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怪诞世界里的道祖 > 第一百零六章 敢喝酒了啊
    “我感觉掌门在忽悠我,但我没有证据。”

    “掌门大人,张叔叔来了吗?他在哪里?看到我了没有?”

    他们议论纷纷,但张天宇根本就看不到这些人。

    他只能看到陈歌,因为陈歌是招魂人的原因也只能听到陈歌的话。

    阴阳有隔,而鬼魂不是怪谲它存在于另一个层面,只有阴神才能接触到那一个层面。

    “张天宇你死了倒好,把你女儿这个难题留给了我。”

    他发着牢骚,然后就看见张天宇焦急了。

    他嗖的冲到陈歌面前:“你说什么?我女儿喝醉了,怎么回事?”

    “你说怎么回事?还不是因为你死了呗。”

    陈歌没好气道:“算了,一时解释不清楚,还是你自己跟你女儿说去吧。”

    “我说不了啊。”张天宇无奈的叹息:“我除了你什么都看不见,搞得我以为你们才是鬼一样。”

    他无奈的摊手:“太清掌门啊,帮帮忙,帮我劝劝我女儿吧。”

    “劝不了,你自己去。”

    陈歌单手一点,体内灵力开始灌输到张天宇的魂魄里。

    杨越不太舒服:“我怎么感觉周围有点冷呢?”

    这感觉和怪谲出现的时候一模一样。

    下一刻,他们浑身发毛,因为掌门面前有个人居然在缓缓显形。

    这是个人,一个透明的人硬生生出现在这个世界当中。

    对于张天宇来说就是他发现四周开始出现东西了。

    楼房,地面,泥土,树木……

    他忽然发现昏暗的天空是多么美好,比他之前待的黑暗一片的地方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滴个亲娘啊!鬼啊!”沈浪鼻青脸肿的尖叫:“刚要跑路忽然然觉得这个人很眼熟。”

    “张……张叔叔?”他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沈浪同学你好,就是我,张童的爸爸。”

    一只鬼和人在问好,这如果传出去一定会对当前的世界造成巨大冲击。

    这太荒谬了,要知道当前的科技已经探究人体绝大部分,意识是大脑产生,大脑控制,鬼魂论早已经被推翻。

    怪谲是怪谲,鬼是鬼,二者完全不相同。

    但现在科学家们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我去看我女儿!”张天宇跟陈歌道别,然后夺门而出。

    不,他是撞墙出去的,沿途根本没有物体能够挡住他都是一穿而过。

    陈歌心满意足,果然招魂是正确的,这个世界也能招魂,而且看张天宇生龙活虎的样子效果十分不错。

    “走,咱们去看一场人鬼情未了!”

    他大袖一挥走在前面,后面自然是好奇的弟子们了。

    “哟,孙贼,爷爷正在找你呢,原来你在这里。”

    孙老头招呼孙云鹏总给人一一种占了大便宜的感觉。

    孙云鹏也是这么认为,偏偏他还无力反驳。

    “爷爷,这么多人呢给我留点面子。”他哀求道。

    孙老头一拍他后脑勺:“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我喊我孙子难道不对吗?这不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吗?”

    “这是传统,但……”

    孙云鹏闭上了嘴巴他突然认命了,觉得人生索然无味。

    一行人来到张童的住所,陈歌让大家停下脚步,朝里面看,张童开心得像个百灵鸟儿一般,上蹿下跳。

    在桌上还有一壶茶水,她在给张天宇添茶。

    “算了,我们还是不去了。”陈歌带着大家离开,给这对父女留下一点独处的空间。

    张童做梦都想不到,父亲居然提前出现了。

    “爸爸是死了,死了后什么思想都没有,多亏了陈歌把我从那永远都黑暗里拉了出来。”

    张天宇夸奖着女儿:“你跟对人了,他的潜力很大,很多东西哪怕是我也看不清楚。”

    “那是,也不看看你女儿是谁?这找的师傅能差吗?”

    张童骄傲起来,忽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对了爸,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瞒着我你是八臂恶鬼这件事?”

    她一直以来看到的爸爸居然是一道虚幻的影子,这也太让人生气了。

    张天宇当然不会跟她说自己是故意瞒着她的,当即转移话题:“这个先不说,我这次过来除了让你安心自之外,更重要的是想问问你。”

    “问什么?”张童果然被转移话题了,她瞪着懵懂无知的双眼,还有什么事情比重逢还重要吗?

    张天宇连色诱一板:“我家姑娘长大了,出息了,能耐了居然敢一个人喝酒喝到宿醉了啊!”

    张童心里咯噔一声,完了,家规里就有一条,女子严禁喝酒后面还有她的名字,是新填上去的。

    她是因为面前的父亲死了而打破规矩借酒消愁,可没想到老爸死了还能出现在眼前啊!

    掌门大人威武,掌门大人必胜,可是掌门大人,你为什么要卖我?

    她想到之前沈浪来找她自己,难道就是这事儿了吗?

    于是开心了没一会儿的张童老老实实跪在了地上。

    陈歌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他此时在魏长明车内,已经能看到魏长明把种子种下,正在用温水育芽。

    “只要把寄生虫解决了我们就真的安全了。”

    魏长明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这颗种子一定有用,一定!

    “咳咳,我是来提醒你的,到时候把这些东西帮我备齐,就当做这一次任务的报酬了吧。”

    他拿出一张纸,纸上面则是一大堆罗列起来的清单。

    魏长明粗略一扫,里面提及的顶级玉髓就要足足八斤,还有上百年的木头,几十年的野猪獠牙上等的红木,雪山下面无杂质的寒潭潭水等等。

    这些东西虽然贵,位置偏僻,但也还好找。

    可下面什么陨石金属,什么大型冶炼机,什么高压电流装置,你确实不是要再搞一次工业革命?

    “怎么,魏部长不会办不到吧?”陈歌斜着眼看他,帮了你这么多次可别给我说不啊。

    魏长明果然没有说不,够义气,只不过他表示这要完全的取得还需要一些时间,让陈歌等一等。

    等当然是要等,而且也不是送到这里,是送到青城市去。

    不然这里电都没有用个啥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