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24章.我,秦始皇!
    一开始,李濡只是漫无目的的搜索了几个关键词,比如“写字楼租赁策略”和“写字楼营销”之类的。

    但是跳出来的内容却不能让他满意——不是品牌写字楼的广告,就是企业家培训班的邀请函。

    说起这种所谓的“总裁班”或者“精英班”,其实模式由来已久了。

    最初是上个世纪靠气功行骗的那帮人搞出来的,主要目的是收徒,卖书,卖录像,卖药。

    后来在培训行业被发扬光大,专门用一些极端的方式来对员工进行所谓的“积极性培训”和“狼性培训”。

    最后,市场上就冒出来很多的“文化公司”,美其名曰“创业指导”或者是“经营指南”。

    然而就连讲师的普通话都说不利索,却能引得很多创业初期小老板的追捧。

    最夸张的时候,一节课程的费用可以高达数万,却还一票难求。一场的利润就可以高达上千万!

    这就是所谓的收“智商税”了,李濡在大学里的课程里有讲过类似的案例。

    只不过渐渐的,很多人也知道了这都是骗局,效果就不那么好了。

    毕竟讲师讲的那些商业模式虽然没错,却是过于空泛,不接地气,不能直接套用的。否则讲师做生意真的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自己去办企业,而是要讲课呢?

    到了现在这个阶段,这种骗术已经很不好使了,基本模式是电话销售按照名单逐一的打电话,邀请小企业老板来上课。课程的内容确实也有进步,不会再从商业模式讲到国家经济,而是服务于单一行业……

    “咦?”李濡一边在心里吐槽着这种模式,脑子里却忽然冒出来一个念头:“这个模式如果再变种一下的话,是不是也能够用于房地产销售行业呢?”

    “说不定,还能够解决泰嘉中心的销售问题?”

    只是灵光一闪,李濡却从当中嗅到了某种可能性……

    ……

    ……

    第二天一早,李濡精神抖擞的跨上了自行车来到门店,打完卡跟方元招呼了一声,就朝着泰嘉中心去了。

    昨晚他一直研究到后半夜,总算是琢磨出来一个可行性比较高的方案。只是这个方案想要实行的话,需要泰嘉中心出人,出场地,以及出钱!

    他需要征询雷恬恬的意见。

    然而到了门口一连打了三个电话都被雷恬恬给挂断了,片刻之后她回过来一条短信:“正在开会,稍后回电。”

    无奈,李濡只能回复:“我在大厅”,然后坐下耐心等着。

    一直过了半个小时,雷恬恬才急急忙忙的从楼上下来,踩着高跟鞋气喘吁吁的:“这么着急,什么事?”

    她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小雷。”

    雷恬恬回头一看,脸色猛然一僵:“郭总。”

    李濡歪头,见她身后是个穿着正装的男子,看上去30多岁,很有点人模狗样的气质。

    “嗯。”郭总也看见了李濡,微微蹙眉:“小雷,这周的业绩不错。不过还是要再接再厉。”

    “还有,私生活最好不要影响到工作!”

    雷恬恬要买房子办理贷款,在公司开收入证明是要郭总盖章的,所以他知道雷恬恬即将结婚的消息。

    而且身为同事,他也见过彭飞。于是李濡很自然的就被他想成了追求雷恬恬的狂蜂浪蝶。

    言罢,雷恬恬急忙解释道:“郭总,这位是嘉业公司的经纪人,李濡。”

    “这周的两单成交就是他帮我们促成的,这件事我跟你报备过。”

    郭总这才拿正眼又看了看李濡:“原来是嘉业公司的人。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做事情要注意方式方法。旁门左道只能做一时,却做不了一世。”

    这下连李濡都有点听不下去了,开口反驳道:“郭总对吧?明明是你们泰嘉中心体量太小,连跟我们公司正式合作的资格都没有,我好心好意帮你们,你就这态度?”

    “哼~”郭总冷笑:“不知道如果我给你们公司的王总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你还有没有心情跟我在这扯淡!我们泰嘉中心靠的是硬实力,而你只不过是个捞偏门的,别拿着鸡毛当令箭!”

    “小雷,从现在开始停止跟他合作,而且给他们的钱本就平不了账了,再合作下去也要出问题。”

    说完,郭总朝李濡轻蔑的一抬眉,洋洋得意的转身离开了。

    【郭成强声望值-100,中立(100/3000)】

    李濡整个人都不好了,对雷恬恬质问道:“你们这位郭总是个脑残吧?本来就租不出去的楼盘,还不跟我们合作?”

    “他是怕泰嘉中心凉得不够快吗?”

    雷恬恬也有些尴尬:“没事的,合作的事情我早就跟他报备过了,再跟他说说,肯定还能继续的。只不过他是泰嘉集团的二少爷,平时颐指气使习惯了,死要面子而已。”

    “你不知道,要用泰嘉中心开拓新业务模式就是他提出来的。”

    “他提出来的?”李濡有些惊讶。

    跟雷恬恬合作以后,他也研究过泰嘉集团,知道这家企业主要业务是承建商,连开发都很少做,就更别说自营写字楼了。

    “就这货?有这种全产业链布局的眼光?”李濡表示不能相信。

    雷恬恬笑了:“他可是国外名校的高材生,能力是不缺的。只不过他父亲传统观念比较重,财产分配给他的比例很小,所以欲求不满,想要做出一番事业证明自己罢了。”

    “明白了。”李濡冷笑:“就是觉得我只是个经纪人,没什么分量呗!就算跳过我,愿意跟你们合作走私单的经纪人也是一抓一大把的。”

    “看来你挺有自知之明啊?”雷恬恬应道:“你知不知道,昨天把钱汇给你之后,有两个人联系到我,询问我如果合作的话,能给多少返点……”

    李濡一惊:“你没说漏吧?”

    “当然,我告诉别人都是7%。”雷恬恬笑了:“只不过你的渠道里,动小心思的人也不少哦。”

    李濡点点头:“那是肯定的。不过只要无利可图,他们也不会不要脸的。”

    这个情况其实他早就料到了,既然自己能合作,别人自然也能。而且别人肯定知道自己赚了差价,所以来试探了。好在雷恬恬没有卖了他。

    “对了,你一大早找我什么事?”雷恬恬忽然想起这一茬来。

    “我有个计划,说不定可以快速帮你消化空置的面积。”

    “真的?走,去我办公室谈。”

    一路跟着雷恬恬前往办公室,李濡才感受到了她在泰嘉中心的权力有多大。

    遇见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要恭敬的朝她问一声:雷总好!

    进了办公室,李濡忍不住啧啧称赞:“没想到你办公室这么大?”

    “其实还可以更大。”雷恬恬笑道:“泰嘉集团是老牌企业了,老板就喜欢这种风格。郭总的办公室比我这还大呢!”

    “浪费!”李濡评价了一句:“省点面积租掉该多好?”

    “小农思想。”雷恬恬怼了他一句:“你快说吧,什么计划?”

    “忽悠人。”李濡开门见山:“市面上有很多创业培训班,你知道吧?”

    “当然,都是骗子。”

    “你别管他们是不是骗子,但无可否认的是,只要有人来听课,他们的收益就很高,一本万利,比你这可要强多了。”

    “都干不长久,还有被定性成传销的风险。”

    “你倒的门清儿。”李濡笑了:“但如果他们都把培训放到你这里来呢?同时结合宫树区的大计划以及各种政策扶植,重点宣传一下你们泰嘉中心……那些创业者,会不会趋之若鹜?”

    “政策扶植?”雷恬恬皱眉:“可是能获得政策扶植是他们创业者企业本身的实力使然,跟我们写字楼没关……”

    系字还没说出口,她自己就反应了过来:“你是说,让创业培训的人给他们讲课,然后用写字楼内的明星企业作为范例,凸显我们写字楼的作用?”

    李濡点点头:“不愧是女总经理,举一反三呐!”

    “这能行吗?”雷恬恬对此表示非常怀疑:“现在是网络时代,什么事情网上一查就有,哪还来那么多傻子?”

    “你听说过秦始皇吗?”李濡忽然反问。

    雷恬恬一脸懵逼:“当然听说过啊!”

    “那你听说过‘我,秦始皇,打钱’吗?”

    “什么鬼!”雷恬恬无奈道:“这不就是个诈骗方式变成的段子吗?”

    李濡摇了摇头:“但是,真的有人靠它骗到钱了,不是吗?”

    “既然连秦始皇还活着,活着蒋光头在大陆存了金条这些荒谬到极点的事情都有人相信,那写字楼塑造明星企业,相比之下就靠谱很多了吧?”

    雷恬恬诧异道:“你有把握吗?”

    李濡一摊手:“别问我,我就是出个注意。找个文化公司聊一聊,让他们出方案。只要成交了,就给他们5%的提成,不成就没有。你们泰嘉中心只要提供场地,一些工作人员就行了,试试又有何妨呢?”

    雷恬恬想了想,露出玩味的笑容:“那你呢?”

    “我拿剩下的5%呀!”李濡露出了狐狸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