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25章.不可能只是青铜
    “我就知道!”雷恬恬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所以,你只不过帮我出了个主意,就想要5%的返点?这生意未免也太好做了点吧!”

    李濡厚着脸皮应道:“如果我不说,你能想到吗?”

    “……”雷恬恬一时语塞,她想了许久依然摇头:“不行,除非你来执行你自己的想法,否则我最多给你1%。”

    李濡叹了口气,心道果然没有钱是好赚的。而且这个主意完全抛开了嘉业公司,1%根本不能满足他的胃口。

    可是对于这种带有洗脑传销性质的创业培训,他虽然懂得其中的原理,可要实际执行却也是两眼一抹黑。

    “你把泰嘉中心的所有资料,还有明星企业的信息都发给我,我研究研究,等有具体方案了再跟你联系。”他只能如此应道。

    雷恬恬点点头,目送他离开,心中却早已被这个年轻人的灵活思路而震惊了。

    她已经工作很多年,执行过的,接触过的以及学习过的营销案例数不胜数,自诩也是精通营销的高手。

    但是把写字楼运营用创业培训的方式来做?

    她必须承认这种脑洞她根本就开不出来。

    只不过脑洞虽好,关键还是得看执行!成功的商业营销,优秀的策划和强悍的执行缺一不可。

    所以她越发好奇,李濡究竟会怎样来完成自己的脑洞呢?

    ……

    ……

    李濡从泰嘉中心离开的时候,其实是有些郁闷的。

    他原本的计划是只出点子,把具体的执行丢给雷恬恬,自己坐享其成。

    然而现实很快就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谁也不是傻子!

    毕竟现在这个商业社会,点子并不值钱,值钱的是把点子变成利益的执行力。就算是马云,如果没有当年十八罗汉的超绝执行力,现如今也不会有阿里巴巴的四万亿市值。

    “哎~如果我也有自己的十八罗汉就好了!”李濡如是想着,但又谈何容易呢?

    虽然人们津津乐道的都是马云成功以后,成就的十八罗汉金身,赞叹他们能够跟着当时一无所有的马云一往无前。

    但马云当时真的一无所有吗?

    在学校的课程里有专门介绍,后来被称为十八罗汉的马云团队的忠诚,是建立在马云已经有创建海波翻译社盈利,创办中国黄页与杭城电信合作,并且成为外贸部特邀的网站开发者这些荣耀光环之下的。

    换句话说,这个团队里的人都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同时又有了那么多成功的经验,有理论和实践基础的支撑,才有了十八罗汉的。

    只不过媒体更热衷于炒作“十八罗汉倒贴钱跟马云创业”这样神话般的事情,才让很多道听途说的人以为马云真的能忽悠人倒贴钱给他白干活呢!

    “首先要培养自己的团队,单打独斗不仅仅是累,而且效率低下,还成不了气候。”

    李濡想明白了之后,脚下发泄般的用力,把些许郁闷抛之脑后,开始往门店飞快的骑去。

    既然要培养团队,那么自己的两个徒弟正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再加上自己还要先把他们都成交一单,只要一切顺利的话,说不定就能收获两个忠实的拥趸!

    到了门店之后,李濡就兴冲冲的朝办公区走去,准备先帮王千里和马远志沟通一下现有的客户,试着从中挖掘出成交的机会。

    然而他前前后后,连卫生间、会议室都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两人的身影。

    “这是去哪了?”李濡见方元也不在,还以为是陪他们看房去了,便找到刘平询问。

    “老方儿子发烧,他上医院去了。小王和小马,我也不知道。”刘平给出的答案令李濡有些意外。

    无奈之下,李濡只能摸出手机给王千里打了过去,对面很快接了起来。

    “喂,师傅?”王千里的声音传来,周围还有些嘈杂。

    “你和小马在哪?”

    “哦~我们出来验房来了,一会就回去。”

    “验房?好的,我知道了。”

    李濡挂断了电话,心里却犯了嘀咕:“虽然验房也是新人的培训环节,可这都一个多月了,白马府小区的户型种类并不多,早就应该熟悉了。最近也没有新挂牌的房源,除非……”

    他立刻跑到钥匙箱边上,拿起登记本看了起来。按照公司规定,所有钥匙出借都必须有详细登记,以防别人需要用的时候找不到人。

    可是李濡却发现钥匙本上,今天一条出借记录都没有,连钥匙都没拿,验鸡毛的房啊?

    “到底跑哪去了?”李濡有些不悦,既然王千里已经撒谎骗了自己,那再打电话问也只会得到另一个借口。

    “没有借钥匙,那就不可能是看房和验房,他们也没有单子,就更不可能是跑后续了。所以,这俩货是翘班了?但他们翘班又能去哪呢?”

    李濡认真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电话里周围的嘈杂声,似乎有些熟悉……

    “靠!”

    他知道两人翘班去哪儿了!

    心中的无名之火“腾”得就燃了起来,李濡一溜小跑,很快就到了小区外面一家商铺的门口,而商铺的招牌上,写着“网鱼网咖”。

    李濡推门走了进去,这时虽然还是上午,但粗粗一眼扫去,上座率接近七成,同时他也扫到了王千里和马远志的背影。

    走上前去,只见两人都在热火朝天的撸着,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人。

    “快快!放大啊~哎~艹啊~”王千里一阵鬼吼之后,屏幕变成了灰白一片。

    他摘下耳机不由分说就给了马远志一记爆栗:“你个呆子!青铜真是带不动?”

    “那你是什么等级?”耳边忽然有人问。

    “我白银啊!”

    “哦~我还以为你是个王者呢。”

    王千里再一听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接着浑身猛然一僵,缓缓的回过头,就看见了李濡笑眯眯的望着他。

    “额~师傅~”

    边上的马远志还带着耳机没听见,焦急的推了推王千里的胳膊:“哥,复活啊!想什么呢?”

    “下机。”王千里忙道:“别玩了!”

    “别啊~下个月就是LPL总决赛了,我不能还是个青铜!”

    “喊你别玩了,听不见吗?”王千里急了,又是一记爆栗。

    马远志这才委屈的扭过头看着他,同时也看见了李濡……

    “啊!师傅~”

    “接着玩,没事。”李濡笑眯眯的应声:“我去给吴元祥端茶认错就行了。”

    两人闻言,都耷拉着脑袋,不敢狡辩。

    李濡瘪瘪嘴,继续说:“这个世界很公平的,就像这游戏,你多玩多练,真的下了苦功夫,水平总会进步的,不可能只是青铜。”

    “只不过你们的人生也一样!就看你们想把时间花在哪里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心中嘲笑着自己的幼稚!

    王千里和马远志对视怔了几秒,急忙起身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