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19章.做个中间商
    【罗海声望值-5000,仇恨(19995/20000)】

    【方元声望值+5000,尊敬(7900/10000)】

    【冯丽苗声望值+2000,中立(2500/3000)】

    看着眼前忽然跳动的声望值,李濡觉得奇怪。

    自己把协议签了回来,赢得了跟罗海之间的赌约,却坏了他的事情,甚至在全区域的人面前让他下不来台,他对自己的声望值降为【仇恨】并不意外。

    但这么一来就帮了方元,声望值上涨也属自然。唯一诡异的冯丽苗的态度……

    自己这么一搞,就破坏了她的计划,重新帮方元争取到了平等竞争的机会。她本应该恨极了自己才对,怎么声望值还会增加呢?

    还没等他想明白,罗海就开口了:“哼~方元,你组里有这么牛逼的经纪人,我倒是没想到。那你接下来可要好好努力了。”

    他扔下一句不清不楚的威胁,起来离开了白马府店,脸色铁青,冯丽苗却是神色玩味。

    方元也一把薅住李濡,将他拉进了小会议室批评起来:“你也是太乱来了!你快跟我说说,这协议到底是怎么签下来的?你又对客户撒什么慌了?”

    “经理,我真没撒谎。”李濡摇摇头:“真的就是实事求是的解释,向客户说明了业绩对我们的重要性,然后客户主动签字的,非常配合!”

    “真的?”方元却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李濡知道这事肯定要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不过他早就准备好了:“经理,其实是这样的。客户雷恬恬小姐……”

    他把泰嘉中心的目前的困境说了一遍,最后才道:“所以,她其实是想拉我跳槽,所以才配合的。”

    听完,方元怔怔的看了李濡半晌,一阵哑然:“你的意思是,雷恬恬看中了你的能力?”

    “我哪有什么能力?”李濡自嘲起来:“她看中的无非是我们公司的客户渠道而已。如果我真的接受了她的邀请而跳槽,第一件事就是利用嘉业公司的渠道挖客户资料吧?”

    “当初刚培训完下店的时候,你不就告诉过我,公司的公共客户信息多达数百万条,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吗?”

    “在没办法跟公司正常合作的情况下,搞一搞这种走私的行为,对泰嘉中心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方元皱眉想了想,点点头:“这倒是没错。看来这个雷恬恬挺厉害啊,只不过在你手上买了套房子,就把主意打得这么远了。”

    所谓公共客户,其实在很多经纪人眼中看来,跟垃圾无异。因为只有超过一个月没有形成看房,或者超过半年没有成交的客户,才会被系统自动划入公共客户。

    这部分客户意味着低质量、不诚心、没有迫切购房需求、成交难度大的特点。

    但这其实是嘉业公司,耗费了近20年的时间,一点一滴储存下来的财富!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客户在2000年就进入了嘉业公司的客户库当中,当时或许买不起房子,可五年以后呢?十年以后呢?甚至十五年以后呢?

    人是不会一成不变的,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日益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和收入的提高,以及杭城市这样一个高速发展中城市喜闻乐见的拆迁爆发……

    天知道谁会在下一秒成为富翁?

    一两条,几百条,或者上千条客户信息,或许并没有什么意义。可一旦数量达到了数百万之后产生的质变,就非常可怕了!

    这意味着客户始终在碗里,区别只是什么时候摘桃子罢了。

    哪怕这数百万条信息当中,有三分之一甚至更高比例是重复的都没关系。

    所以每一个经纪人的日常工作指标当中有一条,就是进行每天进行100次电话沟通。当经纪人是私人客户数量不够时,就只能到公共客户里去淘金了。

    而事实证明,几乎每一周的成交总结当中,都有相当一部分成交客户的来源是——系统公共客户。

    这才是房地产中介公司真正的半壁江山,而另外一半,则是房源信息。

    说白了,这个行业赚的就是信息价值!

    所以方元接受了李濡的借口,紧接着就问:“那你自己是怎么考虑的?现在罗海对你肯定恨之入骨了,如果你选择跳槽,我支持你。”

    “可是我说过了,我会挺你的,所以拒绝了。”李濡应得非常直白:“她甚至还让我说服你,带着我们整条业务组一起跳槽,直接到泰嘉中心组成销售团队,也被我拒绝了。”

    方元一愣,笑了:“你小子就这么替我拒绝了?现在罗海摆明了要整我,万一我想跳槽呢?”

    “不合适!”李濡认真解释起来:“泰嘉中心有两栋楼都顺利出租了,他们的租金并不便宜,所以资金链暂时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就算真要去,也得等到他们的贷款到期,资金链吃紧甚至需要集团输血的时候再去,那样才能拿到更大的自主权和更好的条件。只要我们去了能够直接解决问题,不愁没有好发展。”

    方元看着李濡侃侃而谈的模样,由衷说:“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有头脑?你要是早两个月开窍签单,也不至于沦落到靠信用卡度日的地步吧?”

    “对了,我还得劝你一句,信用卡可不是好玩的,你下个月拿了提成还是尽快还清吧。我们多少客户都是在这个问题上卡住了,不能申请贷款,你自己要有数。”

    李濡顿时一头黑线!

    “说的好好的,你扯这些黑历史干嘛……”

    诚如方元所言,李濡一直过得非常拮据。因为生性要强,所以他宁愿自己透支信用卡也不肯张嘴向父母要钱。

    在他的概念里,既然已经大学毕业了,就应该自食其力。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无论自己过成什么样都坚决不啃老。

    李濡的心里深深明白,只要自己开口了,父母绝不会不管。但身为一个男子汉,他张不开这个嘴……

    见他一脸的窘迫,方元哈哈大笑:“不过你这也算厚积薄发了,不愧是正儿八经市场营销专业的本科生。”

    “以前只是从没试过这样去考虑问题而已。”李濡认真的说了一句。

    在刚刚走出校门的时候,身处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无数社会真相早就通过网络被无数跟他一样的大学生耳熟能详了。

    但知道是一回事,玩不玩得转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在嘉业公司的这几个月下来,李濡发现自己的思维方式也已经发生了改变。

    在遵循丛林法则的销售行业里,那些低学历的员工自有一股子野蛮生长的狠劲,他们未必会去思考太多缘由,只是照着公司和领导的指示去做,同样也能成功。

    相反,反而是李濡这样受过相对良好教育,凡事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的思维方式,总是会在思考当中走些弯路。

    但同样的,有些关节一旦想通了,他们的爆发力肯定比低学历的人要强得多……

    这个道理即使再放大也是一样的。君不见到了2019年,90年代满街乱跑的农民企业家几乎销声匿迹了,取而代之站在顶点的大佬们,无一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

    学历对企业家们的意义,未必只是多么强悍的工作能力,更重要的是眼光和格局。

    方元想了想,转而问道:“所以,你是不是想私下里帮泰嘉中心对接客户,既可以捞外快,又可以保持良好关系,为将来做准备?”

    “不愧是经理,什么都能猜到。”李濡轻轻拍了个马屁。

    “是个办法。行,泰嘉中心我知道,离我们区域不远,说不定就有合适的客户呢。我来联系各家店长,你去联系泰嘉中心,把具体的返点谈好。对了,你其实还可以在中间剥一层,比如10%的返点,你可以只给其他人6%-8%,具体的你自己把控。”

    “嘶~”李濡故作惊呼状:“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

    方元白了他一眼:“得了吧,你都能想到等他们资金链吃紧再做打算的程度,这么简单的中间商赚差价你会想不到?拍马屁也要有个限度啊!”

    李濡嘿嘿一笑:“那我这就跟雷恬恬联系,看看能吃多少回扣。当然了,也有你的一份!”

    方元闻言刚要推辞,他却紧接着就道:“不能不要!没有你的话,我一个人也做不成这种事情。”

    “那行吧。”方元想了想:“就今晚吧,我做东请大家吃饭,顺便说这件事情。你先把返点搞定。毕竟是挖公司的墙角了,低调行事。”

    “明白。”李濡点点头,随即摸出手机走出门去,刚准备给雷恬恬去电话,却被冯丽苗喊住了。

    “小李~”

    李濡回头一见她堆着笑脸,皱眉审视,吃不准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不用对我这么敌视,好歹还是同事嘛,你没事的话,聊两句。”

    “冯经理,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可聊的。不过我相信罗区肯定有很多话想跟你聊。”

    冯丽苗一愣,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仅仅片刻之间,眼角滑落一滴泪水,却被她很快擦干。

    紧接着她也不说话了,道了声“抱歉”,转身回了门店。

    “莫名其妙!”李濡瘪瘪嘴,拨通了雷恬恬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