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28章.卖水的人
    雷恬恬实在搞不懂所谓“办法想到一半了”是什么意思,只好带着疑惑和好奇站在门口等着李濡。

    前两次李濡都是踩着自行车来的,总是满头大汗,所以她还特意拿了两张纸巾准备给他擦汗。

    结果等了半天没见人,倒是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下来一个人……

    雷恬恬被阳光晃了眼睛,抬手挡了挡才看清——在阳光的光晕中,是个挺拔的身影站在路边,修身贴合的西装被撑得棱角分明,却看不清面容。

    “会不会是哪个创业老板来租写字楼的?”雷恬恬下意识的迎了上去,不料对方也直接朝她走了过来。

    待走近了几步后,阳光被高大的身躯挡住,雷恬恬才看清楚来人。

    “李濡?”她难以置信的喊了一声,好像第一次认识对方。

    “你怎么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啊?有那么夸张吗?”李濡也笑了,对这个效果很满意。

    公司在新人培训的时候,专门有一堂课叫“你的形象价值百万”,讲的就是经纪人的穿衣搭配和言谈举止之类的细节。

    就跟很多生意人会凭借车子、手表甚至领带夹来判断别人的性格、品位甚至格局,客户在见到经纪人的时候,一身臃肿劣质的西装和一身高档合体的西装,留给人的印象是天差地别的。

    而且,穿的好一点,真的对一个人的自信有帮助!

    所以李濡其实很早就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了,奈何囊中羞涩,现在赚了点钱,这点形象投资还是花得非常值得的。

    “确实有点见鬼!”雷恬恬揶揄道:“你忽然就从掉丝变成了高富帅,我很难不惊讶。”

    还不等李濡接话,她直接就转入了正题:“快说吧,你所谓的办法想到一半了,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你忽然改变形象,恐怕也不是穷人乍富的心态吧?”

    对于李濡,她还是有一些判断的。这个年轻人很聪明,也很有灵性,至少不会有那些暴发户的臭毛病。否则的话,7万块钱其实已经可以按揭一辆宝马了。

    李濡开口解释:“其实办法已经都想到了,只不过目前只能执行一半,而且还需要你的配合。”

    接着他就把自己的计划都跟雷恬恬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雷恬恬简直无语了!

    “你的意思是,你要帮我解决销售问题,结果却要我先帮组织一场房产团购会?”

    她有些气恼:“李濡,没你这么占便宜的吧?”

    “互利互惠嘛!”李濡耐心的劝导:“你想一想,如果泰嘉中心的明星企业老板都住到了一个板块里,首先是可以加强他们之间的交流联系。我都研究过了,这些企业同质化程度很高,虽说有相互竞争的,但也有相互可以合作的。”

    “这对于打造泰嘉中心‘新型创业’为核心的服务理念是有帮助的。”

    “新型创业?”雷恬恬一愣。

    李濡理所当然道:“没错。这可不是我提出来的概念,而是现在市场最流行的创业模式。”

    “作为你们产业园区来说,也同样需要有一个主题概念作为辅助,不要去奢求大范围的客户群体,而是在小范围的客户群体里打出名气。”

    “最简单的例子,杭城百脑汇和颐高,还有四季青服装城、丝绸市场,不都是这样的吗?只做单一产业,形成影响力,自然有市场。”

    雷恬恬忍不住点了点头:“你说的确实有些道理,但举的例子却不太对。你说的那些地方,都是经过十几年累积的……”

    “网络时代,你的思维僵化了!”李濡毫不留情的讽刺:“泰嘉中心的明星产业,绝大多数都是新型创业者,你只需要给他们一个苗头,他们自己就会散发出想法了。”

    “那你究竟需要我做什么?”

    “今天我会准备一些资料,然后明天上午,你提供一个大会议室,把这些老板都喊来,剩下的交给我。”

    “不可能!那些老板并不受我们的控制,你不把你的计划说清楚,我没理由帮你。”

    李濡看着雷恬恬一脸的坚决,以及深藏在眼底的好奇,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开口问道:“你听说过泰山会吗?”

    “什么会?”雷恬恬一怔:“武侠吗?”

    “我的天~”李濡无语了,但转念一想,雷恬恬比她要大六七岁,这些现在被津津乐道,尤其是在大学生群体中传播最广的秘闻,她却未必知道。

    念及此,李濡只好解释起来:“泰山会,是由中国的著名企业家们成立的,每年只发展1家会员单位。现在的会员单位包括联想控股、四通集团、泛海集团、远大集团、复星集团、巨人集团等十余家,联想控股总裁柳传志亲任会长,段永基任理事长,顾问吴敬琏和胡德平。”

    这一连串如雷贯耳的名字彻底把雷恬恬震住了,竟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回答,怔怔出神的继续听着。

    李濡继续道:“除了泰山会之外,还有华夏同学会,以及从江南会转变而来的湖畔大学。湖畔大学你总该听说过了吧?”

    雷恬恬这才回过神来:“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确实没关系,但可以用来画饼。”李濡认真道:“你想啊,这些公司都在泰嘉中心,老板们相互之间也都认识。如果由你们泰嘉中心牵头,效仿那些大佬成立一个类似的联盟会,让他们能够互通有无,相互帮助,他们一定是会愿意的。生意人永远不会拒绝拥有更多的朋友。”

    “只要有这样一个组织存在,那么就可以用来作为一个吸引客户的噱头,甚至连你们的租金都可以上涨一些。”

    “而我,只是想做一个在泰嘉中心卖水的人……”

    最后的这句话,雷恬恬听懂了。

    所谓“卖水人”,是商业流传极光的一个故事:在淘金热的时候,无数人朝着西部去了。但最后真正淘到金子的人却是极少数,更多的是一无所获,甚至命丧他乡。

    但是借着淘金热,却让那些做衍生行业的人赚了个钵满盆盈——在金矿周围开旅店的,出售淘金工具的,以及……卖水给淘金者喝的人,都赚到了庞大的财富。

    于是后来就有了一句调侃般的“一挖金矿误终身,赚钱缘是卖水人”。比如开饭店的未必赚钱,相反,是那些给饭店提供餐具配送,替饭店打印传单广告的各种配套服务商发了。

    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为客户和司机配对的滴滴出行,以及衔接饭店和客户的饿了么、美团,都是直接开辟了一个全新产业的巨头。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雷恬恬狐疑的看着李濡,想了又想,才猛然惊觉,从李濡帮她拉客户开始,其实就已经是泰嘉中心的卖水人了。

    有的事情不能细想,细思极恐。与其认为李濡真的有这种商业才能,她更原因相信是误打误撞。

    但毫无疑问的是,李濡已经走在卖水的路上了……

    “好!我可以帮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雷恬恬最后认真的点头。

    李濡咧嘴一笑,心中想着的却是:“果然,任何一座金矿,都需要卖水人。对方就算明知你在通过自己赚钱,却也只能心甘情愿的把钱送给你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