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世外棋源 > 第1章 残局
    层峦叠翠,林荫蔽日;泉水叮咚,鸣声阵阵。

    夏日的棋盘山景色秀美,鸟语花香,置身其中,倍感清凉。

    然而,身处这样美丽的环境,独自倚靠粗壮树干的天梓铭,却没有丝毫的兴致去感受周围。

    高考过后,意味着高中时代的完结,但对天梓铭来说,还有他那不到一个月的初恋的结束。

    天梓铭一直都是老师眼里的乖宝宝,别人家长口中的好孩子,成绩一直稳定在年级前十,在学校没有任何违纪的记录。

    实际上,天梓铭并没有老师、家长们眼中那么完美,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他也去网吧玩游戏,课上也会偷着看小说,只不过天梓铭做的不是太过分,恰好没有被老师当场抓获过而已。

    高中三年,转瞬即逝。天梓铭为了让自己的高中不留遗憾,在最后一次正式模拟大考的前夕,内心激动又忐忑地写下了自己有史以来的第一封情书,并把它夹在了准备好的礼物——一本三少的书《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之中,然后开始期待第二天的到来。

    那是他第一次在考试前夕失眠,不过不是担心考试,而是因为内心躁动而无法入睡。

    天梓铭第二天顶着不是特别明显的黑眼圈,虽然因为失眠导致精神状态不佳,有些困倦,但整个人却是亢奋的。

    他似乎预见了接下来发生的故事,甚至联想到了一个月之后,四个月之后,一年之后……

    天梓铭成功了,她答应了。

    ……

    天梓铭小心翼翼地在紧迫的学习生活中维持着这段感情。

    她不是最漂亮的女生,甚至在自己班里男生们口中的排名也只算是中等偏上,一如她的成绩。

    但是,表面非常优秀的天梓铭在面对她的时候内心却带着一丝自卑和害怕。

    他是一个因为拆迁而搬到城里的乡下孩子,他是一个酒鬼父亲带大的单亲孩子,他从来没有见过她的妈妈,也从来没有得到过其他异性亲人的关怀和关爱。

    他内心渴望得到异性的爱,但同时也对那种爱充满恐惧和排斥。

    恐惧,是因为害怕得到后失去,排斥,只是表面做出的伪装。

    但这些,只有天梓铭一个人清楚,他努力伪装出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对于感情,对于成绩,让他的那些朋友都信以为真。

    成绩出来,那些人都抱怨个不停,天梓铭从来不主动炫耀,但不妨碍其他人替他宣扬。

    “我真是服了,我考前认真复习了一周,结果考的啥也不是,再看看梓铭,考试前天晚上,回到舍还看漫画,一看成绩,人家照样是年级前三。”

    男生聚在一起谈论起某人的女朋友,再调侃一下那些没有女朋友的,轮到天梓铭发言,他的动心不动情理论一说出去就得了到全体男生们的笑侃,他们戏称他上了大学铁定是个“渣男”,不知道要辜负多少女生的深情。

    天梓铭淡然笑笑,他都不曾谈过一个女朋友,对于男女感情,单纯的像一个小孩子,再怎么说都是纸上谈兵,更何况,他那番话也算口是心非。心里究竟怎么想的,只有他一个人清楚。

    或许,连他自己也迷茫。

    冲刺高考的阶段,他帮着女孩复习重点,也会为女孩提前准备好她爱吃的早餐,课间,他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静静地,偷偷地看着女孩儿和她的朋友们嬉笑玩闹。偶尔两人的目光对上,看着女孩儿的微笑,天梓铭期切空虚的内心都会得到一瞬间的填充和满足。

    其实他更渴望课间女孩儿主动过来找自己,以问题的借口,这样两个人就能度过片刻美妙的二人时光,但是女孩儿不会的题并不多,而且那些不会的她也不想做。

    天梓铭都已经想好,等到高考结束,他就把他们的关系公布出去,他似乎都能预料到那些朋友和同学的反应。甚至在毕业聚餐时,透露给敬爱的老班,估计到时他的下巴都会被惊掉。

    现实远没有故事中所讲的那么美好,更不会按一个人心中所想的剧本发展。

    初入爱河的少年渴望着甜蜜,但是却尝不到糖果的甜滋味。

    天梓铭没有勇气去主动找女孩儿,只能被动的期待中等待,却迟迟等不到。

    恋爱的感觉,只能在两人相隔两排座位,女孩儿回头,目光对视时才能体会。

    ……

    高考结束了,这是天梓铭第一次不确定自己考的怎么样,因为考场上,他的心都没有平静,期待、失望……复杂的情绪始终困扰着他。

    直到此刻,缺少的那几个好友位置都让他不知所措,尽管其中一个是他自己删的。随之就又减少了两个,不用查,天梓铭也知道她们是谁。

    鸟语渐消,虫鸣渐至。

    天梓铭抬头,才发现已经过去了一下午,透过树冠枝叶的缝隙,可以看见湛蓝的天。

    他突然想到山顶去看一看日落,欣赏这美好的时刻。

    棋盘山在当地也算是一处著名的旅游胜地,吸引人们前往而来的,不只有山间四季的独特美景,还有山顶上充满岁月感的青石磨制的巨大棋盘,棋盘山也因此得名。

    那是一副著名的象棋残局,被誉为街头象棋中“江湖八大残局”之一——野马操田。

    至今为止,此残局还无人能破。

    天梓铭站在被削平了的山顶,旁边就是残局。棋盘的周围拉上了铁链,还竖着“禁止入内”的牌子,唯一一棵比山顶高出许多的树,粗壮的枝桠上架着监控。

    棋盘四周,是人工开凿出来观光的道,宽度只能让三个人同时并排,最外圈用几道铁索相连,防止人多跌落。

    棋盘山是附近海拔最高的山峰,欣赏美景,看日出日落,这里是绝佳的位置。

    即将落山的太阳显得格外的大,染红了天边的几缕薄云,夏日山顶的晚风带着丝丝凉爽拂过面颊,抚平一天的燥热。

    天梓铭看着落日,看着棋局,吹着晚风,心终于暂时平静下来,不再去想那些苦恼事。

    火红的太阳挂在远处山尖,似乎还在留恋这片土地,迟迟不肯落下去。

    天梓铭看得有些痴了,他第一次感受到原来日落也是这么美,自己之前竟完全没有在意过,他现在才认识到,自己错过了多少最美的时刻,那无数个日落……日出。

    直到太阳再也坚持不住,咕咚掉落下去,只留下几缕斜斜的光穿过云层,伸向无尽的苍穹。

    天梓铭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眶,闭上眼长出一口气,在此刻,他的内心彻底静了下来,恍惚间也明白了什么。

    睁开眼,看着面前青苔斑斑的青石棋盘,上面的布满了横七竖八的杂乱痕迹,甚至还缺了一块小角,处处布满岁月打磨的痕迹,只是棋盘上深刻的线路还清晰,但也填满了青苔。唯有那十六颗棋子,因为雨水经常冲刷和有人定期清洗的缘故,还露着青石的原本颜色,只是表面也坑迹斑斑,连棋子上的颜料都被冲掉了。

    不过,只要是稍微懂一点象棋的人都能分辨出哪些是红子,哪些是黑子。知道野马操田这个残局更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没准还会在脑中推算一番。

    嗯?

    天梓铭突然感觉脑中灵光闪现而过,他对这个残局好像……好像有那么一点破解的思路。

    不过他不太确定,就在刚才一刹那,他有那个感觉,似乎脑中闪过了无数步。

    不行,现在没有现成的象棋,等自己回到家,肯定找不到这种感觉了,必须现在就立刻实验。

    作为一个业余象棋爱好者,天梓铭平时没少在手机上下象棋,在一款象棋游戏app上,也达到了业余六段的水平,勉强算得上半个高手。因为家离这里不远,天梓铭没少到棋盘山上来,自然对这个残局也有些兴趣。

    但他在家研究了几天就彻底放弃了,他实在破解不出来,在网上查询,才知道这就是著名江湖残局中的野马操田,那些所谓破解野马操田的视频最好的结果也就是红黑和棋,想要红棋胜,真正破解残局,除非黑棋失误。

    但是刚才那种感觉,天梓铭发现,他似乎真的可以完美破解。

    四下打量着,寻找着可以代替象棋棋子的物品,但这是山顶,除了青石棋盘,四周围着一圈观光道,再有就是铁索链,连一块小石子都没有。

    树叶代替棋子……不行,没有棋盘啊……

    天梓铭看着露出来的半截树干和整个树冠,看到了树杈上闪着红点的监控。

    天梓铭眼珠一转,也不管竖着警告语的牌子,一手抓着锁链,翻了进去。

    只是这棋子有些大,而且是纯石头磨制,光是看上去,就感觉份量就不轻。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多半不能撼动分毫,但天梓铭还是抱有一丝奇怪的念头。

    棋子有接近小腿高,一周更是一个人抱不过来。手摸在青石棋子上,天梓铭不禁想到了小时候乡下的石磨磨盘,只是磨盘比这还要大很多。

    手臂微微用了些力气,果不其然,棋子纹丝不动。

    天梓铭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现在他已经感觉到,脑中的那道灵光快消失了。他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直接坐在了棋子上。

    与此同时,山下的一间小房内,一个老爷爷正盯着监控屏幕看,原本看到天梓铭独自一个人情绪低落地上山他就有些担心,要知道昨天才刚高考完,这孩子万一是感觉自己没考好到山上寻短路怎么办?

    他悄悄跟了天梓铭一路,直到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异常,没有寻短见的意思,才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当天梓铭来到山顶,老爷爷通过监控传回来的画面看到了,结果发现他只是欣赏日落,再次提起的气重新松了下来。

    这晚饭刚吃一口,瞥了一眼监控画面,竟发现少年坐到了棋子上。

    这还了得,棋盘山可是当地重点打造的旅游景点,山顶上的棋盘更是唯一一处可以拿的出手的人文景观,当地领导已经下令必须严加保护,过些日子等4A级风景区的申请审批下来,就会招聘景区专门的工作人员……不过,在这之前,老李头可是跟领导打了包票的,他保证会把棋盘看好。

    更让老李头一口老血快要喷出来的是,屏幕中的小崽子竟然在弓着腰,尝试推动棋子……

    “不消停的小兔崽子。”老李头骂了一句,拿起桌上的强光手电筒,门也不关就匆匆朝山上赶去。

    新书发布,求收藏,求推荐!