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数据化综漫 > 第四十一章:陷害(上)
    在众人看来,宇智波一族就算是再狂妄,也不可能就这么将吴晗弄死。

    肆意妄为,草菅人命这种事可是已经触及到了猿飞日斩的底线……如果他们真这么做了,猿飞日斩百分百会借此向宇智波一族发难,让宇智波一族日子过的更加难受……

    现在的猿飞日斩,可还是那位传说中的忍雄,木叶“最强”火影,做事刚决果断,可不是日后鸣人那个时代的慈祥老爷爷。

    所以说宇智波一族他们就算是再狂妄,但只要是为家族着想,他们都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这么干掉吴晗。

    那这事情就变得有意思了,宇智波一族即然不能就这么干掉吴晗,那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的……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顿时,这成了盘旋在所有知情人头顶的疑问。

    不过按照宇智波对外的宣传口吻,其实吴晗并不是被他们宇智波所“抓”走的,而是因为一些问题而被木叶警卫队“请”走的,公事公办,这件事完全和宇智波一族、与他们两者的予盾无关。

    而至于在“请”的过程中不小心动了粗,这完全是一些小误会,是为了让吴晗配合木叶警卫的“工作”才不得以而为之的……

    在宇智波一族公开宣告后,吴晗被抓的消息传的更疯了!

    很多关注这事的忍者都觉得,今天这事情,很可能导致以猿飞日斩为首的火影一脉会与宇智波一族关系决裂,彼此间的暗中对抗将转至公开。

    木叶,很可能真的会变天了……

    这观点瞬间便成为了不少人的共识。

    而居住在千手族地的纲手,在得到吴晗被抓的消息后,几乎是立刻间便停下了修练,准备前往木叶警务大楼看看。

    木叶警务部队的总部是一座小院子,院子中共有三栋小楼,坐落的位置在宇智波族地旁,此处较为偏僻,周围一年四季人烟都比较稀少,适合宇智波一族办案。

    但当纲手出现在警务大楼外时,却发现警务大院的附近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完全没了她之前来时的那股冷清感觉。

    警务大楼外面的这群人,大部分是平民,少部分是忍者,明显是来看热闹的。

    对于大楼周围的这些人,有监管木叶治安一责的木叶警卫队完全有权利将其驱赶,禁止他们围观。但宇智波却并没有这么做,反而是大大方方的打开了大院木楼的大门,让外面的人能更清楚的看到里面审训的情况。

    犬冢一族、油女一族、山中一族、鞍马一族、志村一族、日向……纲手随意一扫,便在人群中看到了很多家族忍者,这些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似乎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前来围观的家族忍者们,十六背后势力囊括了木叶近九层的世家部族……

    在这服大势面前,吴晗只是个小人物。

    他们之所以能来,关键是想看看宇智波此举的背后涵义,宇智波到底是想借此干什么?

    在火影大楼将近公然动武抓捕一名“普通”村民,这完全是在打猿飞日斩的脸,如果宇智波拿不出能令众人信服的理由,那猿飞日斩必然会借题发挥,从而继续削减宇智波的权势……

    在大楼外停顿了片刻后,纲手便直接的迈过了大门,进入了警务大院。

    走进最中间的那栋小楼后,吴晗也恰巧的正被宇智波一族给“请”了出来,在看到吴晗后,纲手心里不由松了口气。

    从吴晗的神态来看,宇智波应该没下黑手。

    木叶警务部审训大楼一楼大堂中,吴晗被“请”出来后就被安排在了一个单独摆放的凳子处。

    吴晗的正面是一张矮桌,矮桌之后是宇智波多野,此刻宇智波多野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倚子上,眼神冰冷的俯视吴晗。

    矮桌的两旁,还站有十余位穿着警卫队队服忍者,充当着背景。

    对此,吴晗双臂抱胸,一副神色漠然的模样。

    这几乎可以算的上是公开审讯了,大楼和小院的门都开着,院门外是挤满了人。

    而纲手,因为其是猿飞日斩弟子、千手一族公主的原因,在进入审讯室后不仅没被刁难,反而被安排在了一旁旁听。

    “咳…你老实交代!说!你上次是什么时间向外送情报的?”一切准备妥当,宇智波多野轻咳一声后,声色俱厉的审问道。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吴晗淡淡道。

    “你还在装傻?!”宇智波多野激动的猛的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吴晗语气森然道:“你公然出卖村里情报换取钱财!杀害知情的警卫队忍者和村民的事你以为你能瞒下去吗?告诉你,你这事早被人看见了!你若是坦白,说不定我还能看你可怜从轻发落。如果你硬杠,呵呵……”

    说到最后,宇智波多野不由的冷笑了两声。

    “证据呢?”吴晗顶撞了一句,他知道宇智波一族要搞自己,上次刺杀失败后他就有所预料了,但他却没想到这次竟然是这样……宇智波多野说的这么笃定,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哪些准备,还是……查到了什么。

    纲手坐在门口里侧的椅子上,没发表任何看法,只是静静的听着。

    她也想知道,宇智波究竟是在搞花招,还是真正的……

    “你要证据是吧?”宇智波多野笑了,拿起了矮桌上早已放好的卷轴,拉开念道:“听好了!十三天前,你上午离开村里,中午时返回,出村目的不明!当天黄昏时,木叶村外巡逻忍者遇伏,一死两伤。”

    “十二天前,村内东三区和村内东四区的小树林里均发现了可疑战斗痕迹,根据我们对周围路人的询问,得知了在可疑战斗痕迹发现了一个小时前,有人看到你出在那附近吃饭。”

    “七天前上午,你站在闹市街区的高楼上,观望过往行人,被我警卫队忍者看到,你足足在那里停留了近半个小时,分明就是在观察我木叶的布防……”

    “三天前上午,有人看到你在一乐拉面馆内与不认识的外来商人交谈,之后那商人连货都没卖便匆匆离开……”

    “咋天!你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