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瞳孔能变形 > 第26章 药园争夺(求推荐票,求收藏)
    “叶生坠入了无人山?!”

    胖子从吴同长老处得到了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整个人都懵了。

    号称金丹境界强者都有去无回的无人山,叶生坠入其中,结果可想而知。

    “我有责任。”

    李德发出现了,是他找到的胖子。

    他将那晚在历练山脉的情况尽皆告知。

    “在最后时刻我有去救,但来不及,我自身难保。”

    他说的是实话,叶生失去意识之后,他有以宝物出手去救,损失了一柄宝器和一张护符,叶生并不知,但李德发的确有出手。

    “若不是你开口分散赵丰他们的注意力,叶生也许能逃!!”

    胖子愤怒,尤其是听到李德发曾试图坑叶生,转移注意力的时候。

    “半神猿自爆,其实逃不掉。”

    李德发说道,但胖子不可能就此不怪他。

    “若是叶生回不来,你们都得还债!”

    胖子一直比较神经大条,在修行上也常嘻嘻哈哈,但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弱!

    太弱了!

    如果实力够强,他根本不想遏制愤怒,想要就此将这些人都斩杀。

    李德发那晚一直隐于虚空,他一直跟随,知道历练山脉事情的本来面目,没有保留,将前因后果一并道出。

    是由赵丰等人设局开始的,叶生是不知情的那一位,他只寻山宝,以为遇到造化,却被迫卷入这场乱战。

    “若我修为高,我会不顾宗门规定在这里对你,对他们出手。”

    胖子愤怒道。

    李德发不开口,他沉默。

    他性格跟赵丰他们不同,只是爱坑人,但不是心狠手辣之辈,若非半神猿自爆,他自问过自己,如果当日叶生有被赵丰斩杀之危,他会不会出手,答案是会。

    否则他今日也不会在此。

    “也许先前就该在历练山脉将你斩杀。”

    胖子直言不讳。

    李德发不再多言,就此离去。

    翌日,有灵鹤送来药草,放在药园。

    这是李德发的灵鹤,送来的药草是先前他从这里偷摸顺走的,当然不可能全部一样,他用掉了一些,总的来说相差不多,算是补偿。

    这段日子药园的灵气越发浓郁,药草长势惊人,加上这一些便可以交差。

    胖子重新栽种回去,他想争取在这最后几天的修炼时间里取得突破。

    这几天他都沉默寡言,觉得要有更强的实力!

    “不出世的传承也许就要出世了。”

    胖子心有所感,药园的灵气变化很明显,这很异常,似有大隐秘要就此喷发而出。

    就连外门弟子都感觉到了药园的不寻常,远看时,药园处的灵山有别于其他,朝气喷涌,霞光无限,已然成了一处圣地。

    “据说吴同长老的一个月之言,是因算到了隐秘传承出世的时间,也许就是几天后了。”

    有人传言。

    “这是闲云宗的顶天大事!可能也是闲云宗这么多年,第一次大规模招收外门弟子的原因。”

    两日后,宗门第一天才周通出关,有人见他踏空而立,于自己的府邸之上,一袭白衣,身有圣光,超凡脱俗。

    但紧接着,他竟然大口吐血,触目惊心,而后跌落进府邸之中,白衣瞬间染血,猩红可怖。

    “听说是为了凝聚最逆天的金丹,但差了些许,由此有了大道伤痕!”

    “最逆天的金丹都是触犯天威的,自上古时期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再出现过,他想逆天!但终究差了一步!”

    有人惋惜,有人惊叹他的大野心。

    但周通目前如何无人知晓,有长老进入他的府邸中又出来,脸色如常,让人无法猜测。

    而在这突然寂静下来的气息中,一场大争夺正在酝酿,所有弟子都心有所感。

    药园争夺,要开始了!

    ……

    此时无人山中。

    叶生身处灰色雾霾之地,他一片茫然。

    两日前,有同样的祭坛从灰雾深处漂浮而来,与自己相处的祭坛撞上,他纵身一跃,又到了眼下这个祭坛上。

    他见到了尸骸和一些逝去之人留在此地的衣物。

    “应该是绝望而死,而且被诡异给侵袭了,后来机缘巧合才进入的这祭坛。”

    叶生瞳孔紧缩,认为自己实在太好运了!

    “我真的是刚好跌落到这祭坛上的吗?”

    按道理,他应该被诡异侵蚀,可能早就陨落了。

    而此刻祭坛漂浮,再没有另外的祭坛靠近,叶生不知该不该冒着诡异侵蚀的危险,一跃到其他祭坛上,由此去找到离开的路。

    “这一座祭坛……”

    叶生去观看,见到了底下红到发黑而凝固的血,十分骇人,连死在这里的修士骨头都发黑了,这是被诡异侵蚀的后果。

    无法挽回,只能就此等死。

    “也许该冒险了。”

    叶生不愿多停留,主要是,干粮也支撑不了多久时间,启灵境的修士无法辟谷,就算灵气维持,也需要一两天进食一次。

    “调整下状态,而后去几个漂浮的祭坛上找到离开的路!”

    等死不如冒险一搏!

    他坐定,流转体内灵气,九窍全开,吞吐神华,胸中灵火不灭,这是一切修行之根基,凝气境也是以此为基础往上,多迈出一步。

    “唔,血脉之力有变化,就如同妖兽一般,但没有进阶,可带来的力量也不一般了,我也许是人族第一个能进化血脉的人……”

    这也自然,半神猿也不过是九品血脉,他的那一抹精血,还不至于让叶生本身的血脉实现跨越阶级的飞跃。

    但有这种天赋异能,太过奇异了!

    “若是此次不会被困死在此地,能寻到妖兽精血,我的实力会更进一步!”

    有张愚钝的修炼法,叶生肉身力量已经堪比妖兽了,加之血脉进化改造体质,他将来若是不陨落,以人类之躯硬撼神兽也不是无稽之谈。

    “不去想了,出不去的话,一切成空。”

    叶生摇头,他视察体内,皱了皱眉头。

    “实力提升太快,还是有些许空浮,不是最极致的状态,还好有张愚钝的修炼法,可以不断殷实。”

    实际上,也就他自己不满意而已。

    从启灵境中期的极致水到渠成突破,根基比一般人已经要扎实太多!

    可跟自身原先对比,叶生不知足。

    “好了。”

    叶生站立,目视一个方向,他要准备冒险一跃。

    但就在此时——

    “那是什么东西?!”

    有一道白光,从灰雾中晃悠悠地剥离出来,不似祭坛那般大小,但更为圣洁无暇,正在往叶生所处的祭坛靠近!

    “那是……”

    叶生瞳孔立刻有了变化,他维持了玄级瞳术异能千里眼,这是他在书卷上看到的,未曾真正动用过。

    此刻他绽放目光神采,看清了那漂浮过来的东西究竟为何物!

    “这是……一具不腐烂的尸体!而且,这无人山的诡异都无法侵蚀它!”

    叶生身心俱震!!

    无人山当中为何有这种东西?

    那尸体不停留,真就是冲着叶生脚下的祭坛而来的,叶生急急避开,看它怦然落地。

    “不会有诡异事件发生吧?”

    面对这样一具尸体,叶生脚底都有点发凉,这太诡异了,不腐烂?到底是死还是没死?

    “人世间也曾有传言,说有的尸体不腐烂,会成为活死人……”

    他心里发毛啊!

    谁都不想碰上这种东西。

    “好像没什么动静……”

    那具尸体就那样躺在地面上,有光华环绕,死气也在蔓延,这就更加诡异了,它不动弹,没有任何反应,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死人。

    “看看。”

    叶生壮胆,走过去看了一眼,尸体有光华掩盖住了面容,从服饰上来看分不清是男是女,没有威压,没有任何其他的异动,没有生命气息。

    “无法堪透!”

    他头大。

    想要就此离去,不想跟这个诡异的东西同处一个地方,但旋即,他有一个念头攀爬上了脑袋。

    “出去也会被侵袭,可能会死,如果我这样做……”

    无人山诡异,没有最稳妥的办法!

    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修士进来后再也无法出去。

    叶生一咬牙:“得罪了!”

    他对着这具无名尸体抱拳鞠躬,而后做出了一件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事!

    他抱着尸体,直接一跃而起,想要落到下一座祭坛!!

    “果然!”

    叶生冲破了祭坛的白色光幕,有这尸体在身侧,诡异不敢靠近,顺利无比!

    但紧接着他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

    那尸体本就无任何生命波动,叶生在心里说服自己,将它看作一块棺材板,但这个时候……这尸体好像受到了指引一般,就要离他而去!

    “我的姑奶奶,不是这么玩的啊!”

    叶生此刻能感知到无人山诡异的浓郁和可怕,他不能脱离这种守护。

    “先前我自以为是了,这种诡异我挡不住,也肯定无法消除!”

    但这尸体骤然间要改变方向,叶生惊骇,却不敢放手,就这么的,他死死抱住了尸体。

    “得罪了!!!”

    那尸体带着叶生,光华流转,速度徒然变快,直冲灰雾中而去!

    “他娘的,要是回不来,就一起陪葬吧!枉费了我这逆天的异能天赋啊!”

    叶生大喊。

    紧接着,他跟随尸体一起冲进了浓烈而诡异的灰雾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