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22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李濡从银行回到门店之后,方元一看见他就笑得合不拢嘴。

    只不过就是在群里吼了几声而已,就平白无故拿了3万多块钱,任谁都会高兴的。

    更何况方元还有房贷车贷和奶粉的压力,钱总是多多益善的。

    【方元声望值+2000,尊敬(9900/10000)】

    但李濡就没这么高兴了,他把自己关于泰嘉中心的顾虑对方元说了一遍。

    “你说得没错。”方元听完后点头:“泰嘉中心现在是我们赚钱的重要资源,想要能够稳定的有钱赚,还得想点办法才行。”

    但说归说,方元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两个人一起从狂喜转为郁闷。

    毕竟捞一票虽然开心,但可持续发展才是硬道理嘛。

    最后两人决定,既然暂时想不出办法的话……那就先去大吃一顿开心一下吧!

    李濡以自己开了大单为理由,邀请了门店里除了1组之外的所有人,连租赁组的同事都没漏掉。

    当他在店里大声喊着今晚要请客的时候,还特意观察过冯丽苗的表情——面无表情,也看不出在想什么。

    那都不重要,只是最后统计人数的时候有点尴尬:总共16个人,他们自己组里满打满算只有5个人,倒是租赁租兵强马壮的,有11个……

    不过李濡并没有因此显得小气,反而当着众人的面,打电话在附近最高档的祥和饭店定了大包厢,并且定下了2000块一桌的标准,引起了一阵喝彩声!

    并不是他真的这么大方,这个主意其实是方元出的,就连吃饭的钱他也坚持要自己出。

    因为现在跟冯丽苗的竞争已近白热化了,什么手段都得用上。

    租赁租在门店里看似跟买卖组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就连区域经理都不是同一个,但其实如果他们有心帮忙的话,也是有作用的。

    首先,租赁客户本身就是购房客户的最大孵化人群。

    这些大都是从外地来到杭城市发展的人,经过几年的奋斗和拼搏,有很多都会选择留在大城市,结婚生子,生根发芽。而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在这里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当他们萌生了买房的念头时,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曾经接触过的租赁经纪人了。

    虽然“杀熟”其实是各行各业都轻车熟路的事情,但中国人始终会习惯性的找熟人。

    在租赁经纪人得知客户要买房时,因为“租买分离”的经营模式,一般都会转给买卖经纪人。

    至于给谁不给谁的……全看心情。

    其次,租赁跟买卖有着截然不同的业务环境。

    他们所在的白马府小区,因为房龄较老,在买卖市场竞争力减弱,在租赁市场的竞争力却在日益加强。

    绝大多数的房源都是带装修的,而且周围交通便利,配套完善,离市中心虽然较远,价格却也相对便宜,正是租赁客户喜欢的类型。

    此外,租赁客户可不是一锤子买卖,往往每隔一两年就会因为各种理由需要搬家,所以他们跟租赁经纪人的接触更多,信任度更高。

    所以,谁获得了租赁租的友谊,也就获得了一个优质客户渠道——公司做过统计,租赁客户转购房客户的成交率,是所有客户当中最高的!

    有一桌2000块标准的大餐等着,而且李濡还说,吃完饭他还要请大家去KTV嗨一下,弄得大家都没什么心思继续工作,全在死等着下班了。

    租赁组经理胡一孝则是笑嘻嘻的到了冯丽苗面前,客气的说:“丽苗,今天我们两条组搞联谊,门店值班就……”

    “没事,我们组来盯着,你们玩得开心点。”冯丽苗露出笑容,爽快的答应下来。

    胡一孝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只是吃顿饭。等到月底了我请客,你和我在联谊一次。”

    “我还稀罕你那点酒呀?”冯丽苗笑怼了一句,也明白胡一孝的意思,无非是要置身事外罢了。

    因为公司的总业绩,一向是买卖占大头,租赁占小头,所以“店经理”的职务极少会轮到租赁经理。

    现在方元组虽然有起色,但冯丽苗也还没有败下阵来,将来万一冯丽苗还是赢了,“店经理”要折腾门店里的其他人,虽然不痛不痒,却总是个不爽。

    所以还是两边都不得罪为好。

    等到了下班时间,方元和胡一孝领着一群人走了,留下了冯丽苗带着自己的人值班。

    然而没过一会冯丽苗的手机就响了。

    “今天约了邱主任吃饭,你陪我一起去吧。”

    冯丽苗一看见罗海发来的信息就皱眉,却无奈。

    上一次她可以拒绝罗海,但这一次罗海在会议上力挺了她。虽然目的没有达到,可罗海的面子却被李濡落得不轻,如果再不答应,就连罗海也得罪了。

    念及此,冯丽苗只能回复:“好的,在哪?”

    “祥和饭店666。”

    冯丽苗一看,心中苦笑:“不是冤家不聚头!”

    她默默起身到卫生间对着镜子补了个妆,叮嘱了经纪人们一声之后来到马路边,罗海那辆骚气的红色宝马5系已经等着了。

    等她坐上副驾驶,罗海还认真看了她两眼,夸奖道:“你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冯丽苗没有接茬,转移话题问道:“约邱主任吃饭是为了什么事?”

    两人口中的邱主任名叫邱向明,是杭城市XH区房管局的办公室主任。从级别上来说,在副省级的省会城市只能算芝麻小官。

    但却是中介公司的主管部门领导,不仅不能得罪,还必须搞好关系。

    “别提了,想起来就憋屈!”罗海恼道:“王总选定了金帝城的门店,租金都预付了,就等着交付后装修开业。”

    “结果金帝公司自己也开了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叫金帝房屋置换公司。他们要垄断金帝城的业务,不让其他公司插手。王总让我搞定这事。”

    “也真是见了鬼,金帝公司好好的开发公司,也做起中介生意了。”

    冯丽苗却应道:“全产业链布局是最近这两年各大公司都在做的事情,金帝是大公司,这样做很正常。金帝城上百万方的体量,能够垄断的话,一年少说也能赚上千万。连成本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罗海哼了一声:“我管他那么多!找邱主任告他们一个恶意竞争扰乱市场,非得让他们知道厉害。刚入行的菜鸟,也敢跟我们嘉业抢饭吃!”

    冯丽苗点点头,没再回应了。

    从客观来说,只要公平竞争,嘉业公司有这个底气蔑视杭城市的所有竞业公司,否则金帝置换也没必要玩垄断这一手。

    但她觉得罗海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些——金帝杭城公司,可是金帝集团旗下的企业。作为一家在整个长三角地区都知名的开发大佬,如果没有事先打通各个关节,又怎么会胡乱做事呢?

    只不过这些话她憋着没说。

    站在冯丽苗的角度上,虽然她利用了罗海来打压方元,却也没有就此依附罗海的打算。

    如果在这件事情上罗海踢到了铁板,甚至惹出什么事情来,说不定会让公司高层反感,也就能够老实一点了。

    如是想着,冯丽苗已经开始盘算起来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几分钟之后,车子驶入了祥和饭店的停车场。冯丽苗远远看去,方元他们一群人已经上楼了。

    下车之后,两人就在大厅里等着邱向明,一直等了二十多分钟之后,这位芝麻小官才姗姗来迟。

    “邱主任好!”罗海立刻很狗腿的迎了上去,脸上堆满了笑容。

    怎料邱向明根本就不给他面子,倒是对着冯丽苗很是认真的看了几眼。

    罗海心中暗骂“老色批”,脸上表情不变:“邱主任,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冯丽苗经理,是我的下属。”

    “邱主任你好~”冯丽苗落落大方的跟他握手:“早就听罗区说你和蔼可亲,一点架子都没有,今天总算有幸见到你了!”

    “好好好~”邱向明跟她握手,但是手中传来的些许触觉,却让他有些尴尬。

    冯丽苗这么一个成熟的水蜜桃,在他心中本是温润细柔的印象。但一握手才发现她的掌心粗糙,摩擦力恐怕是有点大呐……

    脑中的些许遐想立刻就烟消云散了。

    他不露声色的收回了手,反倒让罗海松了口气——他自己都还没牵过冯丽苗的手呢!

    “邱主任,你请!”他连忙引路,三人一同进了包间。

    罗海忙着招呼服务员上酒上菜,邱向明则对冯丽苗问道:“冯经理,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我是赣省人,家是农村的。”

    “难怪了~”邱向明有些遗憾。

    罗海听得云里雾里,但冯丽苗自己心里却明白得很,也松了口气。

    都是预定好的,酒菜上的很快。一番推杯换盏后,罗海开始进入正题……

    ……

    ……

    “老方,真打算跟丽苗斗一斗了?”胡一孝喝得满面红光,揽着方元八卦起来。

    “不然还能怎么办?”方元瘪瘪嘴:“人家都打上门了,我难道不还手吗?”

    “老胡,你得给我个准话,这么多年交情了,你帮不帮我?”

    “我能帮得上你什么?”胡一孝连忙摆手:“租买分离呀!”

    方元认真道:“我可清楚的很,你上个月给她的两个客户都成交了,不厚道啊!想当初你刚入行的时候,还是我帮你签的第一单呢。”

    早些年的时候,公司还没有实行“租买分离”,一条组里既有租赁经纪人,也有买卖经纪人,当时两人就是一条组的。

    现在方元聊起这些,胡一孝也很是为难:“那是因为她把租赁的客户给我了,投桃报李嘛。哎~老方你可别让我为难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方元有些郁闷,心道胡一孝还真是油盐不进。

    反观另一边的李濡,倒是跟那些租赁经纪人们打得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