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屠执天下 > 0012:干布达玛
    囤水,祈雨,祷天,修渠,深井,是弥人杰能想到的防旱手段。

    于是县衙衙役都被他派了出去,督促各地提前囤水,修渠,打井,以备旱灾所用,不使秋种无收。

    另命时妖行会于宛县内外各地设坛,祷天祈雨!

    “告诉时妖行会的那些时妖们!天不降雨,他们就不准停止祈雨!”

    弥人杰一句话,李约他老娘就天天被累个半死。

    每天天不亮就有衙役准时来敲门,李王氏就得拿着祈雨所需一应物品到县郊刚刚设好的祈雨法坛上去祈雨,那么大的太阳!

    李约和李壁放心不下,暗里偷偷跟了过去好多次。

    看着老娘在法坛上做法累的半死,哥俩心疼坏了。

    “兄长,你就去求求岩哥儿吧,他一定有办法的。”李壁去求过了,可是岳岩没有搭理他。

    李约因为岳灵失踪至今这事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自己对不起岩哥儿,没脸去见。

    但如今老娘都要累死了!

    “我去!只要岩哥儿肯帮忙,我就是头拱地都要报答他!”李约眼睛都红了,觉得自己亏欠岳岩良多,准备以后好好报答他。

    李壁叹了口气,自己这兄长,憨傻憨傻的,单纯的让他都妒忌。

    “岩哥儿,我对不起你,但我娘真的快累死了。”

    岳岩哭笑不得的看着李约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自己的大腿哭嚎的样子,原本他还以为是李壁跟他捣蛋,乱说的,但李约这一来,就肯定是他娘真的出事了。

    “别哭,再哭我就不管了!”

    李约摸了把鼻涕泪,好容易不哭了,才将老娘如今的遭遇和岳岩讲了一遍。

    岳岩松了口气,这种事情,花钱就能搞定。

    时妖行会里时妖那么多,换一个人作法就是了。

    李约他娘看似被时妖行会抬到了大巫职位,实则只是有名无实,依旧是出苦力的。

    毕竟不论在哪个行会,没有背景和后台,又没钱走门路的人,多半都不会被重用。

    尤其是女性。

    要想出头,更是难上加难。

    “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听信吧。”

    李约就准备头拱地给岳岩磕一个,被眼疾手快的岳岩一把揽住。

    “约哥儿,你记住,咱俩是兄弟,朋友,最好的那种,你娘就算是我半个亲娘。

    小灵儿的事情不怨你,别自责,我在这个世界兄弟很多,可朋友,如今就你一个!”

    李约似懂非懂,再次感谢了岳岩之后才离去。

    岳岩靠在自家屋墙下,有时候他就想,要是自己像李约一样单纯多好,吃了睡睡了吃,不用想那么多。

    不用去管什么世道变化,不用去管什么天下大乱,不用去管什么外敌入侵,不用去管什么大旱无收.......

    可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

    有谁知道,他拉夜鹞子不仅仅是为了自保,更是为了将来乱世到来时能有人出头给一些穷人提供一道屏障。

    有谁知道,袭杀土蕃使臣团那晚,他多希望能砍杀所有的土蕃人。

    有谁知道,去岁冬天落雪无几时他就嘱咐夜鹞子开始囤粮,只为今岁大旱时候施食于民。

    他才十四岁!

    虽然他的灵魂有三四十岁!

    “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

    暮春将至,岳岩比所有人都希望谷雨时节,天公能降大雨普度众生。

    但老天爷给不给面子就只有天知道了。

    宛县城门口。

    一名明显长相类同西域异族的少年带着几个仆从在缴纳了城门税后顺利的进入了宛县之内。

    他们手里有京师右相府签发的通行文书,税吏可不敢阻拦。

    “公子,宛县可是朱国北阳郡治所,是朱国北境最富有的城邑之一。”少年身后的仆人恭敬向他介绍着宛县的一些基本情况。

    少年仿佛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新奇,东看看西瞅瞅,兴趣盎然。

    “中原腹地果然富庶。”

    “公子,听朱国人说东南之地比之这里还要富有呢。那里有吃不完的粮食,用不完的盐巴,穿不尽的丝绸呢。”

    少年眼神迷离,心向往之,不禁感慨道:“父赞和大相是对的,咱们土蕃贫瘠,偏安一隅,难有作为,唯有占据如此富庶之地为根基,才能进而图谋天下。”

    少年叫干布达玛,是如今土蕃赞普唯一的嫡子。

    迎面,一队衙差正在疾步跑来。

    “让开,让开!”当前的衙差双手挥舞,怒斥挡道行人速速退避。

    干布达玛的护卫们为防不测,迅速围拢着他将其护离街道正中。

    十多位衙差不大功夫就急急离去。

    干布达玛眼珠一转,朝周身护卫说道:“父赞常说观地治首窥吏行,吏与民和则根基稳固,吏与民对则根基已溃。宛县乃朱国腹地重镇,衙差当街呵斥庶民而无官约束,看来朱国根基已可见不稳之态。走,跟上去看看,我要知道朱国根基是摇摇欲坠还是已经崩塌。”

    商业繁华遮掩不住吏治腐烂,只要用心探查,干布达玛认为自己总能看清楚一些事实。

    父赞今次冒险准许自己随大相松贡入朱国,可不是让自己来游山玩水的。

    大相在京师结交朱国重臣,探明朱国上层对于土蕃范边的态度和所能接受的最终结果。这样方便父赞决定本次进军的最终目的地,毕竟土蕃国力有限,一口侵吞朱国中原实在力有不逮,还需细嚼慢咽,徐徐图之。

    而自己,虽然父赞没有明言,但厚望颇重。

    观朱国真正切实的庙堂态度,政事腐败程度,各地世家豪门对于土蕃入主中原乃至京师之地的态度,朱国子民对朱国皇家宋氏的效忠程度等等。

    干布达玛认为,这些才是父赞想要自己来看的东西。

    土蕃困居高原,地瘠人稀,即便再精悍吃苦也只能自给自足,无法繁荣。

    朱国的中原之地,土蕃垂涎已久。

    三代赞普蓄积数十年,至今终觉国力可用,士气可用,朱国不敌,这才决定发动战争。

    这是土蕃的国战。

    胜则土蕃扩土开疆,甚至入主中原。

    平则也可要求朱国割地赔款。

    败则可能国破家亡。

    所有的土蕃勇士都知道,此战,必须胜,不能败!

    前线将士用命,干布达玛觉得自己也需要让父赞和所有土蕃朝堂看看,自己不仅仅是赞普的嫡子,土蕃储君,更是一位伟大的继承者!

    衙差们所去的方向,赫然是岳岩家所在的方位。

    “岳岩此子,必须归案!”

    县令弥人杰即便公务再忙,也没有放下抓捕敢于在自己脸上拍巴掌的贼人。

    “贾氏,夜鹞子,还有另外一股未浮出水面的势力,你们在暗里筹谋掣肘甚至想扳倒本县,欲以取代弥氏霸占已久的宛县县令一职?

    真是可笑。”

    即便我弥人杰倒下,弥氏还有其余良才上位!

    弥人杰对着天上骄阳冷哼了一声。

    衙内树上枝间有春鸟高鸣悦耳。

    谷雨时节,眼看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