不严肃处理,给大家一个警示,我是不服气的。”

    “而且,你的经纪人签下的可不止一份协议,而是两份!”

    接着,冯丽苗就把两份协议的情况都说了一遍,随后继续步步紧逼:“方元,虽然说那份母亲对儿子的赠送协议,是她主动要求的。可咱们都是干这行的,你想必也明白……”

    “在利益面前,就算直系血亲也不可靠。毕竟那可是一百多万呐!老人家存了大半辈子的血汗钱,如果将来反目成仇,这就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地雷。”

    “老人家完全可以指责是你的经纪人误导她这么做的,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到了最后,问题还是出在我们身上。”

    私签两份协议!

    这已经不是胆大妄为了,根本就是胡作非为。

    在场的人忍不住点头,接着齐齐望向罗海,等着他的决定……

    “方,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罗海的脸色沉了下来,质问着方元。

    方元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事到如今,只要罗海咬着错误不松口,就算他有三寸不烂之舌也没用了。

    见他沉默,罗海皱着眉想了想:方元毕竟是老牌店长,在区域内和全公司上下都有人脉,不能逼得太紧。而且丽苗的目的,也只是打击他的业绩而已,并不是真的要撕破脸皮。

    念及此,他最后有了决定:“这样吧,虽然私签协议是高压线,但现在来说,毕竟也只是个隐患,我不会为没有发生的事情来责怪谁。”

    “但方元和他的经纪人确实犯错了,不能一点代价都没有。所以……”

    “这10万业绩不计入业绩统计,但依然计入提成统计吧。方元,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方元闻言,权衡片刻,也知道这几乎是最轻的惩罚了。

    “我没意见。”他的口气有些憋屈。

    罗海点点头,又看着冯丽苗眨了眨眼,有些自得。

    这么一来,既打击了方元的业绩,却又保住了他的收入,不算打压的太狠,又达到了目的,一举两得。

    接着他摸出手机,想了想,在区域大群里发送消息:@全体成员由于白马府店2组经纪人李濡,在签单时涉嫌违规操作,私签协议,同时直属领导方元的监管不力,现决定取消单子的业绩统计,但依旧保留提成统计,以示警告。希望大家引以为戒,在签单的时候一定要合理合规,千万不要有侥幸心理。

    发送完了之后,他接着就对方元宽慰起来:“好了,这件事情就算区域内部解决,不上报公司了。”

    罗海心里很清楚,方元是多年的老店长了,现在杭城市的发展很快,几乎每个月都有新的土地成交,也就意味着每个月都会有新的楼盘交付,公司的发展便更快。

    规模越大,需要的中层员工就越多,像方元这样资历的店长,再熬一熬是有机会冲击区域经理的。他主动说不上报公司,就是保留着方元的这份念想,让他不至于真的歇斯底里。

    罗海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方式,既照顾到了方元的利益,又满足了冯丽苗的目的,最后只是不痛不痒的提醒了让方元让路而已,几乎算是最完美的结果了。

    不过,也只是几乎而已。

    李濡正在楼下办公区,跟彭飞和雷恬恬确认查档需要的资料呢,刚挂断电话就看见了区域大群里的信息,当时就恼了!

    原本,他只是出于对方元本人的尊敬,想要帮助方元而已,但是现在,他已经接受了系统的任务,要帮助本组做到全市业绩第一。

    现在整整10万的业绩,说不算就不算了?

    这无异于在本就是最高难度的任务基础上,难上加难!

    没有丝毫的犹豫,李濡站起身就要往楼上去,却被刘平一把拉住。

    “小李,别冲动!只是不计入业绩而已,提成都还有的,其实没什么损失。”

    “不,这相当于否定了经理,更是否定了我!”

    言罢,他一甩手挣脱了刘平,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楼……

    “那这件事情就告一段落,接下来大家汇报一下本周的~”

    “咚咚咚!”敲门声再一次打断了罗海,李濡等不及回应就推门进来:“罗区,我不服!”

    方元一见是他,急忙起身:“你来舔什么乱?快下楼。”

    “经理,我不是添乱。”李濡怒嚷着:“凭什么我们的努力就这样被无视了?连业绩都不计入?”

    罗海恼了:“方元,你就是这样管理经纪人的?”

    他这一声,反而把李濡点醒了!

    “对啊,我这么闹,不但不会有好结果,可能还会连累了经理。”

    刚刚被方元批评过做事考虑不全面,李濡觉得自己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只能另想办法。

    “罗区。”他急中生智,连忙改口:“如果我能够保证这单不会有任何后遗症,是不是就可以计入业绩了?”

    罗海哼了一声:“说得倒是简单,你凭什么来做这个保证?”

    “如果我能让客户签一份承诺不追究协议呢?”

    “呵呵~”他话音未落,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