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18章.夺回业绩!
    李濡给出的拒绝理由,是自己不愿意脱离现在的团队,独自单飞。

    雷恬恬却顺势就劝他,可以把整个业务组都带到泰嘉中心来……

    这么一招顺水推舟,不但让李濡没有了借口,甚至还能直接将泰嘉中心的销售团队组建起来。

    至于这个团队的质量如何?事后再慢慢清理换血就行了。

    李濡忍不住苦笑:“雷小姐,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这么看好我吗?我们认识才不过一天。无缘无故的好,毕竟是不存在的。”

    “其实我昨天回家之后,认真看过你给我婆婆提供的那两份协议。”雷恬恬回答说:“很完整,遣词造句没有漏洞。而且我婆婆还说,这是你参考了杭城市实际的裁判案例之后才给出的协议。”

    “之后我自己上网查了很久,都没有查到相关的内容,最多是类似的。所以我大胆的判断,你是把裁判文书网上的案例都看了一遍?大海捞针?”

    “呵呵~我也算接触过销售岗位,知道销售人员为了成交一单会做很多努力。但我婆婆是看了半年房子都没下单的‘低质客户’,你还这么努力,除了对成交渴望之外,耐心,拼劲,一样都不能少。这就足够让我看好你的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你对自己所处团队的忠诚和归属感。像你这样的员工,谁不想拥有呢?坦白说,我想要招揽你,其实也是刚刚才有的念头,现在却越来越觉得靠谱了。”

    李濡眨眨眼,哑然失笑:“雷小姐,我发现你拍起马屁来,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啊!”

    “彼此彼此嘛。”雷恬恬笑着说,接着直视李濡,等着他的答案。

    “很抱歉。”李濡则更加直白:“至少目前,我不能够答应你。不过,既然贵公司需要销售支持,为什么不选择跟中介公司合作呢?开发商和中介公司的联动营销,已经是一个很完整的产业体系了。”

    雷恬恬对他的拒绝有些遗憾,叹了口气:“其实早就想过这个办法了。但我们实际上是一个‘物业管理公司’,泰嘉中心写字楼,是又我们出租和维护的,不具备联动分销的条件。”

    “明白了。”李濡点点头:“内部循环还行,但是联动分销则体量不足。”

    雷恬恬点头:“没想到,你对中介行业的了解还挺深刻的,一点都不像新人。我反而更加好奇了,你这样优秀的人才,怎么会甘心接着做一个底层经纪人呢?”

    “经纪人可不是底层!”李濡对她的话却不认同:“雷小姐,你不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房产经纪人是跟医生、律师一样高大上的职业吗?”

    “怎么说?”

    “我们都肩负着别人的人生呐!很多人把房产中介直接跟销售挂钩,但我却觉得‘经纪人’的称呼,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我们所经纪的,是绝大多数客户一代人甚至两代人的积蓄!换句话说,我们在经纪客户的人生呢!”

    “这虽然是讲师用来给新人洗脑的话术,但我却认为说得一点都没错。”

    雷恬恬闻言,露出思考的表情:“职业意义吗?小李,如果你的同行都能跟你一样考虑问题,这个行业会好很多呢!”

    “那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事情,我只能管好我自己。”李濡笑了笑:“好了,我还得赶去找阿姨签字呢,至于你的邀请,我会认真考虑的。”

    “好的,慢走。”雷恬恬挥手跟他道别。

    【雷恬恬声望值+1000,尊敬(9000/10000)】

    李濡刚走出门口就看见了系统提示——【尊敬(9000/10000)】。

    “要不要使用【NPC支线任务卡】?”

    很显然,雷恬恬作为泰嘉集团分公司的高管,她身上一定还有可以挖掘的价值,更何况她的声望等级马上就要到【崇敬】了。

    而【NPC支线任务卡】的说明是:对【尊敬】以上的NPC使用,可以接受NPC支线任务。NPC声望等级越高,支线任务性价比越高!

    所以到底是使用任务卡,一鼓作气冲击【崇敬】,还是等到【崇敬】以后再使用呢?

    李濡有些犹豫。

    “对了,虽然泰嘉中心的体量不足以进行联动分销,但如果自己可以私下帮她介绍客户的话,她应该也可以给予一定的报酬,同时也能够或许声望值。”

    考虑到这一层,李濡心中便有了计较:“雷恬恬是个可以深交的朋友,不需要这么着急把宝贵的支线任务卡浪费在【尊敬】阶段。”

    随后,李濡又摸出了手机,准备争取在今天之内就把两份协议都搞定。

    于是他拨通了赵福娟老太太的电话。原本还以为,赵福娟老太太年纪大了,或许需要跟她解释得更清楚一些,谁知道一听完他的请求,老太太很干脆的就答应了。

    原因则更加简单——李濡帮助过她,甚至还帮她跟儿媳妇消除了隔阂。所以她坚信李濡不会欺骗自己,而李濡有困难的时候,她自然更应该回报。

    似乎有些过分单纯,却让李濡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真正的去为自己的客户们“经纪人生”,而不是只为了利益工作。

    作为新世纪的年轻人,李濡觉得“工作的意义”比“工作的回报”更重要!

    因为有一句话,他已经忘记在什么地方听过了,却深以为然:只有工作才能让自己找到人生的意义……

    ……

    ……

    又忙活了两三个小时,到了午后一点左右,李濡终于回到了白马府店。

    一进门就遇见了方元。

    【方元声望值+1000,尊敬(2900/10000)】

    “无缘无故加声望值吗?”李濡有些诧异。

    方元却是走上前看着他,叹了口气挤出笑容:“在外面跑了一天,整个人都晒红了啊!”

    李濡这才发现,因为在烈日下骑自行车,暴晒之后,自己身上没有被衣服遮盖的地方都透着一抹嫩红色,尤其是短袖口子的位置,有了一道极其明显的分界线。

    可以想见,再过上一两天,他身上的皮肤就会像玫瑰花瓣一样,开始一片一片飘落了……

    而在方元看来,这一切都是为了帮助自己!

    “经理,我没事。罗区呢?”李濡开口问。

    “在里面呢。”方元叮嘱起来:“你先不要进去,接下去也千万不要再提那个协议的事情了,我想想办法,不会让你没有提成的。”

    李濡却摇了摇头:“躲是躲不过去的,他一直呆在我们店里,不就是等着收拾我吗?”

    方元语塞。

    确实,以往开区会,一般持续到中午,然后区域经理请大家吃个午饭就会离开了。今天却始终等在门店里,自然是针对李濡的。

    李濡对方元笑了笑,径直走了进去。

    刚一露面,罗海瞥了他一眼,立刻严肃道:“李濡,你不在门店里好好完成沟通指标,这么长时间跑哪去了?看房?还是签单?”

    之前罗海已经把李濡的客户都查了一遍,并没有今天约出来看房的,更别提签单了。所以他才故意在这里守着,要给李濡难堪。

    至于“承诺不追究协议”?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里。他才不相信李濡能够让客户签这种玩意儿呢。

    “都不是。”李濡老老实实的应道。

    “喔?”罗海眯起眼睛:“那就是无故离岗咯?”

    方元也跟了进来,主动替他解围:“罗区,方元是去客户那里收取查档资料了,跟我说过的。”

    “哦~”这个理由很正当,罗海便不好发作。

    不料李濡自己却主动开口说:“都不是,我是去找客户签协议了。罗区,你看!”

    言罢,李濡从自己公文包里把两份协议都拿了出来,随后又打开手机,把拍摄的视频和照片一一播放……

    罗海一下子就懵了!

    他怎么都想不到,李濡竟然真的把协议签回来了?

    而且是完全根据他的要求,有签字,有照片,有视频!甚至看那照片,两个客户都笑眯眯的,一点没有为难的样子,好像非常乐意配合!

    “丽苗,你来看看,这是李濡的客户吗?”他连忙喊道。

    一直在边上冷言旁观的冯丽苗早就忍不住了,立刻起身凑过来查看。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无论他们有多少疑问,都是铁证如山。

    “罗区,是李濡的客户没错。”冯丽苗心不甘情不愿,神色复杂的应道。

    她随即转向李濡:“你是怎么让客户签这份协议的?”

    在她以及其他人的概念当中,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就是告诉客户,这份协议对我很重要。她们就签了。”李濡回答说。

    听完,冯丽苗和罗海都死死盯着他,然而他的表情却很平淡,看不出丝毫的紧张,就好像他说的全都是事实一般。

    “你是不是用其他的事情胁迫客户了?”罗海忽然厉声喝道:“我警告你,可不要一错再错!”

    冯丽苗的脸色也不好看,因为这么一来,她的手段就完全被破解了。

    而方元站在边上,却不好插嘴。区域经理一般不会越过经理直接管理经纪人,但既然越过了,经理也就没有话语权了。

    “罗区~”李濡却丝毫不惧,义正严词道:“按照我们的约定,只要我把协议签回来,你就不能取消我们组的业绩。这没错吧?”

    罗海神色阴郁,却只能点头:“没错。”

    “那好,现在协议和照片视频就在这,我已经完成了。至于我是怎么完成的,我也已经解释过了。无论你们信或不信,这就是事实。”

    李濡也越来越严肃:“但如果你身为区域经理却出尔反尔的话……”

    他没有把话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区域经理的职权确实很大,可是相应的,也不能太乱来。

    于是,被李濡一番话架住的罗海,只能阴沉道:“好,你确实完成了约定,你们组的业绩……”

    他的眼神逐渐锐利起来:“照常核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