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20章.老油条的人脉
    雷恬恬接到李濡的电话,听明白他的想法后,虽然有心合作,却也有些顾虑。

    “小李,这样的合作模式虽然可行,却也是权宜之计而已。我们是面向全杭城的创业公司招商的,仅凭你们一个区域的覆盖面,恐怕只是杯水车薪甭了。”

    “覆盖面的问题,我会再想办法。”李濡回答说:“其实我们区域里只要有一单做成,并且确实拿到了返点的钱,那么自然而然就会传开的。”

    雷恬恬玩味道:“说了半天,你就是想跟我谈钱呐?按照我们市场部的规定,每成交一单,销售的提成为8%。我也同样可以给你们8%。”

    “太低了!”李濡立刻反驳:“我们公司其实是有商业地产部的,绕过他们私下成交,其实已经算做私单了,一经发现就会被开除,风险很大。”

    雷恬恬皱眉,她对中介公司内部的具体运作知道得并不太清楚。但作为公司高管,她也能想象如果员工绕过公司做私活,下场肯定是不会好的。

    念及此,她只好问:“那你想要多少?”

    “15%!”李濡狮子大开口。

    闻言,雷恬恬笑了:“小李,我们泰嘉中心的价格是2.8/㎡/天,500平方米起租,一年起签。所以一单的价格最少也要5110000,15%,可就是76650。”

    “太高了!我的职权范围内,没办法答应你。而且这件事对我来说也是私下授权你操作,没办法申报,你明白吗?”

    李濡故作为难:“可是没有切实可见的利益,我的同事肯定也不愿意冒风险。太低了也不行。”

    “10%,我只能答应你这么多。”雷恬恬最后也变得强硬起来。

    不过这个数字李濡已经很满意了。

    因为如果真的是公司和公司之间的合作,那么就算经纪人成交,8%也好,10%或者15%也好,都会先计入公司业绩,再进行提成。

    换句话说,公司是拿大头的,经纪人只能拿小头。但现在是经纪人全拿,自然能够刺激他们的积极性,而且也不需要他们做什么,只需要在私底下向客户多问一句“有没有租赁写字楼的需求”而已。

    “好吧,10%,不能再少了。”李濡立刻答应下来,让雷恬恬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不过她也没太在意,首先毕竟不是针对性宣讲,成交的概率并不高。另一方面,泰嘉中心除了赚租金以外,真正能够循环产生利润的,其实是3块的物业费。

    只要能够基本消化掉C、D两栋楼,总共20多万平方米的可用面积,每年光物业费就能收近500万,更别说还有两个多亿的租金!

    然而实际上,除去外包的保洁、保安等人员之外,真正的泰嘉物业管理公司,满打满算也只有不到20个员工……

    雷恬恬的野心正在于此——只要泰嘉中心的模式能够成功,那么泰嘉集团将来或许会改变“开发销售”的模式,转而改为“开发出租”,将房屋产权握在自己手中不断产生利润。

    这么一来,从泰嘉集团这么一个私营企业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私人老板怕什么?怕的是财富无法传承,也就是所谓的“中国没有贵族”。

    但现在,很多私人老板已经开始有意识的接触信托,引入职业经理人模式,只要能够成功循环运转起来,自己的子子孙孙都能够享受自己造就的财富……

    雷恬恬,想做的就是这样一个职业经理人。甚至她还有想法等累积一定资本后,再跟老板索要股份,从“打工仔”变成“合伙人”,自己也走上资本家的道路。

    就连她会选择彭飞这样一个胸无大志的男人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一个家庭不需要两个强人。

    所以李濡的要求虽然略显过分,却也在她的算盘之内——她需要能够实际产出利润来作为自己的话语权。

    于是,两人可以说是一拍即合。接着两人又确定了一下具体的合作方式,才挂断电话。

    跟雷恬恬聊定了返点比例,李濡心中便有了底。他找到方元,商量了一下具体的中间商模式:由方元联系经理们,再让经理传递给经纪人。

    10%的返点,给经理7%,至于经理再给手下的经纪人多少,就看他们个人的态度了。至于剩下的3%,李濡拿2%,方元拿1%。

    原本李濡是想平分的,但却被方元非常坚决的拒绝了!

    商定了这些之后,方元想了想,也别一个一个找人说了,干脆把李濡拉进了一个名为“机密群”的微信群里。

    刚一进群,李濡就惊了,群里有大概六七十个成员,看了看名字,大部分是他们所在西城大区的经理,还有一些是其他方向城区的经理。

    “这是我们一帮关系好的经理私底下拉的群,专门用来约饭,聊天以及吐槽领导的群。”方元解释道:“大家都是多年交情了,靠得住。而且这群里黑料也很多,谁敢跳反都要被标狼打的。”

    李濡心想:“果然,背地里骂领导是一个缓解压力排遣郁闷的好办法呀!”

    “各位好!新人进群,请多关照!”李濡发送了一条信息,想了想,又发了一个红包,金额不大,只有50块,不过也很快炸出来一大群人。

    有人说话了:“李濡?哪家店的?”

    “别乱拉人啊,小心倒钩狼。”

    “没见是老方拉的人嘛,有什么信不过的?”

    方元:“各位,这是我组里的经纪人。他帮大家找了个捞外快的路子。”

    接着,他把编辑好的内容往群里一发,立刻全体沸腾!

    李濡眼前也是被几十到上百不等的声望值刷屏,乐的合不拢嘴。

    “我仿佛闻见了肉腥味!”

    “哈哈哈~终于有外快了,私单做起来。”

    “商业地产部那帮废材,这么好个项目不接吗?”

    “你管他呢?我们有得赚就行了!”

    “……”

    李濡看着群里一片欢呼,有些纳闷:“经理,你们经理级别的收入不低吧?怎么他们这么激动?”

    “你不懂。”方元苦笑:“首先,谁会嫌钱多呢?哪怕收入再高,也要开源节流才对嘛。”

    “而且,这帮人都是以前捞外快捞习惯的人。早几年的时候,评估费,补个税,补社保,甚至自己炒房,来钱太容易了!只不过这几年管理越来越完善,很多漏洞都被补上了,所以没得捞而已。”

    “只要有路子,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再说!”

    李濡看着群里的气氛,深刻的体会到了方元所谓“老油条”的人脉。

    他记得刚进门店的时候刘平给他介绍过。李濡自己是公司第661期的新人,而方元,则是公司第36期新人,早在2007年就入行,工龄12年了。

    只不过因为他一直在城郊区域,无论是业绩还是影响力都不够,所以才没能升上区域经理。

    然而按照他的资历,哪怕轮也应该轮到了,撑死最近一两年的事情,却又冒出来一个冯丽苗张牙舞爪。

    但是,方元虽然没升上区域经理,可这么些年的人脉却真的累积得很好。他当年同期培训的学员,或者是门店同事,甚至还有他带入行的新人,最高的已经做了分区总监,区域经理也有好几个,门店经理数不过来。

    几乎可以说,李濡想接着泰嘉中心做中间商赚差价,如果没有方元的人脉帮他迅速铺开覆盖面,哪怕换一个资历浅的区域经理,都未必能打开局面。

    李濡又看了看,忽然诧异道:“山岚锦绣2组的黄新文也在群里?”

    “嗯,山岚锦绣两个店长都是我徒弟。”方元淡淡的应了一句。

    “怪不得呢。”李濡开始明白过来:“自己的徒弟都已经把自己远远甩在屁股后面了,方元就算再乐观,肯定也不好受。”

    “而且现在区域里要说谁最有机会竞争区域经理,必然是黄新文无疑。所以方元真正的竞争对手,其实不是冯丽苗,而是黄新文。”

    “这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

    李濡心里想着。他甚至从来没有把自己代入到嘉业公司的体系当中去思考。

    如果是以前,他或许会羡慕黄新文的精明强干,但是现在有了系统,他才不会把自己锁死在嘉业公司里呢。

    路还很长,且走且看吧!

    再说一大群经理们得到了这个消息,也很明白这是在做私单,一个不好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他们在群里迅速商定了说辞:自己有个老客户开发的写字楼要出租,让手底下的经纪人回访一遍所有客户,看看有没有意向……

    这就很恐怖了!

    六七十个店长,对应的至少是五百多个经纪人。而且所有客户,不单单是现在手头的客户,还包含以前成交了而现在成为朋友的客户,覆盖面一下就大了起来,少说也是上万人的规模。

    所以才到了第二天上午,“机密群”里有不断的有人@李濡,要他发送泰嘉中心的地址和联系人电话,准备去看房了。

    李濡没有被冲昏头脑,很冷静的提醒大家,一定要让客户说是“嘉业公司李濡”介绍来的客户,同时也让大家把客户的联系方式汇总发送给他,方便之后结账。

    对客户的说辞是,提“李濡”这个名字可以享受租金优惠。

    等忙完了一阵之后,李濡自己也没敢歇着,瞪着自行车就朝泰嘉中心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