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第30章.饭香和灯火
    在原则上来说,只要是嘉业公司的员工,别说是跨门店了,哪怕是跨区域,跨大区乃至跨城区,对应的门店都应该给予帮助和支持。

    毕竟经纪人没办法控制客户的选择,今天说要买XC区的房子,明天忽然就要看东城区了,经纪人只要能找到房源并且成交就没问题。

    可那也仅仅只是原则上,在实际工作中很少会主动选择跨出自己的辖区。原因很简单,人都是有私心的。

    一个小区高性价比的房源就那么几套,你卖了,他就没有了。

    更何况对于黄新文来说,好不容易熬出头等来一个天赐良机,正准备依靠山岚锦绣冲击区域经理的位置呢,又怎么会允许方元来抢他盘子里的肉呢?

    “不行,得找老方问个清楚。”黄新文如是想着:“就算老方为了更冯丽苗对抗,想从山岚锦绣找突破口,起码也应该跟我打一声招呼吧?”

    这种类似的合作并不少见。

    有时候是发生在店长之间,业绩差组的向业绩好的组借点业绩,以应付领导的压力。只是事后不但提成要如数奉还,还得请客吃饭。

    有时候又是发生在经纪人身上,面临三个月不签单既淘汰的硬性规则,店长偶尔会帮认真干活只是差点运气的经纪人借单子,结果也是一样,归还提成,请客吃饭。

    再说以方元和黄新文的关系,在困难的时候需要帮助,只需要开口就行了。

    但如果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下手,便是不厚道了!

    一边想着,他一边拨通了方元的电话。

    “喂~”对面接了起来,周围依旧嘈杂。

    黄新文笑道:“老方,在哪呢?”

    “在医院里,儿子发高烧了,挂水呢。”

    “额~”黄新文一愣,犹豫了片刻才开口问:“老方,李濡突然跑到我这边借了一大堆钥匙去验房,这事情你知道吗?”

    方元也有些诧异,下意识道:“怎么回事?我一直在医院里,并不清楚。”

    “新文,你别介意,我会跟李濡打招呼的。他是新人,不懂事。”

    “老方,快别。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处境,就随他去吧。真要能帮我成交山岚锦绣,也算为占有率做贡献了。”

    黄新文顺水推舟的让方元承了个人情之后,挂断了电话。

    对于李濡他并不在意,只要不是方元本人的意思就行了。说白了,就这么一个新人,能卖得了几套房子?

    ……

    ……

    山岚锦绣小区里,李濡把外套脱了挂在手臂上,另一只手拎着一大堆钥匙,正快步走着。

    18套房子,要一套一套的看过来,画出户型图,还得画出小区的平面图,都是经纪人熟悉一个小区的基本流程。

    不仅如此,他还要拜访一下物业中心,收集一些关于小区的建筑资料,另外还得逛一逛小区周围,看一看垃圾站,手机信号基站,变压器之类会让客户产生抵触情绪的配套设施的位置。

    卖房子从来就不是一件随随便便的事情。

    等他忙完了这些事情之后,便已是华灯初上的时间了。山岚锦绣的入住率很高,李濡站在小区里能听见楼里传来阵阵饭香,还有夫妻拌嘴声,和孩子的玩乐哭闹……

    从小区里朝楼房仰头望去,每一个亮着灯的小方格里,都是别人的生活。

    李濡莫名感觉到了所谓“孤单”的意思。

    “我还真是矫情!”他自嘲的笑了笑,快步走出小区骑上自行车,先去山岚锦绣店还了钥匙,接着就用那里的电脑打卡下班了。

    回到城中村之后,在门口的路边摊上买了一份加鸡蛋加鸡腿的炒河粉放在车篮子里,便美滋滋的继续朝自己的小屋行去。

    “李濡?”忽然有人喊他,随后就从路边挂着“中老年活动中心”的棋牌室里走出来一人。

    “梁大姐好~吃了么?”李濡连忙下车,还不等对方开口他就主动掏出手机来:“梁大姐,我这就把房租付给你。”

    梁大姐惊讶的看着他按动了几下手机,自己的兜里就响起了声音:“支付宝到账,4200块。”

    “多的200,是之前欠你的水电费。”李濡笑着解释。

    梁秀英没管那些,只是认真看着他,甚至还围着他转了一圈,狐疑的问道:“小李,今天好像不是你发工资的日子吧?”

    “确实不是。”李濡苦笑。

    “那你这一身衣服,不便宜吧?”梁秀英说着,麻将也不搓了,扯着李濡朝家里走去。

    进了自家楼道之后,她才压低声音问道:“小李,你给我说老实话,交房租的钱,还有你买衣服的钱,都是哪来的?”

    也不等李濡开口,她就自顾接着说:“你可是正经大学本科生啊!又这么年轻,只要肯吃苦耐劳,前途还大着呢,可不敢走了歪路!”

    “不然以后你爸妈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李濡这才明白过来,她怕是误会了什么……

    “梁大姐~我这钱都是正经工作赚的提成,绝对的干净,你放心!”他想了想,笑着解释:“我是帮一个开发商做了业务,他们那边直接用现金结算了,所以不用等到发工资。”

    “真的?”梁秀英还是有些怀疑。

    类似的事情她可是见得太多了,在拆迁户群体里,有一部分年轻人吃到了这个时代发展的红利,就觉得是老天爷赏的锦衣玉食。

    没有了对金钱的正确态度,又没有经过奋斗努力便凭空得到了那么多钱,年轻人里十个有十个都会在一开始的时候不受控制的,报复性的乱花钱。

    运气好的,家里管得严的,挥霍一阵以后慢慢就会扭转过来。

    也有被人下套,赌博输了个精光的,还算万幸。更严重的一些,结交了狐朋狗友,大手大脚习惯了,最后没钱了只能铤而走险,那才是造孽!

    所以看见李濡忽然变出了那么多钱来,她下意识的就有些担忧。

    而她脸上的忧虑看在李濡眼里,却是如此的和蔼。

    “梁大姐,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提醒,真的,真心感谢你!”李濡认真的微微躬身。

    见他说得诚恳,梁秀英才稍稍放心,叹了口气道:“哎~我当年就是吃了没文化的苦,90年代就下岗了。没了饭碗,只能骑个三轮车,起早贪黑的卖早点赚钱。”

    “你可是正经的大学本科生,千万不要白费了你父母对你的培养!”

    对于她的说教,李濡没有觉得不耐烦,反而觉得心中暖意流淌:“嗯,一定不会的!”

    梁秀英点点头,转身上了楼。

    她在这个回迁房小区里有7套房子,李濡住的那一套是隔成了好几个单间出租用的。而她自己住的这一套是个复式,260多平方米。

    面积倒是够大,只不过装修的品位嘛,就很“接地气”了。

    等她进了门,餐厅里有个妇女正在往桌上端菜,见了她便笑道:“回来啦!还有最后一个汤,上桌了就能吃饭。”

    “曲姐,辛苦你了。肖雪回来了吗?”

    “回来了,在她自己房间里呢。”

    闻言,梁秀英换了拖鞋上楼喊女儿吃饭。

    刚到门口还没等她敲门呢,就听见里面传出巨响,狂躁的DJ音乐配合着僵硬的掌声欢呼声,有一个男人在喊着:“感谢我雪酱的超级火箭,雪酱大气!祝雪酱每天都有好心情!”

    “咚咚咚!”

    梁秀英恼怒的敲门吼道:“肖雪!你给我滚下来吃饭!”

    “知道啦~”房间里传出一声不悦的应答。

    “行啦~喊得整栋楼都听见了,肖雪又不是聋子。”边上的房门打开,梁秀英的丈夫肖万良叼着烟走了出来。

    梁秀英皱眉:“跟你说了多少次,在我面前别抽烟。闻见你烟味就头疼!”

    “好好好~”肖万良不以为意,乐呵呵的返身进屋灭了烟头,再出来时肖雪也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爸~我卡里没钱了~”肖雪立刻凑到父亲身边:“你再给我转点。”

    “又要钱?”夫妻俩齐声喊道。

    不同的是,梁秀英的语气中是恼怒,而肖万良的语气中却是宠溺。

    “要多少?”

    “两万吧~我过两天要跟朋友去盛海玩。”

    “吃完饭给你转过去。”

    “谢谢爸~”

    说完,肖雪就屁颠屁颠的下楼吃饭了。

    梁秀英气不过,掐了自家男人一把:“都是你给惯的!肖雪现在是干啥啥不行,花钱第一名!”

    “你懂什么!”肖万良反驳:“女儿就是要富养,这样将来才不会被别人随随便便就骗走了。”

    “那也的有人看的上她。”梁秀英气不过:“大学没考上也就算了,给她找了那么多工作,都是没干几天就歇菜,躲在家里看电脑,那电脑上的男人就那么好看?”

    “还整天一口一个老公的喊着,也不知道害臊!”

    “不行,还是得让她找个正经工作。不然将来就算嫁人了,就她这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也得离婚。”

    肖万良啧啧嘴:“我说你烦不烦啊?整天就是这一套!不嫁人我就养她一辈子,我乐意,哼~”

    被丈夫一怼,梁秀英也是没了脾气,一顿饭吃得很是不痛快。

    而与此同时,李濡正在楼下扒拉着他的炒河粉,一手鸡腿一手筷子,一边看着雷恬恬发过来的PPT,心里一边还在谋划着明天的事情,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